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三十一章 疼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三十一章 疼

    “要不……我们做点睡觉之前的运动?”

    我凑近周慧的耳边,半玩笑半挑逗的在她耳边说话,周慧登时满脸通红,红彤彤的像是熟透的苹果,那股子羞涩中透着道不尽的可爱。

    周慧眼睛慌张,不敢看我。

    她没有说话,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,只是那紧张局促的呼吸声,那小鹿乱撞的心跳声,彻底暴露了她略有点期待的小情绪。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睡前运动,我听不懂。”周慧低低的声音,像是蚊子叫。

    我哈哈一笑,不再逗她。

    再这么撩拨下去,恐怕真的就自然而然脱衣服办事了,我也知道,只要开口只要我主动,她这个傻丫头就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但现在,还不是时候!

    不论是对于我的身体而言,还是对于凝舞而言,我都必须要先给出一个交代!

    “傻丫头,以后我再教你,现在乖乖睡觉。”

    我伸手将周慧拥入我的怀抱,这是我欠她的柔情怀抱,我的脸贴着她的头发,我闭上了眼睛,我在她耳边轻轻地说,我向她保证,以后不会让她在这么担惊受怕。

    周慧轻轻点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但是那抽动的肩膀,紧紧投入我怀抱的人儿,却正在无声哭泣。

    拥抱着,也哭泣着。

    周慧哭了很久很久,直到她哭累了,这才睡着过去。

    我怀抱着娇小而柔弱的她,长长叹了一口气,我轻轻的对她说了很多声对不起,对不起,真的很对不起……

    次日,大早。

    周慧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起床,并且已经把家中收拾妥当。

    锅碗瓢盆都已经洗刷干净,就连我需要进行药浴的水也已经准备好,她走进我房间里,小黄鼬四蹄儿踏地欢快的跟着,她们叫我起床该进行药浴了。

    小黄鼬用爪子挠着我的鼻子,边叫着我的名字:“楚天,楚天,楚天……”

    那叫声是高低音,听在耳中跟叫魂一样,可不叫人心烦。

    我睁开眼睛,凶凶地瞪了这小家伙一眼!

    “小翠儿,你干嘛!?”

    “叫你起床呀!”

    小黄鼬站立起身体,两小爪子抱在胸前,嘻嘻笑着,小眼睛里有着调皮的笑意。

    我没好气地又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周慧这时走过来,先命令黄翠儿回避,见小黄鼬跑出了房间,她这才关门把我扶到澡桶边,帮我脱下身上的短衣短裤,扶着我坐进澡桶中。

    小黄鼬探着脑袋跑进来,我骂了这小家伙一句,偷看大男人洗澡,真不嫌害臊。

    黄翠儿吐了吐舌头,跟我顶嘴说:“有什么害臊的呀?不就是没穿衣服嘛!我也没有穿衣服啊!那你怎么不害臊?”

    我瞪着她,这能一样吗?

    还有,你这黄鼬妖什么时候学的这么伶牙俐齿了?

    小黄鼬小得意的挥着爪子,比划着告诉我说,那是因为她现在长大了,成气候了,搁着以前都应该被人尊一声黄大仙了呢!

    我嘁了一声:“就你这微末道行还黄大仙?等你能变化人形的时候再说吧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哼!变化人形有什么难的,我很快就能了!”小黄鼬不服气。

    我大笑着:“那你倒是变呀!快变个我瞧瞧?”

    “你,你你你……你给我等着!”

    小黄鼬气鼓鼓的瞪着我,喊了我一声让我等着,然后跐溜一声窜了出去,眨眼间就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我诧异不已,这小妖物的速度是真快啊!

    泡过药浴,用过汤药,吃过早饭,周慧开始收拾家务洗衣服,而我躺在床上活动了一番身体筋骨后,于心神灵台拜祭三师灵位,祖师灵位震动,一缕祖师之力徐徐飘出化成虚幻人影。

    虚幻人影以礼拱手,我躬身拱手还礼。

    这人影抬手凝聚出一把长枪影子,向我掷了过来,我立即稳稳接住,正当我要下场练习天鹏枪法时,这人影突然发出一声低喝,这半个多月的习练一来,我还是第一次听见它发生声音。

    低喝声雄浑无比,随着这声音而起,虚幻人影身上突然散发出威势,它竟向着我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几步之遥,它踏脚跃起。

    于半空中虚幻人影手中骤然凝聚出一把长枪,迎头向我泰山压顶般砸落下来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紧,到了这一刻,我才突然明白过来,这虚幻人影竟是想与我对练交手!

    看来,它是想验证我枪法练的如何!

    我双手紧握虚幻长枪,举过头顶架住砸落而下的枪威,那股大力令我不由得身体一沉,险些没有单膝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硬扛住长枪,虚幻人影动作不停,抬脚向我的胸口踹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躲闪不及,被这一脚踢中。

    我倒飞了出去,胸闷的疼痛令我隐隐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,它力量出奇的大,我远远不是它的对手。

    我站起身,缓了缓胸口不适。

    而这时虚幻人影再度袭来,一杆长枪锋利如箭矛,向着我的身体刺来,我以天鹏枪法迎击而上,与它进行枪术间的拼斗。

    随着接连交手,我意识到这一件事。

    这虚幻人影所用枪法,并不是三十六路天鹏枪法,与天鹏枪法的轻盈灵动,动如雷震不同,它所用枪术诡异难防,攻击的路数甚是阴损刁钻,甚至是刻意向着我露出的破绽提枪攻击。

    刚交手不过十几招,我浑身已经受了几道伤害。

    那剧痛让我龇牙咧嘴,而且这痛楚还影响了我的身法移动,如此一来,我更是敌不过它了!

    眼看着又被缠住,被压制下风,我强行施展出一式枪法退敌!

    八方开阖!

    以极快极凶猛的枪威,力拼对方之身。

    这一式枪法是三十六路天鹏枪法中,仅有的几式对敌力拼的枪术,凭的就是以伤博死的狠劲和戾意,以仿若雷震凶猛之势,强逼对方顾及退缩以此换来喘息之机。

    然而,我小巧了与我对练的人。

    它明明没有面容,但我仿佛看到了它嗤笑的神情,这人影不退反进,以手中长枪粘住我的枪势,不停搅动,在我的枪法还没有完全施展出来时,便已经强行破局!

    “锵……”

    我手中的长枪脱手而出,它不但破除了我的枪法,还把我的长枪给甩了出去!

    一记枪影袭来,我无从退避。

    这枪影诡异刁钻,仿佛是一记长鞭,重重地砸在了我的身上,也把我砸趴下在了地上!

    我惨叫痛呼,睁开眼睛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我躺在床上龇牙咧嘴的,浑身都在疼,尤其是后背被击中的地方,那火辣辣的感觉令我的肌肉都紧绷了。

    明明是心神对练,明明只存在于灵台中。

    可是这感觉,宛如真实!

    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,自己的后背好像真被它给重击砸了一次!

    真他妈疼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