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三十二章 不正经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三十二章 不正经

    我躺在床上发出的一声惨叫痛呼,可是把周慧给吓了个不轻,她急急忙忙跑进来,关心地问我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我强撑起笑容,告诉她没事,被蚊子咬了一口而已。

    “蚊子?”

    周慧奇怪看着我,这个季节虽然有些热了,但好像还没有蚊子吧?

    我让周慧继续去忙她的,而我缓了缓神,再度凝神静气,进入心神灵台之中,拜祭过三师灵位之后,再次开始了与那虚幻人影的枪术对练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这次更快!

    不过只对拼了几招,我就又被打出了心神灵台,身上又横添几处火辣辣的疼痛。

    旧伤添新伤!

    妈的!

    我就不信了!

    凝神静气,进入心神灵台,拜祭三师灵位,这次我长记性了,不再依仗那几式对拼力敌的枪式硬憾虚幻人影的枪威,而是改用身法配合天鹏枪法的轻盈灵动,与那虚幻人影以枪术纠缠。

    果然,枪来枪往之后,我多撑了几个回合!

    找到了窍门,继续练!

    我徐徐吐出一口浊气,缓了好一会儿神,又进入心神灵台。

    我飙着这口气,非要与那虚幻人影对练不可!

    时间不知不觉过去,已然日渐西斜。

    傍晚,

    到了用药浴的时候,我浑身几乎疼的动弹不得!

    周慧很担心我的状况,焦急问我是不是伤势恶化了,用不用请人过来帮我看看,我摆手告诉他不用,这种伤寻常的医生可治不了,北邙村的村医更是别指望了!

    脱去衣服,坐进澡桶中。

    暗红色的药浴浸润我的身体肌肤,那药力侵润我的身体百骸,渗透进我的肌肤中,丝丝麻麻,顿时缓解了我身体上的疼痛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欧少卿为我送来的药石药材真的都非常管用!

    不但能弥补我精魄血肉燃烧损伤之缺,更能治疗我这身体所受莫名之伤的疼痛,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我这奇怪的受了伤,又受这药力奇异的渐渐治愈,身体的康复速度似乎更快了。

    这就好像是某种淬炼,而这种淬炼,也比周慧所用的康复性肌肉训练可管用的多!

    喝过药炉熬出的汤药,吃过晚饭。

    周慧收拾过家里,又洗过澡,她俏脸通红的走进了我的房间。

    又到了睡觉时间……

    我望着她羞涩的模样,轻笑一声,我掀开自己的被窝,给了周慧一个钻进来的眼神。

    周慧脸上更红,但那很开心却又不敢表露出来的样子,实在是说不出的迷人可爱,她鼓起勇气走到床边,脱去鞋子钻进被窝里,直接蒙住了脑袋。

    我哈哈笑了笑,说了几句逗她的话,开开心心地睡觉。

    平静的日子过去很快,一连又是七八天。

    我每天都在心神灵台中与祖师之力所化的虚幻人影对练,当身体受了伤,又用药浴治疗弥补血肉精魄,而夜夜我都拥着周慧入睡。

    这是我对她的柔情亏欠,我应该多陪伴她一些。

    周慧这些日子很开心,面容不再憔悴,眼睛不再水肿,那小脸上总有一种迷人红晕,看起来很是可爱漂亮。

    这七八天里,欧少卿都再没有回来过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去了哪,有没有杀掉凶兽蛟龙,有没有夺回凝舞的铜棺,我在等他回来,然而他却像是消失了一样,不再有任何的消息!

    甄思明来找过我一趟,借走了《行人术数》,他准备着手炼制灵胎化身,纸人魔将。

    我大方将古书交给了他,同时也提醒他,炼制人皮纸人的时候千万小心,这玩意儿毕竟极阴极邪,甚至比鬼灵还要邪门!

    甄思明很有自信地告诉说,且放心好了,等他好消息!

    然而,他这一借,也是几天没有消息。

    我倒不是想催促他还我《行人术数》,只是我有点担心这术数炼制,会不会出了岔子,万一要是出了岔子,到时可就是闹出人命的结果!

    希望不会出什么意外吧!

    这天,我趁着周慧没注意,我自己以脚着地下床了来。

    脚下无力,两腿发软,有些站立不稳。

    我苦笑,这身子骨还真是弱的不成了样子,我也咬牙暗恨,撑起身子下地走了几步,之前有周慧扶着,还不觉得行走竟然这么困难,现在自己来才发觉费力!

    我稳住身体,长长呼出一口浊气,站稳身形。

    我闭上眼睛,运转起周身精气,让我恢复的精魄血肉重新熟悉自己的身体,我双手一握张开,凝聚出一把虚灵金枪。

    我睁开眼睛使出天鹏枪法的起手式!

    我以一种很缓慢的速度,像太极一样,慢慢练起那一式式枪法,随着精气神,身体意,融入进那轻盈灵动的枪势之中,我全神贯注于演练三十六路枪法,让自己和身体都处于忘我的一种状态。

    枪势浑然一体,连绵不断,我要让我的身体快一点习惯那感觉,我演练的枪法也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从开始的缓慢无力,渐渐轻盈灵动,到最后施展出那几式对敌力拼的枪术,雷震凶猛之威乍现,我浑身猛然间一震,连连后退了几步撞在衣柜上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我喘着气,身体血气上涌,涨红了我的脸,我不由露出一声苦笑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还是不能太急啊!”

    “天哥?”

    周慧听见动静,跑进了屋子里来,她看到我跌坐在衣柜边,不由得大惊失色,她急忙跑过来关心问我:“天哥,你这是这么了?你怎么下地来了?”

    我摆摆手,告诉周慧我没事。

    不过身体中乱窜的血气,令我的脸上涨得通红,看上去可丝毫不像没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周慧自然也不信,她焦急的望着我,都快要急哭了。

    她想扶我回床上躺着,但我告诉她不必,我的情况我清楚,这种时候最是不能躺着休息,否则又要休养好几天不能下地了。

    我盘膝坐在地上,以我行人派的调息之法打坐。

    随着周身精气徐徐运转,涌动乱窜的血气渐渐平息,我涨红的脸色也渐渐恢复了正常,我调息了多久,周慧就守了多久,她一直守在我的身边寸步不离。

    下午时,

    我睁开眼睛,精神奕奕,同时也感觉身体没那么虚弱了。

    周慧忙问:“天哥,你好点了吗?”

    我笑着点点头,告诉她我已经没事了,我让周慧扶我起身,这一次我的身体不再那么虚弱无力,两腿发软,起码正常行走已经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周慧还很是有些担心,我抱了抱她,让这傻丫头放心吧!

    确定了我没事,周慧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我笑着让她快去做饭,我都饿了,周慧看我行走正常,也是惊喜的不得了,欢欣雀跃地跑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而我,来到了祭堂中。

    我凝神静气,肃穆神情,以师礼向祭堂供桌上的三师灵位跪拜敬香,随后恭敬开口道:“弟子楚天,口出无忌,轻慢阴门传承,轻慢祖师赐法之恩,今天前来领罪,望祖师以师法戒规惩处。”

    三师灵位震动,供桌上的些许灰尘被震荡飞起,明明是木头牌位,但此刻却隐隐有一种金光逸散。

    “楚天,我问你,你有没有老实知错悔过?”

    祭堂中突然响起雄浑之声。

    我露出无比怪异的表情,这很正经的一件事,但从师父王四的嘴里听起来,却显得又那么不正经了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