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五十三章 离开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五十三章 离开

    正在甄昆准备提刀杀人拘魂的时候,那孙家弟子突然间单手掐诀,浑身涌出一种奇异的黑色火焰,这是以血祭燃烧身体生机、血肉精魄、以及己身三魂所产生的一种奇异黑色火焰!

    火焰缭绕而起,竟隐隐凝出了一种狰狞的怪物形状,其中更仿佛有邪魔咆哮,极其的诡异骇人!

    岳何川面露骇然,急忙大叫提醒。

    其实不用他提醒,我和甄昆当即也意识到了不妙,我下意识祭出手中神令符,以虚灵火激发三师敕令灭邪符之威,霎时间紫色火焰也汹汹燃起,并伴有白色雷火闪耀。

    就在我刚祭出手中神令符,甄昆被吓得怪叫一声,扭头便跑。

    甄昆先是把我扛起,又用手抓住岳何川的后背,大跨步撒丫子一般奔出这栋楼房,带着我们逃出了小院。

    我们刚离开,身后便出现了异变!

    两股对立的火焰虚影几乎同时汹涌燃起,那火苗甚至将整栋二层楼房笼罩。

    一边纯黑色火焰,狰狞,阴厉,似是魔物;

    一边是紫色火焰,磅礴,至阳,似是神灵;

    两团火焰你来我往,似是水火不容,不停在互相对抗侵蚀,不时出现你压制我一头,我反压制回去的情况,竟隐隐有种势均力敌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心中骇然,这禁忌术数——祭魔阴火,竟能够与三师敕令灭邪符的威力相当?

    这简直强的有点匪夷所思啊!

    要知道,当我拥有修渡天魂、地魂的修为后,所借三师之力明显有了显著提升,而神令符的威力也是翻了一番,可如今,这走阴派弟子的禁忌术数,竟也能够挡得下来?

    更何况现在还是白天,灼日炎炎,阳气蒸腾,本就对阴火有着克制之威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竟也能斗的旗鼓相当?

    我怎能不震惊!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,白色雷火的轰鸣声乍起,噼里啪啦响个不停,跳跃闪烁在阴火之间,倏尔时便已将阴火接连洞穿,祭魔阴火的威力骤然大减。

    有了白色雷火助威,紫色火焰虚影威力大涨,转眼间胜负已分,祭魔阴火完全被吞噬消灭。

    阴火消逝,神令符之威也渐渐敛下。

    这笼罩着整栋楼房的阳火阴火之争,就此结束,我们心中都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岳何川一屁股坐在地上,脸色苍白,大口大口喘着气。

    我蹲下身,检查过他的伤势,又问他情况怎么样,岳何川摆摆手,撑起一丝笑容告诉我说,阴毒已经被他驱除,暂时没事了,只不过怕是要养一阵子。

    甄昆咧嘴笑骂,哪有那么娇贵,不过是阴毒侵体而已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阴毒侵体而已?”岳何川瞪着眼睛大叫:“如果不是我术数修为厉害,反应够快,这阴毒都能要了我的小命了,好不好!”

    “不也没要你的小命?”

    甄昆笑着不停摇头,而岳何川还坐在地上委屈嘟囔,难怪家里人全部都反对他跟着我,原来竟然这么危险,早知道这样就不来了……

    甄昆向他取笑,你要是现在想走也来得及啊!

    岳何川脸上一红,这刚遇到危险就回家,那简直不要太丢脸好吧?家里人还以为他怂了怕了,那以后还不是照样拿他当小孩子看?

    我也笑着摇头,道了声:“你也本来就是小孩子啊!……跟在我身边确实危险,岳小师侄啊,你如果需要回家休养,我可以给你父亲岳渊打电话,让他过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小师叔!你都被甄昆给带坏了你!”岳何川站起来拍拍屁股,他还哼哼着:“我不走,死也不走!”

    我和甄昆哈哈大笑,不过今天这场斗法之险,确实出乎我的意料。

    我本还以为,对付这两个孙家弟子应该能手到擒来,却是没想到他们竟然那么狠辣,不但对别人狠,对自己也够狠,如果不是我灭杀了凶灵,我们真还有可能斗不过他们!

    甄昆看向我,惊叹于我的术数修为进步。

    凶灵逃窜那一刻,他也有留意到,但他没想到,我竟然能独自一人对付得了恶灵,要知道当初我的师父王四可是就死在了凶灵刘英的手里!

    甄昆笑眯眯问我,现如今我的修为实力,恐怕要比王四强的多了吧?

    我勉强露出一抹苦笑,我比师父王四强是强不了多少,这凶灵是恶灵们互相吞噬而来,再加以血肉精魄、三魂血祭才有了这么强的凶威,单论鬼灵之力已达凶灵极限,再近一步便就是邪灵了!

    但说到底,它终究还只是新生的凶灵,无法操控那么强大的鬼灵之力,所以这才给了我一举重创灭杀的机会。

    岳何川忍不住赞叹:“小师叔,那你也很厉害了啊!……我现在对付恶灵还够呛,真是对付一只凶灵,恐怕也只有落跑的份儿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小川,你可别跟这妖孽比,不然你会羞愧而死的!”甄昆大笑。

    我瞪了甄昆一眼,你才是妖孽,你全家都是妖孽!

    我能有现在的术数修为,也是一点一滴拼命修来的,更是不知道历经了几次生死,如果有可能的话,我反倒希望能拥有甄昆或者岳何川那样的生活,继承家族传承的阴门术数,被长辈高人保护在羽翼之下。

    谁又想过这样提心吊胆的生活,那每次与鬼灵动手,都要豁出去性命才能勉强会赢!

    我握紧自己的拳头,目光坚定下来。

    但是我赢了!

    而且会一直赢下去!

    等我解决完孙家,立即就动身去找欧少卿,去救凝舞!

    甄昆向我问:“楚天,现在怎么办?咱们直接杀向肥阳市找姓孙的去?”

    岳何川苍白的脸上一惊,目光看向我,神情紧张。

    我皱着眉头想了想,现在还不是时候!

    那孙家弟子临死前说,他们会让我付出血的代价,我有点担心周慧和张艾艾的情况,再说,虽然这两个阴师已死,但恶灵张大壮以及被附身的张小飞并不在这这里,这也将是一个麻烦!

    甄昆有点不以为然,有甄家和岳家长辈暗中保护,还能有什么危险?

    我摇摇头,还是看过她们在说,不然我总有点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先回云山县!”

    正当我们三个人转身走向轿车的时候,我脑海中突然响起鬼兵林海的大叫声。

    “楚天!你大爷的楚天!你丫是不是把我忘了啊?你他妈在哪呢啊?外面怎么突然没动静了,你咋还不来救我,楚天楚天!!”

    我操!

    差点把这家伙给忘了!

    我急忙跑进小院中,在那栋楼房的一间卧室里,我以鬼兵感应,找到了被紫符封禁的镇魂木。

    揭掉紫符,随手以虚灵火焚烧毁去,我释放出了被封禁在镇魂木中的鬼兵林海。

    “楚天……”

    鬼兵林海哭嚎一声,神情委屈,向我扑来。

    我以五方鬼兵之术直接拘束,让这家伙依附在我身上,转身离开这里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