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五十九章 麻烦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五十九章 麻烦

    甄昆说的是不错,天道无私亦无情,如果我插手其中,就会沾染因果,最后若是不能救这两人,我就要承担害死两位警察的后果。

    但要是让我眼睁睁看着他们死,那我也做不到!

    他们能奋不顾身保护周慧和张艾艾,甚至落得了重伤濒死的下场,那我为什么就不能设法救一救他们?就因害怕沾染因果之力吗?

    见死不救,确实不是会沾染因果,但我心难安!

    我推开甄昆,低喝着让他躲开别拦着。

    甄昆见拦不住我,气的也是直跺脚,骂我怎么这么一根筋,阴门术数也不是什么灵丹妙用,并不能真的能救得了他们,延缓得了一时死命,就算送去了医院,可到时该死还是会死的啊!

    我头也不回地说:“起码我楚天,问心无愧!”

    走到两位警察身边,我先仔细检查了他们的伤势,甄昆跑过来还想说什么,我让他别废话,不帮忙也别拦着我。

    甄昆见我执着,一咬牙也是豁出去了,问我需要他帮什么。

    首先,要确定他们两个没有被尸毒或者阴煞侵身,如果遭遇了任何一种,我就算有天大的能耐,也救不了他们。

    甄昆嘟囔一句,他倒是希望已经被尸毒侵身!

    检查过两位警察的伤势,并没有发觉有尸毒或阴煞的痕迹,只不过他们两个的伤势很不容乐观!

    一人胸骨凹陷,伤及脏器,危在旦夕;

    一人舌头不见,满嘴鲜血,四肢无骨般诡异扭曲;

    两个人的浑身都是血,很难想象这种伤势下,在他们的身体中竟然还有一丝气息尚存,还有微弱生机尚在。

    换做常人的话,恐怕早该死的不能再死了!

    甄昆向我问:“你打算怎么救他们?”

    “剥离三魂,封其精魄,只要三魂不散,精魄尚在,就还有一线生机。”我回答。

    甄昆眼皮一跳,骂了我一声真是胆子肥!

    三魂离身,精魄封存,只会相当于是害了他们,别说这两位重伤了,就算是没有重伤,你这么蛮干的方法也会令他们快速死亡!

    如果搁在平时,这确实是杀人方法。

    但现在不同,两人重伤难治,只能用这不是办法的办法来延缓死命,争取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甄昆鼻孔喘着粗气,暗骂:“你真是疯了!”

    我沉息入腹,凝神静气,从腰间摘下渡魂铃,艰难挤出一丝精气,以虚灵金术数撞击渡魂铃内部,顿时间钟吕之声浩荡传响,我小心控制着引魂铃音,以这招引之音诱他们两人的三魂离体。

    天魂、地魂、人魂飞出,打着旋向铃音源头飞来。

    我急忙取出镇魂木收纳,再以符术封禁镇压,尽量不让魂魄气息逸散回天地,否则这对于他们的魂魄来说也是不能承受之重。

    甄昆小心翼翼接过镇魂木,我再度施展术数。

    封存精魄的术数法门,乃是煞鬼门秘术,好在我精修过五方鬼兵要术,对这秘术也有所了解,我立即着手以秘术封存精魄。

    三魂离体,精魄被封之后,地上的两人身体气息全无,生机也不见。

    他们看起来就像是两具尸体!

    但其实不然,这是一种假死状态,不过如果时间拖的久了,肉身就会真的死去,届时精魄难存会率先消散,三魂无所依托,也会魂归于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我终于支撑不住仰面倒下。

    “楚天!”

    “天哥……”

    甄昆惊呼一声,跑到我身边抱住我倒下的身体,周慧也无心再管张艾艾,连忙跑过来,美眸中急出了泪来,不停关心我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我眼皮沉重,两眼直冒金星,耳朵轰鸣,头晕目眩,还有一种恶心想吐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一阵阵虚脱的汗发出,别提我有多难受了!

    我强忍着不适,已经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甄昆检查过我的身体,告诉周慧说不用担心,我没事,只是过度透支了身体精气,恐怕需要一些时间休养。

    可周慧哪能不担心,一双美眸都急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强撑起一丝笑容,咧了咧嘴巴。

    这时候,远处夜空中警笛声传来,响彻夜空,远远可见还有警灯闪烁。

    是警察赶来了?

    但我们没报警啊!

    甄昆猜测说,溪安村闹了那么大的动静,就算我们没报警,村民们也是会报警的,毕竟老张家的惨死案已经闹的人心惶惶了,再有个风吹草动没有村民报警才是活见鬼呢!

    不过,让我们意外的是,比警察先到一步的是阴门六派。

    听到警笛传来没几分钟,阴门六派的人已经赶到。

    由宫商羽和林英,带着许多阴门弟子,几乎组成了一条车队赶来了溪安村,当他们见到现场情形也是惊得不轻。

    我缓着气,强撑着说话。

    这两位人民警察,希望宫商羽和林英一定要设法救助,以我目前的状态,恐怕我短时间内是办不到了,但他们的伤势却不能再拖!

    想要救人,还务必要以灵媒派术数以及煞鬼门术数相配合!

    宫商羽跟我承诺,他们一定会尽力救人,副会长赤婆身属灵媒派,可用灵媒派术数引三魂归窍,林英这时也忙道,南冥村有煞鬼门传承高人,也可以行秘法滋养那两位警察的精魄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心中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不过我也明白,即便是大家全力配合,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,毕竟那两个警察伤的太重了,能不能活下来真的很难说。

    甄昆简单解释过刚刚的事,便将镇魂木交给了宫商羽。

    众位阴门六派弟子听闻我想救那两人的过程,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样了,别说是有师法祖训,就算没有,恐怕也没几个人敢插手进这样的因果沾染中!

    要知道,这两位还不是普通人,是有着府衙阳刚之气在身的警察。

    所以其中牵扯的因果更重!

    一旦真的没能救得了他们,影响己身的阴门术数修炼也就罢了,更恐怖的,还会影响时运命数以及福寿禄德,而且死后入幽冥也将会遭到这一笔清算!

    幽冥生死册,赏罚分明,功过不相抵,这是阴门弟子大多数人都知道的事情。

    冒这么大的凶险,就为救两个不相干的人?

    他们很不能理解!

    不过我也不需要他们理解,作为行人派传承弟子,若问心有愧,心有难安,那还谈什么阴门术数修行?

    虽然宫商羽和林英,以及诸位阴门弟子来晚了,但我还是向他们致谢。

    宫商羽当即安排人送我们回云山县,至于后面的事,他让我放心交由他们去处理,我郑重地点点头,再次道过一声谢.

    我和甄昆,还有周慧和张艾艾离开了溪安村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宫商羽后来怎么应付的赶来的大批警察,好消息是,后来重伤的两位警察确实奇迹般地救治了回来,但坏消息是,他们一个从此变得疯疯癫癫,不停大叫着有鬼要害他,而另一个,却落得了个瘫痪在床的结局。

    有人恨,有人愁,有人欢喜有人忧……

    直到后来,

    小麻烦终于演变成了大麻烦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