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四十八章 不帮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四十八章 不帮

    下午,我们三人开车返回云山县溪安村。

    鬼兵小若和张伯虽然没能来朔台市,但《行人术数》和五行虚灵罗庚都被他们给带来了,我检查过布袋中的东西,随后挎在了身上。

    回去路上,甄昆很凝重的告诉我,迄今为止发生的事都很古怪,而且南冥村和风水协会的态度,也明显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我问他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甄昆告诉我说,在我被朔台市警方带走之后,岳何川送周慧和张艾艾回去了南冥村,而我被抓的事情就在阴门六派中传了开来!

    只是大家伙第一念头不是想救你,而是……在追究你是否真的杀了人!

    尤其是各派老人,对于这件事意见一致,他们都认为应该先不要插手警方调查,等一个确切结果出来之后,在决定是不是该救你,村长林英对此也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我沉着脸问:“那如果,我被警方给定罪了呢?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那样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岳何川皱着眉头说:“恐怕,小师叔你就要被阴门六派清理门户了!”

    我握紧了拳头,沉默着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南冥村的各派老人竟存着这种念想?他们只要不瞎不傻,只要但凡去现场看上一看,怎么可能会发现不了鬼灵行凶的痕迹?

    甄昆却告诉我,他去凶案现场看了,还真没有鬼灵行凶的痕迹!

    我诧异无比:“这怎么可能?张艾艾的弟弟张大壮已死,并且成了鬼灵噬父噬母,那两人就是他杀的,怎么可能会没有鬼灵行凶的痕迹?”

    “小师叔,这个……确实没有!”

    岳何川尴尬接过话茬:“我是和甄昆一起去的,也仔细检查过那里,现场没有丝毫鬼灵行凶的痕迹!我们怀疑,极有可能是鬼灵附身人体,继而又行凶杀的人。”

    岳何川还告诉了我一件事。

    张艾艾有两个弟子,一个张大壮大学刚毕业,每日游手好闲,如今已死,而另一个弟弟还在就读某地重点高中,只不过这个弟弟张小飞,失踪了!

    我惊讶问:“失踪了?”

    “对,失踪了!”

    岳何川点头,接着又说,在他送周慧和张艾艾回去南冥村后,就已经着手调查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这张小飞失踪的时间,恰巧就在案发的两三天前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他去了哪,也没人知道他之前接触了什么人,这张小飞性格内向孤僻,几乎没有什么朋友,所以直到他失踪两三天了后,学校方面才有所察觉最终报了警。

    我更惊讶了!

    要说这两件事没有联系,恐怕鬼都不信!

    张大壮身死化成鬼灵,而张小飞恰巧此时失踪,远在溪安村的张家父母也在此时被杀,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一个可能……

    张大壮附身弟弟,回到溪安村,亲手杀了自己的父母!

    甄昆沉吟着,告诉了我他的猜测:“我们也是这么怀疑的,眼下也只有这个解释才能说的通,而且亲兄弟间的附身夺舍,血脉精魄契合,也不那么容易发生排斥,所以现场才会没有鬼灵行凶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“那溪安村的村民,有没有人看到张小飞?”我忙问。

    岳何川摇了摇头,他们仔细调查过,也问过,但并没有人看到张小飞回来溪安村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个情况朔台市警方也是明显知道的!

    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警方好像并没有对这方面着重调查,似乎那张小飞失踪了也就失踪了,没有什么紧要一样。

    如今整个老张家,可谓家破人亡啊!

    就照这个情况来看,恐怕那张小飞也是凶多吉少,一家五口,赫然只剩下了张艾艾一人。

    对方何止心狠手辣,简直是歹毒啊!

    我又问:“那张艾艾呢?她知道这个情况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还不知道,我们也没敢告诉她,至于云山县警方还跟没头苍蝇一样,对整个案情丝毫都不了解,张艾艾就算被他们带走配合调查,也应该无从得知这件事。”岳何川说。

    我叹气,能瞒就先瞒着吧!

    她的父母兄弟就算再可恶,她也绝不愿意看到,这些至亲之人因为她而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肥阳孙家……

    真是好一个肥阳孙家啊!

    我咬牙切齿,对于这种传承家族,这种狼心狗肺的人,简直是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难怪老爸会对我提醒,务必要解决好孙家之事,千万不能因此牵连了整个阴门六派,否则届时将会为所有人都招来灾祸。

    甄昆又跟我说,不止是南冥村,风水协会的态度也是暧昧不清。

    宫商羽得知这件事后,虽然托人去了朔台市疏通关系,但结果却都是被挡了回来,宫商羽曾私下里告诉甄昆,这件事里的水很深,有人在借刀杀人,而且借的还是国家机器这把刀!

    对此,宫商羽也觉得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而且风水协会中的各派家族传承,也都采取了观望的态度,并不想将自己置身其中。

    我气笑了问:“也就是说,这次在阴门六派中,是没有人愿意帮我咯?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!”甄昆忙道:“我折纸门甄家,他走阴派岳家,都已经明确表明了态度,会把这件事管到底,我们也坚信你没有杀人!至于其它各家传承,指望不上他们帮忙,但绝对不会落井下石的去害你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吧……”

    我闭上眼睛,靠在座背上,有些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肥阳孙家在拿人命布局,而阴门六派的各家传承,竟然却作壁上观,不管不问。

    我不由得赞叹一声这孙家好大的面子!

    不论阴门六派各家是有意无意,又是否知道内情,他们既然决定不管,那我也不会强求,我会亲手处理好这次肥阳孙家的事。

    回到云山县时,已是下午。

    我以五方鬼兵要术感应着鬼兵林海的位置,我们三人驾车直奔而去。

    林海目前并不在溪安村,随着距离靠近,我也能很清晰的感应到他是被困禁在了某处,遭受着炼魂的折磨。

    果然,这个家伙是被人给抓走了!

    我不停在尝试与鬼兵林海进行沟通,终于,在我们开车驶离云山县,来到周边一个小镇上时,我听到了鬼兵林海的回应。

    “楚天,楚天快救我!”

    “他们……他们想把我炼成鬼灵!楚天,快来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我一边向甄昆指着方向,一边运起五方鬼兵要术,见鬼兵之所见。

    眼前是一片灰雾蒙蒙的空间,不时有浮光掠影闪过。

    在这片空间里,不单单是有着鬼兵林海,四处还充斥着浓郁无比的阴煞阴气,宛如毒蛇般不停侵蚀进鬼兵林海的阴身中,林海表情痛苦狰狞,却无法反抗这些阴煞的侵蚀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