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三十八章 管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三十八章 管

    张艾艾诉说完了自己的事,整个人已经哭的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周彬走过去,拥她抱进自己的怀里,任凭她将一切随着眼泪宣泄出来,这个脾气火爆的男人,竟也难得的露出一丝柔情来。

    再后来的事就很清楚了,张艾艾独自一人住在爷爷奶奶过世后留下的破房子里,那个鬼灵再次如影随形的出现,所以张艾艾就逃来找到了周彬,寸步不离的跟着周彬。

    起初时,那鬼灵还有些畏惧周彬身上强盛的阳气,不敢太造次。

    可渐渐后来,这鬼灵消磨掉了周彬的阳气,便开始变本加厉起来,它不止想要让张艾艾死,更要周彬死,于是乎周彬这才给自己的妹妹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皱眉看着张艾艾,不由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岳何川沉吟说:“既然还有些畏惧阳气,就说明不会是恶灵,应该是只怨灵鬼魂,不难办!”

    怨灵确实不难办,难办的是周彬的婚事。

    张艾艾如果真的想嫁,也愿意踏实过日子,而周彬也真的想娶,这倒也不是一件坏事。

    山村里人可能会觉得张艾艾伤风败俗,但张艾艾不偷不抢,也从未做过害人的事,她所做一切都是为了家里,为了她两个弟弟,她不应该承受那样歧视甚至侮辱的目光。

    只是,怕就怕张艾艾的家里人,那一关难过!

    所谓升米恩,斗米仇。

    张艾艾就是对她弟弟太好了,才会养成了那么一个白眼狼,不知感恩还就罢了,竟然还那么恶言相向的对她姐姐?

    这要是结了婚,过日子,张家人狮子大张口,甚至是再来闹到时候可咋办?

    我看向周慧,周慧却正在哭着。

    我抬手拍了拍周慧的肩膀,以示安慰,可周慧却直接扑倒了我怀里。

    周慧哭着跟我说,希望我能帮帮张艾艾。

    她们兄妹之前就过着那般苦日子,所以周慧特能理解张艾艾的遭遇,如果不是遇到了我,周慧说她或许会落得一个比张艾艾还惨的结局。

    周慧说帮,那我肯定就要帮!

    至于怎么应付张家人,可以到时候再想办法,眼下是先解决掉那只怨灵再说。

    只是,这怨灵现在会去了哪?

    张艾艾既然在这里,那么缠身的怨灵也应该不会走远,我想了想,或许应该去她之前住的地方去看看。

    岳何川问我:“小师叔,不用等到晚上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才早上,距离晚上还早着呢,为一只怨灵可不值得我等那么久。”

    我回了岳何川一句,然后让张艾艾带我去她家。

    平复下情绪的张艾艾露出为难神色,她倒不是不敢,而是有些难言之隐,因为她与周彬并不是相亲认识的,她家里甚至都还不知道她现在在周彬这里。

    如果就这么回去,而且还是带着我们回去,到时候就解释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反劝她,有些事你迟早要面对,躲能躲得掉吗?

    如果你真的想嫁给周彬,就放心大胆的去依靠他,到时该怎么解释就怎么解释,实在不行,大不了你就彻底与他们脱离关系,那样的家庭那样的父母兄弟,干脆不要也罢!

    张艾艾愣了愣,神色低落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其实她还没有做好准备,但有些事就必须要当断则断,不需准备!

    周彬也向张艾艾劝说,一切有他,放心好了。

    终于,张艾艾鼓起勇气,下了决定。

    随后我们一群人再度出发,去向张艾艾的家乡山村——溪安村。

    我们先去了张艾艾过世的爷爷奶奶留下的破房子里,张艾艾的行李都在那儿,所以怨灵有很大的可能也在那儿,毕竟这鬼灵总要有个地方寄身,而在这大山乡下,他这只鬼灵谁也不认识,只可能藏身在那里。

    说是破房子,其实甚至要比破房子还要破。

    倾颓的泥土院墙,半塌的泥坯三间屋舍,枯黄的杂草横生,大白天都有老鼠在窜来窜去,我看着眼前的景象,心中忍不住吐槽:这还能叫是房子吗?

    张艾艾红着眼圈解释说,她爸妈的用意,其实是想逼她走,让她出去赚钱,所以才把她赶到了这里来。

    周慧问她:“你难道就没跟家里说明情况吗?就算是再为了赚钱,总不能逼你去死吧?”

    “说了!可是我爸妈压根就不信!”张艾艾绝望叹气:“或许,他们就想我早点死了就好了吧!”

    岳何川眉头皱起,不可思议问:“这世上怎么还会有这种父母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世上就不应该存在这种父母!”周慧也似有同感的叹气。

    岳何川奇怪看向周慧,他有些没听懂周慧说这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真什么哪壶不开提哪壶!

    岳何川挠挠头,他更奇怪了,不知道自己究竟说错了什么话。

    走进这破败不堪地小院子里,半塌的泥坯房屋经过张艾艾收拾,勉强还有一间房间能够放她的行李,可当我们进去时,立即就被眼前一幕惊呆了。

    几个行李箱通通都被打开,各种衣服散落的满地都是,被踩的满是灰色脚印,肮脏不堪。

    张艾艾惊叫一声,急忙跑进去查看。

    遭贼了?

    我皱起眉,真是屋漏逢阴雨!

    张艾艾都已经无家可归,可偏偏这时候东西还被偷了!

    她翻找了半天,最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失神痛哭起来,周彬急忙去问她都丢了什么,就听张艾艾说,她的钱包不见了,里面有她的身份证和一些现金,最重要的是她存有弟弟学费的银行卡还在里面啊!

    岳何川劝了一句:“现金丢了就丢了,银行卡丢了没关系,小偷又没密码,回头去挂失补一张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这小孩终于是说了一句管用的话!

    卡丢了,卡里的钱又不会丢。

    不过重要的是,谁会想起进这破房子里偷东西?

    正当我奇怪的时候,屋外突然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有一对上了岁数的村民老夫妻冲进了破院子里来,他们刚到门口一见到张艾艾,顿时就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你个浪蹄子,老子还以为你死在外头了呢!”

    “丢人现眼的东西,你还知道回来?”

    这老两口头发半白,面容苍老,但估摸着应该才不过四五十岁的年龄,他们气急败坏地冲进房间里,冲着张艾艾就要打骂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脸回来?”

    “不去给你弟弟挣学费,你就干脆死掉好了!”

    “贱货,婊子,不要脸的下贱玩意儿……你为什么不直接去死掉好了!?”

    那老妇女撕扯着张艾艾的头发,让跪坐在地上的张艾艾痛哭不已,别说她反抗不了,就算能反抗这时候她也不会反抗。

    我们也明白了,这对老人正是张艾艾的父母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