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四十九章 杀人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四十九章 杀人

    我以五方鬼兵要术,得见鬼兵之所见。

    眼前这一幕我再熟悉不过,正是镇魂木中的禁魂空间!

    镇魂木,定阴桩。

    这是肥阳孙家的秘法术数手段,整个阴门六派,唯有他孙家炼制得出这种奇特的定阴桩。

    在这禁魂空间中,那些阴煞宛如拥有了灵性,如同毒蛇般不断侵蚀着林海的阴身,我感觉的到,这是外界有人在施以术数控制,用此祭炼鬼魂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在这片空间中,还有一个个鬼影重重环绕!

    这些鬼影粗略看去,足有十数只,而且全部都是怨灵,它们在绕着鬼兵林海左右飘荡,怨毒眼神死死盯着他,似乎想将林海给吞噬。

    “楚天,救我!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在逼迫我吞噬鬼灵,他们在侵蚀我的神智!”

    林海急切的冲我大叫,他虽然已经竭力抗拒吸收阴煞,竭力避免神智被侵蚀,但当有怨灵扑上来的时候,林海却只能凭借吸收阴煞的力量,才能加以对抗,否则就必将会被怨灵给吞噬。

    要么活着,活着就要吸收阴煞,被阴煞侵蚀神智。

    要么……他就会被吃掉!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

    一只怨灵扑了上来,张开血盆大口,獠牙大嘴,向着林海阴身撕咬而来。

    我冷哼一声,以自身精力增强鬼兵力量!

    林海整个身体一震,立即便将不断侵蚀的黑色阴煞逼退,我向林海招呼一声,夺来鬼兵控制之权,看着那只怨灵已经扑到近前,我双手一握而张开,赫然凝聚一杆虚灵金枪。

    提枪直刺,精准命中这只鬼灵的怨心。

    怨灵凄厉惨嚎一声,整个阴魂之身骤然爆散开来,化成一股股黑色阴气四散而去,而这时,其余的怨灵如同鲨鱼嗅到了血腥味,几乎是一哄而上将那只受创的怨灵分食。

    我提枪而立,冷冷注视着这群鬼灵。

    而这些鬼灵望着林海,眼神中隐隐有些畏惧,一时间不敢再靠近上前。

    “楚天,你咋来那么慢?要是再晚来一会,老子就完了!”

    鬼兵林海发着脾气大叫。

    确实,要是我在晚来一会,这林海就只能靠吸收阴煞对抗怨灵,到时候他自身也必然会成为一只鬼灵。

    我没好气地骂他一声,这能怪我?

    老子还不是一样被困在警察局里?我反问这林海,怎么一点小事都办不好,我让你去溪安村监视,怎么你还被别人给抓了?

    “别提了!”

    林海丧气地说:“老子赶了一天的路,好不容易赶回到溪安村,但谁知道早他妈有人在这等着我呢!老子刚一露面,就被人以术数拘灵,封禁在了镇魂木中!”

    刚一露面就被拘灵了?

    这鬼兵林海也太倒霉了,我有点想笑却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肥阳孙家真是把我给算了个死死的,如果不是有我老爸意外出面救我,我恐怕真的要被他们给玩死了,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!

    鬼兵林海被拘灵,鬼兵小若被偷袭……

    这一切的背后,他们预料了我所有的行动,运筹帷幄,这简直太可怕了!

    林海问我,我现在在哪?

    我告诉他我在赶来的路上,几分钟就会到。

    林海放下心,不过他也提醒我,他赶到溪安村后见到了两个人,一个人是位走阴派弟子,正是那天在警局外窥伺周慧和张艾艾的人,我因为被打断了五方鬼兵要术而没能杀了他,谁想他竟然直接来到溪安村守株待兔了。

    而另一个人,看起来是个十七八岁的孩子。

    只不过特异的是,这个人身上有恶灵附体寄身,这孩子完全被恶灵给控制了。

    我详细问了问那孩子的特征,几乎可以确定就是失踪的张小飞,而那附身的恶灵也正是他的亲哥哥张大壮!

    如果他们都在这里,那刚好可以一网打尽!

    就在这时,镇魂木外传来了对话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还没有将这鬼兵祭炼成鬼灵吗?”

    “快了!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刚接到元武的消息,有位国安局的楚处长将楚天从警察局救了出去,现在已经不知去向了。”

    “楚处长?也姓楚?会是谁?跟他楚天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这也是元武和亮儿担心的事,为免夜长梦多,今晚就必须要动手!我要用这鬼灵反噬,亲手杀了楚天心爱的女人,让他也体会体会什么叫切肤之痛,我还要他在阴门六派中身败名裂!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这就抓紧时间炼魂!”

    话声停止,而镇魂木中,鬼兵林海的压力骤增,被逼到退散的阴煞再度汹涌而至,不但如此,那十数只怨灵也发疯般向林海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切肤之痛?

    我脸色阴沉似水。这帮心狠手辣的歹毒妖人,没本事冲我来,竟然要对我的家人下手!

    他妈的不灭你们孙家,我楚天就枉为行人派传承弟子!

    “楚天,鬼灵!鬼灵!”

    林海大叫提醒。

    我看着眼前扑上来的鬼灵,手中掐诀,默运虚灵火术数。紫青色火焰乍起,随后汹汹燃烧,爆散炸裂成十数团,每一团都精准无误地命中一只怨灵。

    凄厉哀嚎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那一只鬼灵纷纷被焚烧成黑烟飘散,转眼间就已经接连魂飞魄散,彻底化成了虚无。

    “林海,我们到门前了,你在这儿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解决掉这群鬼灵,林海彻底松了口气,总算是没了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我退出鬼兵控制,而此刻,我们所开的轿车正停在一栋小院前,鬼兵林海与走阴派孙家的两人,也正在这小院中。

    甄昆问:“就在这里?”

    我点头:“就在这里!”

    岳何川探头探脑的,看着我们问:“那接下来呢?我们准备干嘛?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我收拾好随身的东西,准备下车。

    岳何川震惊的问:“杀什么?杀谁啊?”

    “看见那小院了吗?”

    甄昆指了指眼前的院落,岳何川点点头,甄昆咧嘴笑道:“这里面有害楚天的罪魁祸首,我们是要进去杀人的!”

    “杀……杀人?”

    岳何川眨着眼睛,说话结结巴巴的,像是还没做好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毕竟还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。

    我走下车时嘱咐岳何川一声,让他留在车上等着不用插手,有我和甄昆也就够了。

    站在小院门前,甄昆自袖中抽出一把纸刀,刀身挥舞,却有种锐不可当的锋利,小院铁门上的铁锁瞬间断成数节,我抬脚猛踢在铁门上,随着“砰”地一声巨响,铁门应声而来。

    走进里面,这是一个普通的住家小院。

    而在一楼的客厅门前,正站有一个面相阴沉的中年人在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我认得这个人的身影,他就是那日在警局门前,操纵鬼灵关涛窥伺我们的人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