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四十三章 坦白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四十三章 坦白

    这位刑侦处蔡队长撕扯着我的衣领,他面目狰狞,冲我低吼,凶神恶煞的目光死死盯着我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给我说,你到底是怎么杀了张家的两位老人!?”

    蔡队长神色有些癫狂,气势凶悍逼人,带着一股亦正亦邪的狠厉。

    不过我作为一个行人派弟子,阴门修道人,他这点气势倒还威慑不到我,更何况我如今已经修渡过天魂、地魂,这种对于精神上的压迫对我根本不起作用。

    “蔡队长……”

    我露出微笑,平静看着他说:“能不能先扶我起来,再继续审我?”

    蔡队长眯了眯眼睛,对视着我的视线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像蜂刺,是狡猾的游蛇,他在想要从我眼睛中捕捉到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恐怕要失望了!

    但这位蔡队长却明显有点不服输,他冷笑着反问:“起来?你想起来是吧?来,我帮你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蔡队长松开我的衣领,我以为他要扶我,可谁知道这家伙抬脚就是奋力猛一踢凳子,我整个身体连同固定椅往前滑去,随着一声闷响,我的脑袋撞在了墙壁上。

    很疼!

    我的魂魄意识却很坚韧,并没有头晕,但是非常痛!

    这一刻我真想破口大骂,他妈的现在都是这样审犯人的吗?一言不合就拳打脚踢?

    好在的是,陪审人员终于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几个警察上前拉住了还想动手的蔡队长,生生把他架出了审讯室,这位蔡队长暴怒不已,临走时还冲我喝骂,说我想玩他绝对陪我玩到底!

    我摇头叹气,真要玩我可怕你玩不起啊!

    有人把我从地上扶起,而蔡队长离开审讯室后,又换一位领导进来,亲自对我进行审讯。

    可问来问去,还是那些重复的话。

    我当天在哪,什么时间,什么地点,在干些什么,有什么人能够证明,为什么威胁张艾艾的父母,最后又为什么杀了他们?

    我面无表情回答:“我没有杀人!”

    审讯人员冲发出冷哼,说我真是死到临头,还不知悔改,人证物证俱全,杀人动机,作案时间全部都有,如果还抗拒交代犯罪事实,就要把我直接移交司法机关,由法院直接判决,到时候可就是死刑了!

    唬我?

    拿我当三岁小孩?

    见他们这么执着的想把我定罪,我也不能就这么束手就擒啊,一味地沉默可不行,毕竟这是一起恶性凶杀案。

    我坐正身子,用手铐在身的两手拿过那些现场照片来。

    我看着这几个审讯人员,指着照片向他们反问。

    第一,从照片中可以清晰看出来,现场并没有搏斗反抗的痕迹,也就是说,这两个老人是在没被控制的情况下被打成了重伤,最后吊死的!

    什么人那么傻,被打了竟然不叫不反抗?

    第二,作案手法很残忍,但是仅凭一根木棍就造成这种伤势,还是有难度的!

    照片中的尸体四肢骨折,胸骨凹陷,还暴露出了骨头,这是一个木棍能办到的?再者,除了这木棍之外,现场还有任何跟我有关系的证据吗?

    第三,所谓物证,不过是一木棍,可这并不是真正的凶器!

    所谓人证,敢问有任何亲眼目睹我作案?

    所谓动机,我不过是替大舅哥出头,替张艾艾作主,为什么非致他们于死地?而且还是以这种方式?

    所谓犯罪时间,这更他妈搞笑!

    我整天都与周彬,周慧,张艾艾在一起,何来的作案时间?

    难不成你们市局刑侦处,要认定是我们四个人联手作案杀了他们不成?

    我深呼吸一口气,看着几位审讯人员,淡淡地说:“人,绝不是我杀的!但我要说,他们该死,死得其所!这种畜生牲口,这种人根本不配为人父母,也根本不配为人,他们更像是披着人皮的厉鬼!”

    我的反问,让审讯暂时陷入僵局,这些疑点也确实刑侦处无从解释的。

    不过当即又有一人问我:“那他们的脸呢?是你打的吧!他们的嘴呢,也是你撕烂的吧?这一点你还想狡辩反驳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反驳……”

    我面露笑容,看着他们又问:“但这足够定我的谋杀罪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那位审讯人员,那位领导拍案而起,面带威严喝道:“我看你就是死鸭子嘴硬!人如果不是你杀的,还能是谁杀的?”

    “谁杀的你问我?操!”

    我投过去一个眼神,你别不是智障吧?

    我实在懒得再跟这些人纠缠,我全部身心都放在鬼兵林海身上。

    以五方鬼兵要术,得见鬼兵之所见。

    在警局之外,周慧和张艾艾还并没有走,林海和小若还在继续保护着她们,我与林海沟通,询问他四周还有没有可疑的人?

    林海告诉我没了,他和小若已经仔细搜过,这个时间附近连个鬼影都没有。

    我稍稍放心,林海又问我,那只鬼灵我打算怎么处理。

    他不提我差点都被气忘了!

    我借用着林海的鬼兵之身,飘身上前飞到绿化带里,那只被虚灵冰封禁的鬼灵还在这里。

    受到重创的怨灵在虚灵冰中不停挣扎,但却无法脱身。

    他面露狰狞恐怖,向着我咆哮嘶吼,目光中充斥怨厉恨意,我冷冷看着它,还真是打不长记性!

    既然如此……

    我借用鬼兵之身,于掌心中凝聚出虚灵火焰,慢慢凑近了虚灵冰。

    只要我想,立即就可以让它魂飞魄散!

    这怨灵十分畏惧虚灵火,他惊骇欲绝的翻腾,他想逃但无处可逃,他发出荷荷的恐惧骇然之音,浑身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别杀我,求求你别杀我……”

    怨灵凄惨求饶声传来,不复之前的怨厉。

    我问:“姓名?”

    “关涛。”怨灵回答。

    “性别?”

    “男。”

    “家庭住址?”

    怨灵听着我的审问,愣愣报出一个家庭住址。

    我又问:“知道我为什么抓你吗?”

    “大师饶命,大师饶命,我……我什么也没干啊!”怨灵惶恐求饶。

    我一瞪眼,他妈的还什么都没干?

    这关涛就是张艾艾的前男友,之前控制着她骗她当了足浴女的男人,不但生前监视纠缠张艾艾,生怕她会跑了,死后化成怨灵竟然也要缠着,还想要她的命!

    这叫什么都没干?

    我冲这怨灵沉声低吼,你他妈的最好给我老实交代,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,否则这便就让你灰飞烟灭!

    在警察局受的气,受的审讯,这会儿我一股脑发泄在这怨灵身上。

    现学现用,也让这鬼灵尝尝我受的罪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