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五十二章 禁术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五十二章 禁术

    摘星一枪,不但刺爆了凶灵阴身,重创它的煞根,这禁魂结界也终于无力维持而消散。

    眼前黑暗散去,我的身体又出现在小院客厅中。

    布置八方的定阴桩齐声炸裂,变成腐朽的烂木头,我的眼睛稍稍适应强光,紧忙又找那只凶灵的身影,这时就发现它突然窜向了客厅之外,这只鬼灵此刻竟想逃了!

    但我岂会就让你这么逃了!

    手提虚灵金枪,感应凶灵所在位置,我奋力掷出手中长枪,枪身仿若无物般穿破墙壁,精准无误地扎穿凶灵阴身,随后我急忙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小院中,凶灵被虚灵金枪钉在一棵树上。

    它不停扭动挣扎着身体,发出一声声渗人的凄厉嘶吼,但奈何已经遭受重创的煞根,根本再无力挣脱。

    阳光透过树叶照射,落在凶灵的阴身上。

    “嗤嗤”声不停响起,并伴有黑烟不断消散,这是阳气蒸腾灼烧腐蚀之故,不论是任何阴物也经不起阳光的暴晒。

    就算我不动手,这凶灵用不了多久,也会死在阳气灼烧下。

    但我绝不会给这只凶灵任何可能存活的机会!

    我看着它的阴身表皮脱落,裸露出其下的森森白骨,那一寸寸血肉还在渐渐消融,如雪遇艳阳,它表情痛苦而狰狞,一双猩红眸子仍在散发着嗜血凶光,哪怕是到了此时此刻,这凶灵仍旧有着噬人的欲望。

    我心生一丝悲悯,向它走去,口中喃喃着:“无辜枉死的人啊,为什么你会被人利用被人炼制成了凶魔邪物,为什么你会要落得魂飞魄散的下场?让我来了解的痛苦吧!你虽然没有了来生,但你至少能够从这痛苦中得到解脱……”

    一团虚灵火燃起,在阳光照耀下,这紫青火焰颜色越加深浓,隐隐有着火红金色的影子。

    青色火焰为后天虚灵火,但此刻,却隐隐有了一丝先天真火的意味。

    我轻轻一抛手,这团奇异火焰迎风而涨,化成了硕大的一团虚影火球,瞬间便将整个凶灵吞噬。

    它惨叫着,哀嚎着,折磨着,在烈火虚影焚烧中痛苦无比的挣扎着……

    凶灵的身体在以肉眼可见地速度被焚烧成黑烟,剩下的一堆骨骼徐徐化成了灰烬,随风飘散,不剩一丝痕迹。

    我叹出一口气,心中再度涌出杀机!

    这帮为非作歹,仗持术数为恶为祸的人,我楚天绝对要杀他妈的一个干净!

    从随身布袋中摸出三师敕令灭邪符,我转身而回。

    “达叔……”

    正与甄昆和岳何川斗法纠缠的还有一人,他看起来约有三十岁左右,当他看到已经化成枯骨灰烬的达叔时,失声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甄昆和岳何川则是满脸喜色,没想到我竟然能自行突破禁魂空间结界。

    那人面孔狰狞,愤怒大叫,手持桃木剑连连走阴跑禁忌术数,而甄昆挥舞纸刀,立即仓皇应对,岳何川一个躲闪不及,被阴气凝成的骷髅头咬中胳膊,甄昆大惊失色,立即以手中纸刀劈中那只骷髅头。

    骷髅头爆散成阴气不见,但岳何川的脸色却苍白无比!

    岳何川急忙撸起衣袖察看,就见被骷髅头咬中的部位已然被一种黑气侵蚀,那一片皮肤血肉也正在逐渐变黑坏死。

    “是阴毒!”

    岳何川大叫一声,忙退离战场,躲到一边就地盘坐。

    阴毒侵身,必须及时解决!

    这玩意儿说是阴毒,但其实并不是什么毒物,它是一种极具侵略性的煞气所化。

    而特异的是,这煞气会随着吸收宿主的血肉而不断增强,被阴毒侵身的时间越久,越是难以驱除,更为关键的是随着血肉坏死,骨骼被腐蚀,就绝对无法再生,宿主唯有切割掉被阴毒侵蚀的部位,就算如此能不能保得住命也很难说!

    岳何川运转起走阴派阳咒敕令术数驱除阴毒,以阳咒克制阴咒,也最是简单有效。

    甄昆以纸刀打爆所有骷髅头,反手一刀正砍在正欲施展邪术的走阴派孙家弟子,轻飘飘的纸刀仿佛削铁如泥,几乎没有任何阻碍的,便将那孙家弟子一条手臂斩断,如果不是这人躲闪及时,恐怕都能被甄昆一刀当场给劈成两半!

    手臂摔落,鲜血喷涌。

    孙家弟子尖叫痛呼一声,捂着断臂急忙后退几步,他脸上浮现豆大的汗珠,咬着牙闷哼,脸色苍白如纸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这人仍旧眼神狠厉,憎恨的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我急忙看了看岳何川的情况,虽然他被阴毒侵身,但好在时间很短,而且岳何川的阳咒敕令十分有用,正在逐渐将那些阴毒驱除离体。

    我放下心,起身走向甄昆身边。

    “还不束手就擒?别挣扎了,这样你还能少受一点苦!”

    我看着那孙家弟子,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那孙家弟子嗤笑一声,因剧痛而扭曲的脸上强撑起笑容:“楚天,真是没想到,你还挺厉害的啊!以达叔的术数修为,再加上事先埋伏,这样都杀你不死?”

    “想杀我,就凭你们还不够!”

    我冷哼,随后又说:“现在,乖乖说出来你知道的一切,我们保证不为难你!”

    “不为难我?”那人眼神恨意更盛,狞笑反问:“怎么?你楚天的意思,只要我肯配合,你就能放我一条生路咯?”

    甄昆提刀暴喝:“你做梦!”

    我稍微拦了拦甄昆,让他先别冲动,我继续说:“放你生路是不可能!……不过,只要你愿意说出你知道的一切,我们可以让你死的干脆些,并且保证不拘你的魂魄。”

    听到我的话,这孙家弟子张嘴哈哈大笑,像是听到了笑话一样。

    “孙家子弟,何惧生死!”

    “想拿我的魂魄?你们休想!……不过楚天,你也不用得意,很快我们就会让你付出血的代价,你等着吧!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这人癫狂似的狂笑不止。

    甄昆提起纸刀,冷哼:“都他妈死到临头了,还敢大言不惭!老子这就拿你的魂魄,看你说是不说!”

    我眯了眯眼睛,感觉这人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正在甄昆提刀准备走上前的时候,那孙家弟子嘴角露出狞笑,他丢掉手中的桃木剑,单手掐诀,整个人的身体生机、血肉精魄,哪怕是三魂突然都燃烧了起来,那是一种黑色阴郁发亮的火焰,隐隐竟有着狰狞的怪物形状,其中仿佛有邪魔咆哮,极其的诡异骇人!

    “快躲开!这是走阴派禁忌术数,祭魔阴火!”

    正在以阳咒敕令驱除阴毒的岳何川大叫出声,他望着那人以及那身上的黑色火,面露骇然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