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三十五章 回北邙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三十五章 回北邙

    两月之期,是我与南冥村阴门六派相约的期限。

    每经过两个月的时间,便就由南冥村的阴门,指派出一名传承弟子与我随行,并且我也将《行人术数》借给一派使用七天,供他们恢复阴门术数传承。

    上一次是借给了折纸门,由甄家甄昆与我随行,而这次南冥村经过安排,将名额让给了走阴派。

    我看到与甄昆随行的那个人,不由得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小师叔,好久不见啦!”岳何川嘻嘻笑着与我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!”

    我也与他打了声招呼,又说:“没想到这次竟然是你会来!跟着我可是会很危险的,你父亲岳渊还真放得下心啊?”

    甄昆无奈笑道:“还不是他非要来的!本来这次走阴派已经选好了其他人选,但到最后岳渊出面,甚至让了《行人术数》的使用权,这人选最后才落到了这孩子手里!”

    “看书修术数,哪有跟在小师叔身边来的实在啊?远的不说,就说你甄师叔,你看看你都已经突破灵手化物的境界了,这走到哪都会被人尊尊敬敬的称呼一声阴门前辈高人呢!”

    岳何川撇着嘴,又笑嘻嘻跟我说:“我爸是有点不放心,不过我已经说服他了,我可不想当温室里的花朵!……危险又有什么好怕的,斩妖除魔本就是我辈阴门弟子义不容辞的事情!再说,能跟在小师叔身边修行,也是一种福气啊!”

    “你这小孩子就话说的漂亮,到时候可别后悔,真遇见事了可别吓的回家找妈!”甄昆憋着笑哼哼,挖苦人那是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岳何川不服气了:“有小师叔在,再大的事儿那还叫事儿吗?我不会后悔的,甄师叔你就放心吧!”

    我看着这孩子,不由得就又想起来了齐仲良。

    他这性格,真的跟我那位准徒弟像极了,都是一样看着阳光可爱的小孩,年龄也与齐仲良差不多,都是十六七岁的样子,按法定年龄来说,都还没成年呢!

    不过就冲这性子,我就很喜欢他!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他那几句马屁拍我的很舒服!

    让进屋子里来,周慧他们两个都见过也都认识,我又跟他们两个介绍了我的鬼兵林海和小若,至于黄鼬妖小翠儿还在鬼村修炼,从那次与我赌气过后,它就一直没有回家里来。

    岳何川暂时就住在之前甄昆住的那间房,周慧对这讨人喜欢的小弟弟印象也极好,张罗着为他收拾房间去了。

    我与甄昆说话,问起他甄家炼制灵胎化身,纸灵魔物的事。

    甄昆笑着告诉我,虽然炼制过程中有点凶险,不过最后还是炼制成功了,他的二大爷甄思明由于需要闭关休养,所以不便亲自前来道谢,他特意让甄昆转告了我一声见谅海涵。

    我摆摆手,都是自己人,不必这样客气。

    我虽然不知道纸灵魔物究竟多厉害,但就看炼制起来如此费力,想来也绝对不是什么普通货色。

    甄昆很是兴高采烈,告诉我那纸灵魔物大概相当于凶灵,但却比凶灵还要厉害一些,纸灵魔物拥有人身,可凭借折纸门术数强化至比跳僵还要难缠凶厉的化身魔物!

    我眨了眨眼睛,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甄昆却道,这还不算什么,日后纸灵魔物还能够通过灵胎育养继续成长,以后说不定还能化成邪灵一般,更甚至是传说中的灵胎化身魔将!

    我轻笑着说:“你们甄家的野心可真不小啊!真炼制成了化身魔将,你们家有人能压制得住这人皮纸人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甄昆尴尬一笑:“我也只是说说而已。”

    闲聊时,岳何川的房间已经收拾好了。

    甄昆的任务已经完成,这便就要回去南冥村,不过在甄昆临走的时候,他向我提醒了一声,听说最近肥阳孙家有些动作,甄昆提醒我对那些人还是留神一些,别哪天着了他们的道。

    肥阳孙家?

    我想起那帮孙家人,走阴派孙家孙文保还有他的徒弟那位阴师,他们不但想抢我行人派的传承之器,更害死了我爷爷,还差点害死了周慧!

    岳何川也不停点头,说这事他也听他爸说起过。

    这孙家一直记着杀父之仇,憋着心思要找我报仇呢,明着他们自然不敢,但都听说暗地里孙家动用了些手段,不过他们具体想干什么暂时还不清楚。

    我还没去找他们,他们竟然敢主动找上门?

    哼!

    我曾说过,我会让他孙家从阴门中除名!

    之前忙着处理别的事,一直都没有顾得上去找他们,既然这孙家那么不知死活,我也不介意让他们整个家族都从阴门传承中消失!

    送走了甄昆,周慧去准备晚饭。

    我本想离甄昆在家吃饭,但甄昆说家中还有很多事要处理,就不留下了。

    岳何川兴奋非常地跑到厨房里,给周慧打下手。

    我拿着《行人术数》回到祭堂,盘膝坐在蒲团上翻开书页,我已经渡过天魂,接下来要为渡地魂做打算,早日拥有了渡三魂修为,再面对危险也能有底气的多。

    天魂极阳,地魂极阴。

    师父王四渡地魂,曾借用的是刘英的墓,那处聚煞阴穴,但这并不是上策,一不小心令地魂沾染阴煞的话,日后也少不了许多麻烦。

    看着书中所讲吸收极阴之力,我心中顿时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过后,我跟周慧打了声招呼,带着岳何川去了北邙山。

    重走这段路,我心中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我还在这里继续等待,可凝舞现在还不知道身在何处,又三天过去了,欧少卿还不见回来,我作着打算,等我拥有渡三魂修为之后,立即就动身去找欧少卿!

    虽然我不知道欧少卿在哪,但总好过在这里空等!

    岳何川向我问,来这北邙山做什么,我告诉他来这里进行术数修炼,并且让他给我护法。

    “护法?”

    岳何川兴奋不已,屁颠屁颠地跟着。

    夜色下,我们登上北邙山,昔日的乱葬岗阴气极重,各处都有孤魂野鬼游荡,而如今这里只剩下一些北邙村村民的墓。

    一个个鬼魂身影出现,与我打招呼。

    他们是没能够投胎的北邙村村民,与我也都熟识,我也笑着跟他们打招呼,也问了问北邙山的情况。

    祭拜过爷爷的坟,也祭拜了黄苓奶奶的坟。

    他们两位都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人。

    我又来到山头后的鬼村入口,那似是野兽巢穴的黑漆漆洞口中有淡淡妖气逸散。

    我皱眉想了想,还是没有打搅黄翠儿修炼,她那么多天没有现身,可能正处在修炼的关键时刻,还是不惊扰她比较好。

    回到山头上,我手中掐诀,施展阴咒敕令。

    极重的阴气凭空而现,一条羊肠小道自雾霭中若隐若见,孤魂游鬼们本能地恐惧害怕,急忙钻回进自己的坟冢中。

    “祖孙儿,找我又干嘛?”

    祖爷爷的身影自羊肠小道上徐徐走来,很快来到了我面前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