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六十章 问罪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六十章 问罪

    那夜我们离开溪安村后,就连夜返回了云山县。

    我们在云山县一连又呆了三天,这三天里我一直闭关养伤,恢复身体精气,同时我也在进行修渡三魂的最后一步,以天魂运极阳之力,以地魂运极阴之力,重凝阴阳调和衍生太极运转,有此基础之后,将人魂重新育养而诞生,使得三魂一体,凝聚元神。

    我闭关了三天,充耳不闻而身外事,而外面也是着实乱翻了天!

    还是一件一件说起吧……

    甄家、岳家得知周慧和张艾艾无事,简直是松了一口长气!

    这次的危险,可以说他们的疏忽需要负一半责任,尤其是岳渊,简直像是热锅上的蚂蚁,日夜坐立不安,他从甄昆那里得知了事情的经过,那一刻心都要发慌了。

    他担心我的伤势,更担心两个警察的安危,更对那幕后指使布局的人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所幸,周慧和张艾艾无事,才让他心中稍有安慰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那阴门行人派传承之书,他们南冥村走阴派家族,拿在手中修行都会觉得脸上臊的慌,这要是真出了事,他们哪还有脸再借行人派之物!?

    而另一边,周彬也从朔台市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甄昆亲自去接的他,让他和张艾艾小两口团聚,现如今的张艾艾精神似乎有些失常,不但有抑郁症,还有自杀自虐的倾向。

    也是啊!

    换做是谁,遭遇了她家的这种事,恐怕都会无法承受。

    更何况,张艾艾一心一意为自己的家,不惜牺牲自己也要拉抻着弟弟们出人头地,可谁想最后竟会是个家破人亡的结局?

    她却时常蜷缩在角落里,生无可恋的偷偷抽泣着。

    而周彬寸步不离的陪伴着她,因为一到这种时候,张艾艾就会试图自残甚至自杀,借身体的鲜血痛楚,来阻挡心中那令人窒息绝望的痛。

    直到后来,甄昆建议周彬可以带她去找灵媒派赤婆看看。

    灵媒派,阴阳士,行走于黄泉,通达于人间。

    赤婆也道是愿意帮忙,经过以灵媒派术数施法,再加以言语开通,张艾艾的情况这才好了不少,总算……不会再自残甚至自杀了。

    赤婆告诉周彬,这种心结只能由她本人才能结开,外人帮到这里已是极限,以后悉心照顾,慢慢就会好起来的。

    至于溪安村的凶杀案,最后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听闻人说,有国安局的神秘人从云山县调走了全部案卷卷宗,此案件已经不归于云山县警局办理,只是那重伤濒死的两个警察最后成了不好安置的麻烦。

    警察是没法再干了!

    也由国安局出面,为两名警察谋得不少福利,警局里更是为他们记了功,总算是解决了以后生活的麻烦。

    警察受袭,而且其中还有一位刑侦队长,这可令云山县警局震怒不已!

    无论如何这明面上,都要有个合理交代!

    于是乎,整个云山县掀起了一场扫黄打黑风暴,搞的是人心惶惶,像林海组织的那种大黑帮自然是动不了的,负责管理天上人间的顾峰也没放在心上,但小虾米街头混混可是没少抓,一时间云山县的治安都好了不少!

    最后,还有一件大事。

    甄昆向阴门六派指出这一系列的事,都是由肥阳孙家为报复我而设的局,而且是以玩弄人命布的局!

    阴门传承,绝不留叛逆师法之人!

    之前诛杀砀山钟派煞鬼门弟子藤谷辰是为此,远赴杭州诛灭折纸门莫家也是为此,如今走阴派孙家重蹈覆辙,阴门六派不应姑息这等人继续为恶,应当前往肥阳市兴师问罪!

    甄昆说的大义凛然,但诸位各派老人一句反问,顿时让甄昆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证据呢!?”

    别说是甄昆拿不出证据,就算是我,也拿不出任何铁证来。

    但是就算拿不出,难道就不应问罪了?

    可谁想到,不论是南冥村还是风水协会,对于这肥阳孙家都采取了一种观望甚至是包庇的态度,他们的意思很明显,没有证据谈什么问罪?更何况你甄昆也不是话事人,怎么能说去问罪就去问罪?

    而且,还是对一个走阴大家进行问罪?

    那潜在意思很明显,凭你甄昆……还不够资格!

    甄昆恼怒不已,找到林英和宫商羽,这两人的神色也是一脸难办,如果说是有铁证证明,自然应当去孙家问罪,只是……这肥阳孙家可与江南莫家不同,那莫奉天与阴门六派少有联系,更谈不上交情,所以大家前去清理门户自然没什么人情顾忌。

    但这肥阳孙家,那前家主孙文保交友遍天下,堪称广泛,甚至于对于许多阴门弟子还有着恩情!

    想要借阴门之势动孙家,如果没有铁证,起码大半的人都是不愿意出面的!

    说来说去,还是在问证据呢?

    可是哪里有证据!?

    那孙家弟子狠辣无比,对别人狠,对自己更狠,身陷绝境中时,绝对会以走阴派禁忌术数血祭己身,他妈的不是饲灵就是祭魔,哪里还有证据可言?

    仅有一个没血祭自己的,最后还从甄昆手心上逃掉了。

    这可着实让甄昆气恼不已,但也无可奈何,这些个前辈抓着没证据的借口不放,更何况你甄昆既不是话事人,又不是受害者,你来讲什么问罪?

    甄昆被这些人气笑了,他懒得再跟这些人理论,耐心等着我出关之后再谈这件事。

    之后,

    我徐徐睁开眼睛,以仿若新生婴儿般,重新认知这个熟悉却不再熟悉的世界。

    修渡三魂成功,三魂一体,已然凝成元神。

    我身体的方方面面,乃至这个世界都让我有种焕然新生的感觉,终于,我的行人派术数修为超过了师父王四。

    从今天开始,我便能真正的正式掌教行人派!

    我闭关修行了三天,周慧也守了我三天。

    她见我神采奕奕,精神饱满,也不像是有伤的样子,顿时就放下了心,她撅着小嘴看着我,眼睛里又有泪花涌现,显然这几天可没少为我担心。

    我温柔笑着,张开怀抱拥住她,笑骂了她一声傻丫头。

    安慰过周慧后,周慧告诉了我一个消息。

    肥阳孙家的人来了云山县,道是要让南冥村折纸门甄家给出一个说法,为什么要造谣污蔑他孙家叛逆师法?他孙家又何时以人命布局谋害阴门弟子了!?

    我皱起眉头,问那些人现在在哪儿?

    周慧忙说:“他们很多人好像都去了风水协会,甄昆和岳何川也都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这还没去找他肥阳孙家,他们竟然敢来倒打一耙!?

    我倒要看看这孙家狗嘴里,能吐出什么象牙来!

    我让周慧跟周彬和张艾艾在一起等我,我去一趟风水协会,周慧担心问我,会不会还有什么麻烦?我咧嘴笑了笑,让她放心,能会有什么麻烦,我去去就回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