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四十六章 刻意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四十六章 刻意

    是不是凶手,我自己确实说了不算,但也不是你们蔡队长说我是凶手,我就真的杀了人!

    我好心劝你一句,还是别跟我这儿白费功夫了。

    有跟我在这儿空耗的时间,反倒不如去调查清楚这件案子的疑点,去抓真正的凶手。

    “真正的凶手?我已经抓到了啊!”

    蔡队长冷笑看着我:“各种证据已经表明,你楚天就是凶手!你不是想耗吗?我陪着你耗到底!我劝你,还是趁早把案发经过说清楚,已经到了这个地方,你就别再痴心妄想着能出去!”

    我怪异的看着他,这个执着的人还真是一点都不肯听劝。

    看蔡队长这意思竟反倒还以为,我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我快撑不下去了!

    既然要耗,那就耗着吧!

    时间很快过去,又是一天一夜,连续三天的不眠不休,换成普通人早该崩溃了!

    但谁让我不是普通人呢?

    除了我的身体状态有些不佳之外,精神方面都还好,主要是长期坐在这固定椅上很不舒服,再加上对面这些审讯人员确实吵的我有些头大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周彬那边的情况,但我这边是彻底陷入了僵局。

    本以为手到擒来便能破案的蔡队长,到了这三天三夜之后,终于有点吃不消了,别说是他了,整个审讯我的所有人,都要吃不消了!

    但他们为了啃下我这会硬骨头,仍不肯放弃。

    我皱眉沉吟,心中隐隐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林海和小若离开之后,已经过了三天,他们仍旧没有给我带回来任何消息,至于岳何川那边也是类似的情况,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将周慧和张艾艾安全送到南冥村,她们现在又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这么下去不是办法,我必须要离开这里,不然我始终放心不下!

    但是眼下,想离开却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阴门行人派的术数,对付普通人几乎没什么效果,更何况他们还是拥有府衙正气在身的警察,连鬼灵都要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除非……

    我能够洗脱自己的杀人嫌疑,让这些警察相信,我并不是真正的凶手!

    我抬头看向那位蔡队长,看着一脸认定我就是凶手的样子,我放弃了这种念头,这家伙要么是有偏执病,要么……他就是刻意认定我就是杀了人!

    会是孙家动用关系指使的吗?

    就为了给我扣上杀人罪名?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那我不论做什么,都不可能取得这些警察的相信,他们只会一口咬死我就是杀人犯!

    又等的不知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正在审讯的蔡队长接了个电话,而后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几分钟之后,审讯室屋门再度打开,逆着灯光我看见一个人影走了进来,他径直走向我所坐在的桌子旁边。

    “小天,这次你可真是惹下了不小麻烦啊!”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,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熟悉的面容呆愣住了,怎么会是他?他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“处长,手续都办好了!”

    这时,走进来一个戴着无框眼睛,身穿西装制服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我这时才发觉,他也穿着同样制式的西装制服,就见他点点头,冲年轻人身后跟着的蔡队长笑着说:“那么……蔡队长,人可我就接走了哦!”

    “人你接走了,那这件案子怎么办!?”蔡队长双眼通红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他露出温雅笑容:“我已经向你局长发了通告,这件案子楚天并不是凶手,因涉及保密条例,所以我也不便给你解释太多!……我会安排我的秘书将这件案子移交本部,之后会由我们进行后续调查,你们局里就不用再插手了!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!?”

    蔡队长压抑着愤怒:“我们局里抓了几天的重案,你们凭什么说抢走就抢走?谁他妈给你的权利?”

    “哦?你对我们的权利有异议么?”他脸上笑容更浓,淡淡的话声却带着轻蔑:“蔡队长如果有问题需要向我的上级部门反映,我可以把联系方式给你,但从今天从现在开始,这已经不是你们局里的案子了,请体谅配合好吗?”

    蔡队长站在那纹丝不动,包括他身后的好几个便衣警察,也都满脸怒容的堵在门口。

    看这架势,似乎不想让路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想抗拒命令吗?”

    他渐渐收敛了笑容,面无表情说道:“刑侦队队长蔡建民,我很是怀疑你的用意啊!看起来……你并不是想破案,而是就想将楚天认定为杀人凶手吧?如果我猜得不错,你是与肥阳市的某些势力有勾结吧!?”

    “蔡队长,给你说句实话,我现在既可以带人走,也可以立即摘了你的警衔,如果你还是要阻拦的话,那就别怪我不给你们局长留情面!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话音渐冷,场面气氛陡然凝固。

    听这意思,他已经掌握了不少情况,尤其是这位蔡队长的情况,如果蔡建民拒绝配合的话,他似乎还有权利当场拿下他!

    “蔡队长,蔡建民,你干什么呢你!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堵在这儿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让开,都让开!全部都回去工作去!蔡建民,说你呢,走走走,该干什么干什么去!”

    有个体型富态,身着警服,面带官威的中年人从后面走进审讯室。

    这中年人官职似乎不小,不但喝退了便衣警察,还冲着这位蔡队长一通骂,有眼力见儿的属下赶紧把蔡建民从审讯室里拉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老崔啊,你的这位刑侦队队长,可真够不好说话的啊!”

    “哎呀,年轻人就这臭脾气!……楚处长,老楚,别跟他一般见识,手续不是都办好了吗?人你就带走吧!由你楚处长亲自出面办这件案子,相信用不了两天,真凶就肯定能抓获!”

    这位崔局长笑呵呵的说着玩笑,缓解了之前的凝固气氛。

    而楚处长再度看向我,他表情奇怪,但随后又冲我露出了温雅笑容,我还处在震惊中,一时间竟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不是别人!

    竟是我那位放弃了守护行人派传承法器的老爸,楚三石!

    “走吧,先离开这里再说。”

    解开手铐,打开固定椅,折磨了我三天三夜之后,我终于从这椅子上离开了。

    只是我万万没想到,竟会是以这种方式离开。

    我爸楚三石,竟然是一位神秘的处长?而且就连朔台市警察局局长都不得不给他几分面子?而我,跟二傻子一样,竟然一直都他妈的不知道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