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三十六章 成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三十六章 成了

    修渡天魂,需要吸收极阳之力,而修渡地魂,需要吸收极阴之力。

    我不用像师父王四那样,还要借助聚煞阴穴来积聚极阴之力,我现成就有一个很好的条件,那就是在地府任职为官的祖爷爷。

    我向祖爷爷简单说明了情况。

    祖爷爷打量了我一眼,赞许似地点点头:“不错不错,看你现在已渡天魂,再渡地魂,那么凝聚人魂元神就指日可待,来来……祖爷爷帮你!”

    我身旁的岳何川满脸震惊!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我祖爷爷,又看了一眼我,好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有祖上在幽冥地府任职官差,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,对于阴门弟子来说,更是如此,因为阴门六派术数多少都会有需要跟幽冥地府打交道的时候!

    祖爷爷说办就办,就见他翻手取出一个檀木盒子,单手托在掌中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这盒子中装的是什么,但就从盒子上徐徐散发出的威压,明显能感觉到这绝对是一个很厉害的东西!

    事后我才知道,这盒子中所装,竟是地府神格印鉴!

    拥有神格,方为正神。

    哪怕是贵及九殿殿君,再往上那掌控幽冥地府的一界阎君,都是有神格印鉴在身的!

    我忍不住想,这神格印鉴会不会跟古代官印长的差不多?

    如果把神格印鉴给偷了……

    那是不是就意味着我自己也能够成为地府正神呢?

    我摇摇脑袋,将这荒诞的念头甩了出去,眼下还是办正事要紧。

    祖爷爷招出神格印鉴之后,随后开始低喃咒语,我隐约感觉到这檀木盒中散出一股难以抗拒的恐怖威严,这威严似有号令天地之功,极其恐怖!

    不大会,盒子中射出一缕神格之力。

    这神格之力落于地面,瞬间便融入了地面之下,而就在这时,在刚刚那个位置上,一个黑色漩涡洞口突然自地面裂开。

    磅礴阴气自漩涡中央喷发,那洞口仿佛噬人巨口,不知通往何处。

    不停旋转的漩涡,有一股莫名的骇人之威,似乎只要碰到,只要沾上,就会被这漩涡给撕个粉碎,拉扯进漩涡中去,宛如黑洞!

    就听祖爷爷一声低喝,那黑色漩涡一颤,转速徐徐慢下不少。

    漩涡上的骇人凶威敛去,中央处的阴气也不在喷发,转而有一缕缕极阴所化少阳之力逸散而出。

    “成了!……楚天,拿你的地魂来!”

    听到祖爷爷的话,我盘膝坐在地上,默运行人派术数心法,以三魂分离,遁出地魂,慢慢靠近漩涡边缘,让地魂也盘膝坐下,吸收那一缕缕极阴所化的少阳之力。

    时间渐渐过去,小黄鼬不知何处出现在山头。

    在这小家伙一出现的时候,祖爷爷就发现了它,不过祖爷爷也认识这小家伙,于是放它跑到我的地魂身边,有模有样的也盘膝坐下,吸收起那逸散的少阳之力。

    声声鸡鸣远远响起,天渐破晓。

    小黄鼬离开我的地魂身边,向着祖爷爷跪地叩拜,祖爷爷冲它慈祥笑了笑,道了声:“去吧!”

    小黄鼬欢欣雀跃离开,又钻回了鬼村入口。

    看时间也差不多了,祖爷爷收起了阴间敕令的法术,那黑色漩涡徐徐消散不见,地面也恢复了正常模样。

    晨晓启鸣,天边一抹阳光耀出,映亮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我盘膝而坐的地魂徐徐睁开眼睛,沐浴在这晨光之下,整个地魂虚影散发着淡淡的金辉。

    日夜交替,阴阳转换。

    此刻正为聚阴返阳之际,沐浴在这初生的天地少阳之力中,我的地魂也在发生着徐徐的转变。

    旭日渐渐升起,我控制地魂飞回身体。

    我睁开眼睛,长长呼出一口浊气,从地面站起了身,旁边的岳何川表情麻木的看着我,像是看着怪物,更像是看见了鬼。

    “小师叔,你渡成地魂了?”岳何川嘴角在抖着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有祖爷爷帮忙真是让我少了很多苦修的功夫,不然我也得老实积聚极阴之力,一步一步的修渡地魂,那样的话起码也要好几天才行!

    岳何川叫道:“就这么渡成了?也太简单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然还要很难吗?”我反问。

    岳何川撇着嘴,一脸委屈的看着我没说话,半天过去才憋出了一句:“人跟人真是比不了!”

    我哈哈一笑,拍了拍这孩子的肩膀,语重心长的跟他说,年轻人,不跟要跟我学,要脚踏实地,不能好高骛远。

    岳何川委屈兮兮的点着头。

    熬了一整夜,我精神很不错,但岳何川可有点撑不住了,而且我这一夜渡地魂,对他的打击也很大。

    回去北邙村,可刚到家,就看见周慧在院子里急的团团转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彻底未归,肯定是让她担心坏了!

    我笑着本想安慰她几句,可没等我开口,就看她急忙跑到我身边,张口就说了一句她哥哥出事了!

    周彬出事了?

    我们刚到家,连凳子都没来及做,就急忙又出门搭车赶去了周棚村。

    在路上的时候,我简单听周慧说了下经过。

    具体发生了什么事,周慧也知道的不是很清楚,其实也不是她哥周彬出事了,而是她哥的未婚妻出事了。

    自从周彬周慧的母亲得以沉冤昭雪,那周老三也暴毙在山中,安葬过他们的母亲王霜后,周彬开始着手将家里的房子重盖,为结婚娶亲的事做准备。

    也就在近些日子,周彬相亲时说得了一个姑娘。

    这姑娘年芳二十五六,打扮时髦洋气,模样俊俏漂亮,她是附近其它村庄家的孩子,要说这大山中可没有这么时髦的女孩,别说是山中,就是在镇子上也鲜有这么洋气的女孩家。

    时髦洋气,倒也不算错,周彬也不贪图这个,有钱没钱也无所谓,周彬只想找个普通女孩,成家安稳过日子。

    听周彬说,这女孩常年在外务工,如今想回来家乡嫁人安定下来,不想再过打工漂泊的日子。

    要说这打扮太花哨的女孩,以周彬的性格应该不会考虑才对!

    可周彬后来,还真就相中了这女孩。

    原因并不是她漂亮,而是因为周彬可怜她!

    为什么可怜,周慧也不是很清楚,好像是这女孩也挺悲惨的,总之两人就定了下来,并且很快就要结婚了。

    可就在前几天,这女孩突然逃到了周彬家里。

    而且跟着女孩来的,还有一只厉鬼!

    于是周彬想起了我,立即就给她妹妹周慧打了电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