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二十九章 欧少卿来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二十九章 欧少卿来了

    我如今的身体状况,说实话,真的很出乎我的意外!

    我丝毫没有料到,这行人派所禁忌的血祭符术,竟会对身体精魄造成如此大,如此触目惊心的伤害,或许这就是强行施展强大禁忌符术的代价!

    如果不是有欧少卿,不是有周慧,不是有那些关怀我的人,我之前所抱有的侥幸存活心理,无疑是幼稚可笑的!

    我静静看着周慧,看着她辛苦的为我的身体做着康复训练。

    我很想跟她说一声抱歉!

    我自己也说不清,这声抱歉又有什么用,又都包涵着什么,但真的就是如此想跟她说声抱歉。

    做完康复训练之后,盖好被子,周慧额头见汗。

    对于我而言,这只是轻微的身体活动,只是为了防止身体萎缩,但对于周慧而言,这可比做了一场高强度训练还要累。

    难怪她的面容那样憔悴,眼圈红肿。

    想必周慧这几天没少为我辛苦,也没少为我而伤心落泪,我自己看自己的身体,都觉得触目惊心,那在她的眼中又该是什么样子,她又该担心成了什么样子?

    我长长叹一口气,心里很乱。

    张婶这时端药进来,周慧急忙走过去接过来,用汤勺盛药小心吹了吹,还浅浅尝了尝温度,这才喂到我的嘴边。

    周慧温柔看着我,让我“啊”张嘴。

    我强撑起一丝笑容,也看着她,对视着她的眼睛,她的视线,听话张开了嘴。

    张婶捶了捶腰,坐在床边念叨着,骂我这熊小子出门一趟就没让家里省心过,哪次都弄的一身伤才知道回来,让家里人也跟着担心受怕!

    这保不齐哪天死外头了,还得让家里人为你哭!

    张婶瞪了我一眼,脱口骂我:“小天儿,你说你这样下去,丧良心不?”

    我尴尬笑了笑,没敢说话。

    当然我也说不了话。

    周慧在一旁劝着张婶少说两句,还提醒她祖庙那边不是需要帮忙,这眼看中午也该去做饭了,不然张伯他们可都要饿肚子!

    周慧把张婶支走了。

    张婶临走时也不忘再骂我一句,说以后要再敢这样,干脆就别回来了,省得家里人整天跟着你担惊受怕!

    周慧跟我解释,张婶刀子嘴豆腐心,说的都是气话不用在意。

    我当然知道她这是气话,但这话……我也听进了心里。

    周慧继续喂我喝药,喝完药之后,周慧让我再休息一会儿,而她又开始忙碌起来收拾家里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的背影,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周慧为我的事,也没休息好,也没睡好,我甚至都没有看她好好吃过饭,看着她又瘦下来了的身体,那一瞬间真有种心疼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个傻丫头!

    我心中又长长叹了一口气,别说张婶骂我,连我自己都感觉自己有些丧良心!

    眼下,最重要的是快点康复。

    我闭上眼睛,强迫让自己不再胡思乱想,收敛下情绪,我于心神灵台祭拜三师灵位。

    而这时,祖师灵位震动。

    有一缕祖师之力飘出,化成不知面容的虚幻人影,他手中凝聚出一杆长枪,而后向我以礼拱手。

    我拱手躬身,向他还礼。

    虚幻人影脚下一踢枪尾,长枪打着旋向我飞来,我抬手稳稳接住。

    我打定主意——

    蛮干下去是不行的,不论是救凝舞,还是不让家里人担心,我都必须要提升自身术数修为。

    于心神灵台,于祖师灵位之前,我认真操练起《三十六路天鹏枪法》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一连过了五六天。

    我每天早晚各进行一次药浴治疗,每日三次汤药补身,每夜我都在行人派调息之法弥补身体亏损精气,我的身体在快速恢复,而精神饱满时,我就在心神灵台中修习天鹏枪法。

    这五六天里有不少人来看望过我,南冥村,风水协会,甚至就连云山县的顾峰都来看过我一次。

    而小黄鼬黄翠儿变得神秘,她不再赖在我身边。

    小翠儿告诉我说,她一直就在她的家中修炼,她所指的家是北邙山上黄苓曾建造的鬼村,只有偶尔的时候才会跑回来在我身边腻歪一会儿。

    而最后,我终于等到了我想等的人来!

    这天,欧少卿归来了。

    他是来给我送药的,也顺便察看我身体的恢复情况。

    检查过后,欧少卿满意点头,也彻底松了一口气:“这伤势比我想象中的恢复的还要好,也应该不会留下暗疾病根,我也终于能放下心了!”

    “凝舞呢?她在哪儿?”我问他。

    欧少卿瞪了我一眼,骂道:“还念着那只青丘九尾妖魂呢?”

    “我的妻子呢?”我又问一遍。

    欧少卿见我执着,没好气的解释一句:“她现在正在沉眠中休养!……上次与蛟龙斗法,凝舞她不知道施展了什么秘术,令她的妖魂之力受损严重!不过你也放心,她跟你一样并没有大碍,过一些时日等她妖魂之力恢复,她就能现身跟你见面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我惊喜问。

    欧少卿瞪眼说:“我会骗你这兔崽子!?不是我说你小子,你胆子够大的,行人派禁忌的血祭符术都敢用?你这么想去死,当时怎么就不想想你的妻子凝舞?”

    “那是个意外,我也没料到会变成这样。”我尴尬笑了笑。

    欧少卿白了我一眼,一脸真是拿我没办法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这次来也不只是送药,还把五行虚灵罗庚和《行人术数》给我送回来了,他叮嘱我别忘了答应他的事,等我伤势恢复之后,就自在三师灵位前领罚,也不能再懈怠了术数修炼,抓紧时间去修渡三魂之术。

    我赔笑着点头答应,不用他说,我也会抓紧时间修炼,现如今修渡三魂之术是我迫不及待的事情。

    另外还有件事,欧少卿把甄思明重新炼制的纸蝶给收走了。

    我冲他大叫着不行!

    但欧少卿却不管我行不行,他说他会借这冥蝶之灵去追杀蛟龙,让我不要再多管闲事!

    他还告诉我,本来上次在关桥镇,他一直就知道那里鬼婴的事,他本来的打算是想以此机会,将凶兽蛟龙彻底击杀在那里,一劳永逸!

    可谁想我突然出现,袭击了怨灵鬼婴,彻底打乱了他所有计划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的是,九只鬼婴都已经被灭杀,也暂时断了蛟龙破除铜棺封印的念想。

    最后,欧少卿又道:“楚天,我虽然反对你继续与妖魂纠缠,但如果你执意跟凝舞在一起,我也不会做棒打鸳鸯的恶人!……只是,你要好好想清楚,这青丘九尾妖魂必是你的死劫,躲过这一次,你终究也躲不过下一次!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强行带她走,是对你的保护,也是对她的保护!但我能帮你化解一次,可帮不了你化解第二次!等我击杀了凶兽蛟龙,夺回铜棺,我就放她与你团聚,到时你具体怎么做,我不会再插手,你要好自为之啊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