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五十六章 一起死吧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五十六章 一起死吧

    我与鬼兵林海沟通提醒,让他退开,随后默运起虚灵火术数。

    林海见我们终于赶到,大喜不已,急忙飞身拉开与恶灵的距离,恶灵凄厉咆哮一声,便欲追去,那林海也拿出了拼命的架势,一杆长枪连挥带砸,最后甚至连长枪也干脆不要了,直接就冲着恶灵就给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轻飘飘的长枪毫无威力,被恶灵以鬼爪给拍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只见一团青紫色火焰迎风便涨,瞬间变成了一大团火球,随后陡然炸裂成十数道火焰,似是流星拖尾般,袭击向那只恶灵!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

    恶灵忙不迭地闪身躲避,它卷起阴身飞舞,股股黑气自身上逸散,像是尾影一般。

    但火焰数量太多,恶灵躲过大半火焰,最终还是被剩下的虚灵火给砸中,火焰沾身,如遇磷火般瞬间蔓延它的全身,恶灵顿时发出声声痛苦阴啸。

    鬼兵林海飘飞到我身边,它受伤不轻,已经没有再战之力。

    我以鬼兵术数拘灵,让它依附在我身上先休息,跑到颓败低矮的院墙边,我很轻易地翻身蹿了进去。

    小院中,

    半空的恶灵还在盘旋飞舞,好像火人一般。

    恶灵正在拼命用阴煞消磨虚灵火之威,那燃烧的青紫火焰正在逐渐势弱熄灭。

    在另一边,祖屋中有几个人影。

    我虽然看不真切,但还是分辨出了周慧和张艾艾,在门口有个行尸走肉般的人,正在一步步向着屋中走去,而在这人脚边,躺着两个生死不知的警察。

    一人坐靠在墙根耷拉着脑袋,胸前有个触目惊心的伤口,鲜血不停自他身上流出。

    另一人躺在地上,满嘴鲜血,舌头不翼而飞,他的四肢诡异扭曲,超出了人类活动的极限,像是没了骨头一样。

    两人呼吸微弱,但还有一息尚存。

    这恶灵是张大壮,那这个人影也应该就是张小飞了,只不过……我眉头紧皱,张小飞的情况有些不对,他的身上又极其浓郁的凶煞缠绕,说是人但感觉上更像是一只厉鬼!

    这时,就听见张小飞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姐,别挣扎了,别抵抗了,咱们都去死吧!死了之后,我们一家就能重新在一起了,就能回到以前小时候的日子了!”

    “是爸妈对不起你,是弟弟们不争气,但现在发生的这一切却也都是你的错!”

    “姐,陪我们一起死吧!”

    “姐……”

    张小飞眼睛里渐露凶光,那是一种骇人的血芒,狰狞而恐怖。

    我终于看清仔细,这张小飞已经不是人,他被炼制成了活僵,这是以尸毒攻心引发的僵变,这种僵尸本不难对付,但诡异的是有人竟以某种秘法,将张小飞的三魂封存在僵身中,而且还保留了他的神智!

    僵尸,自起尸便就是有魄无魂,三魂散去,魄残留封闭在尸体内以本能支配尸体行动的怪物。

    因为只剩下本能,所以缺什么补什么。

    而三魂寄托于血液,故而僵尸会袭击人畜补充血肉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的张小飞却明显不同,道是僵尸,却又与僵尸有所区别,有人以秘法封存三魂,强行提升了僵尸的凶厉,让他彻头彻尾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!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我只能想到一个名字!

    藤谷辰!

    这种炼尸养灵的手法,绝对是这位砀山钟派煞鬼门弟子的杰作!

    他难道与肥阳孙家勾结了?

    我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,但这时却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,我从随身布袋中摸出神令符扣在掌心,紧握手中虚灵长枪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小飞,姐可以死,姐也该死!”

    “是姐害了爸妈,也害了你和大壮,姐也没脸再活着!”

    “但是……你能不能放过周慧?这一切都跟她没有关系啊!”

    张艾艾哭声叫着,声音绝望。

    张小飞狞笑:“怎么跟她没关系?她也该死!但我不会轻易杀了她的,你就放心吧,姐!”

    我脸色阴沉,当我不存在吗?

    三步跨过两步,我猛然跺脚踏地,以虚灵土化己身为灵枢,借地气涌动束缚活僵的行动,随后我纵身跃起,挥舞起手中长枪迎头劈落而去。

    张小飞的僵身活动受制,这才徐徐转头看向我。

    嗜血的目子血芒浓重,没有惧意,只有癫狂,他狞笑更浓,裂开的笑容撕裂了嘴角,似乎也一直正在等着我。

    长枪砸落,深深嵌入张小飞的僵身中。

    但却没能把他砸倒,他只是矮了矮身子,而那双血芒双眼仍旧在盯着我。

    “天哥……”

    祖屋里传来周慧惊喜叫声。

    “你们藏好!”

    我头也不回地提醒,随后脸上涌出狠意。

    不躲不闪?

    你僵身够硬是吧?

    嵌入其中的长枪无法拔出,我弃枪之后,在双手之间又凝聚出一把虚灵金枪,枪锋一挑再度刺去。

    这次,张小飞终于动了。

    他的速度极快,快的像是一道黑影,眨眼间就冲到了我的近前,以铁钳般的双手扼向我的喉咙。

    我心中骇然,有地气压制他速度还能这么快?

    我几乎是下意识本能地反应,猛一低身,堪堪避过那双手,再以肩肘撞击向张小飞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,这一撞活像是撞在磐石上。

    张小飞向后倒飞出去,仰面倒地,而我也连连退后了两三步,肩膀和手肘传来阵阵巨痛。

    “真他妈硬!”

    “楚天,你别跟他硬碰硬,这家伙中了十几枪子弹连动都没动,简直他妈的是怪物!”

    鬼兵林海忙跟我提醒。

    我咬紧牙关,老子还就不信这个邪!

    我站定身影,平缓紊乱的气息,凝神静气,喝道:“叩请祖师助弟子灭灵,诛杀凶魔!”

    心神灵台,三师灵位之上,祖师之力磅礴涌现。

    我呼出胸腹中的浊气,握拳之间如有神力,周身纯阳罡气凝聚,渗于血肉,凝于骨骼,我抬眼看向那只从地上直挺挺起身的活僵,迈脚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僵身够硬是吧?

    我握紧手中长枪,还管它什么枪法,这一刻我只当是棍棒一顿挥舞乱砸!

    他妈的老子要是不把你屎给打出来,算你拉的干净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