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四十章 讨厌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四十章 讨厌

    鬼兵林海回来之后,又钻进了我的身体中,而那对老夫妻跌倒在地上,捂着自己流血不止的嘴不停哭嚎着鬼,有鬼……

    我向他们走过去,俯下身子。

    有几件事我必须给两个牲口般的父母说清楚!

    第一,张艾艾从今天开始,就是我们周家人,她是我哥周彬的妻子!所以我很不希望以后再听到有人在背后,嚼我家嫂子的舌根,戳我哥周彬的脊梁骨!

    尤其是你们张家人,如果胆敢再说那些恶意中伤的话,我不介意随时回来撕烂你们所有人的嘴叉子!

    第二,张艾艾存的那些钱,既然都已经落到了你们手里,那我们也没必要再拿回来,那本来就是她给她弟弟的学费!

    可从此之后,张艾艾与你们将再无任何关系!

    说白了,她就算欠你们的,也都早已还清,以后她是她,你们是你们,别他妈的恬不知耻还跑来要钱,你们不配!

    第三,管教你们的两个儿子,最好不要再出现在我们面前,否则我不介意让他们变成傻子,疯疯癫癫的过一辈子!

    结婚娶妻媳妇钱?做你妈的春秋大梦!

    要是敢不知好歹,我不介意亲自出手替你们管教!

    第四,记清楚我了,也看清楚我的样子,我叫楚天,楚霸王的楚,天下的天!

    是报警,还是叫人干架,我楚天随时奉陪!

    今天看在我嫂子张艾艾的份儿上,我先放过你们一马,但要是再有下一次,我不管什么原因,我会亲手弄死你们一家!

    “现在,给我滚!别在这儿碍眼!”

    我冲着张艾艾的父母面目狰狞的低吼,借助鬼兵的阴气怖像,彻底将那恐怖一幕印在他们的眼睛里。

    我不要他们的命,但我要他们一辈子都留下这个心理阴影!

    张艾艾的父母连滚带爬逃出这老屋。

    他们逃的如蒙大赦,逃的惨叫连连,那撕裂的嘴叉子不停流出鲜血,淋漓在地面上,迸溅成一滴滴血花。

    岳何川走过来说:“小师叔,跟他们这种人,至于动那么大火气嘛!”

    “太至于了!不然连我都咽不下这口气!”我气愤的说。

    岳何川又提醒我说:“屋外可有不少村民呢,他们可也都听见了你刚刚说的话,当心会有麻烦哦!”

    我轻笑一声,我就从没怕过麻烦!

    我招手让周慧过来,然后我们三人一起走出了老屋,给周彬和张艾艾一些独处的时间。

    既然周彬愿娶,张艾艾愿嫁。

    我也乐得帮他们一把,成全了他们。

    虽然张艾艾以前的事会是她一生的污点,但只要周彬不在意,那其他人又有什么资格去评说?尤其是张艾艾的父母,他们有什么资格,有什么脸面去谩骂指责?

    我们出去的时候,小院里又赶来了一些溪安村的村民。

    他们看向我的眼神,像是看到了凶神恶煞的厉鬼!

    我不介意把恶人做到底,我冲着这些村民吼了一声:“都他妈滚!看什么看!”

    村民们被吓了一跳,着急忙慌的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周慧担心地问我,就算我能吓得住他们,可也管不住他们的嘴啊,到时候再有风言风语了该怎么办?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!

    这种事最终还需要周彬和张艾艾共同去面对,毕竟人言可畏,谁又能堵得住悠悠之口?

    而且,现在还不是想这个的时候!

    那只缠身鬼灵并不在这里,它也没藏身在周彬的家中,这才是一个不小的麻烦,现在必须要快点揪出来它才行!

    我很奇怪,这只怨灵还能藏在了哪里?

    它总得有寄身之处吧!

    岳何川撇着嘴:“等晚上再说呗!既然是张艾艾的缠身鬼灵,那它总会再次现身向她索命的!”

    我皱起眉,现在也只能这样子了。

    张家的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溪安村,远远的有不少村民出现,冲着小院中的我们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就算听不到,也能猜得到他们在议论什么。

    虽然我吓唬张艾艾的父母是那么说的话,但此刻我毕竟不可能真的去撕烂所有人的嘴,我现在能做的,就是当好他们的靠山,震慑住这些村民,至于以后的事就只能靠他们自己了……

    很快,周彬帮张艾艾收拾好了行李。

    我们一行人离开这半塌的老屋,倾颓的院落,把行李放到农用三轮上,远处村民们远远尾行而来,仍旧冲着我们指指点点的看笑话。

    这场面,可不叫人心烦!

    张艾艾低着头,眼泪不停滑落,她像是个罪人像是整村人的耻辱,所以她活该受人指指点点,而且一辈子都活该被人看不起。

    周彬看着她心疼几乎表现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最后周彬索性抱起了张艾艾,抱着张艾艾坐到了农用三轮上,他在以行动表明,他不在意那些风言风语,更不在意别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周慧看着那些人冷哼:“真是让人讨厌!”

    我看向岳何川说:“大师侄,考考你?”

    “考什么?”岳何川笑眯眯问。

    我指着远处的那些村民说:“考你……怎么在这白天的情况下,动用阴门术数给这些人一个教训!你做不做得到?”

    “小师叔,什么叫做不做得到?小瞧我啊你!”

    岳何川翻了我一眼白眼,道声看着。

    就见岳何川手中掐诀,默运起阴门走阴派术数法门,他所动用的并不是阴咒敕令,令我大为惊讶的是,这位年岁不大的师侄儿,所动用的走阴派术数竟是阳咒敕令!

    阳咒难修,阴咒易练。

    比起阴咒敕令,阳咒敕令注重在沟通乾坤秩序,有重定山河风水之能!

    听起来都玄乎其玄……

    而岳何川所施展的阳咒敕令,并不是很高深的术数法门,但饶是如此也已经令我非常惊讶了,难怪……难怪岳渊会这么放心他宝贝儿子跟着我啊!

    随着岳何川周身精气运转,周遭天地间的空气渐渐变得炙热起来,散发着一股烫人的温度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空中的阳光莫名折射,耀亮起七彩炫光,晃人眼睛。

    这是术数施展的法门,晃人眼睛的同时,也晃了人的魂魄,令人出现刹那幻觉,刹那虽短,但却直接映照在神魂之上,所以会显得无比漫长!

    这幻觉对于我来说,自然轻而易举就能抵挡。

    但对于普通人可就不一样了!

    我急忙站到周慧身前,挡住了她的视线,也替她挡住了那晃人神魂的七彩炫光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天哥?”周慧奇怪问我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说没什么,刮了下她的鼻子,夸她一声真漂亮!

    周慧脸上一红,给了我一个羞涩的白眼。

    我哈哈一笑,眼角余光看向身后,我虽然不知道会造成什么样的幻觉,但就从那远处一声声声嘶力竭的凄厉惨叫声来看,效果还是很显著的!

    岳何川得意问我:“小师叔,怎么样,不错吧?”

    “厉害!”

    我赞了他一声,走阴派术数唯有阳咒敕令最是难修,这其中甚至有着说不清的天赋要求!

    虽说眼下岳何川的阳咒敕令威力不大,但假以时日,等他成长为走阴派一代宗师,届时的术数修为将会是一个非常恐怖的存在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