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六十一章 帮凶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六十一章 帮凶

    拥有渡三魂修为之后,这世间一切对于我而言,都隐隐变得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世界仍旧是那个世界,而我却仿佛不再是我。

    并不是世界发生了变化,而是我看待这个世界的视角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打个不是很恰当的比方,以前的我就相当于是一个蚂蚁,以蚂蚁的视角看这个世界,只有长度和宽度,只有上下左右,只是存在于一个平面上,而现在我跳出了视角的局限,认知了自身究竟是何种存在,也认知了这世界的本来样貌。

    随着我的动念,以元神感应,身遭周围一切渐渐映入脑海之中,我不用回头去看,就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,什么人正在走来。

    虽然这并没有让我变得有很大不同,但我像是从蒙昧状态中,恍然清晰过来,我还是那位阴门行人派弟子,但区别于以前,我清晰了何为阴门、何为术数,我的术数修为并没有精深多少,可如今运用术数的手段却已经今非昔比。

    难怪阴门六派,都需要达到一定修为境界之后,方可出师自立。

    现在的我才理解到,那是雾里看花与直达本质的区别,正是这一步之差,古往今来不知道将多少天才阴门弟子挡在宗师门外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一步之差,同样的虚灵火术数,我与大师伯欧少卿施展起来,却会有这么大的不同。

    走在街上,我打车直奔风水协会。

    再次来到那栋高楼大厦前,我抬头看去,目光落在十六楼,以元神感应凝望,一层层无形阻隔骤然压迫在我的元神上,越是到高处,这无形压迫越是强大,甚至令我心中有股惶惶的感觉,这是元神之力离体太远的征兆。

    我收起元神感应,老老实实走进大厦里乘电梯直上十六楼。

    刚一出电梯,映入眼帘的,便就是古色古香的那一副牌匾,上书苍劲有力的四字——山河灵动。

    搁在以前,我只觉得这四字书法写的好,起码我是写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但如今,我下意识以元神观望,扑面而来竟有一股天地苍茫气息涌出,仿佛那四字真就化成了千里巍峨山川,化成了灵秀山河!

    我身心一震,不由得惊讶,写下这幅字的人绝不是普通人!

    就算是我,也不可能将山川地气融入到书法中,我想破脑袋也想不出,会是什么人写的,他又是如何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我道是来了位高人,原来是楚师侄!”

    宫商羽的声音响起,他向着我走过来,边打量我边赞道:“不错不错!……楚师侄,现如今你应该拥有渡三魂修为了吧?行人派有你这位三十四代弟子,恢复往昔传承门楣,也是指日可待啊!”

    我谦虚笑了笑,尊敬称了一声:“宫师叔。”

    宫商羽问我,是不是也得知了肥阳孙家来人的消息,所以特意赶来的?

    我点点头,这件事我是受害苦主,怎么能不来?

    宫商羽稍稍沉吟,还是向我委婉地劝了劝,他说肥阳孙家不是一般传承家族,乃是当今走阴大家,亦是阴门六派的中坚力量,大家同为阴门六派弟子,冤家宜解不宜结啊!

    宫商羽话里话外的意思,都在劝着我与其苦苦相逼,不如各退一步,毕竟人家爹孙文保都死在了我行人派手里!

    这阴门传承,可不是讲私人恩怨的地方啊!

    我眉头轻皱,倒是有些听不懂宫商羽说这番话的用意了,我开门见山的问他,我楚天难道不应该向他孙家兴师问罪吗?

    先有孙文保的阴师弟子害死了我爷爷,再有孙文保差点害死周慧,最后他们还想对我痛下杀手!

    当日在阴门六派面前,我已经放过他孙家一次,并且还容许了他孙家为孙文保收殓安葬,可时至今日,他们竟然不知道好歹,竟还想设计布局害我,杀我的家人,我倒是想反问一句,这究竟是谁在苦苦相逼?

    宫商羽脸上尴尬,他这个和事佬也是很难办!

    宫商羽劝道:“魂魄变鬼灵,便就是小怨积大怨,进而凝怨心生煞根,这道理楚师侄难道不明白吗?你和我这私下里,咱们就不摆场面话的道道了,权当是我这长辈叔伯对你这子侄晚辈说的关心话儿。”

    “楚天,这孙家不好动,他们是经营了几代人的大家族,势力强大,而且根深蒂固!……阴门六派眼下面临的情况,你也都了解,正处于恢复整合的关键时期,林英在努力,我也在尝试,这其中更少不了你行人派楚天的点头同意,也少不了他肥阳孙家的支持,所以眼下我希望你们都能各退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啊,你听我一句劝,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!肥阳孙家如果真的滥用禁忌术数,叛逆师法,我和林英都绝对会给你行人派一个交代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听完宫商羽这么一番话,我眉头深深皱起。

    我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位令我尊敬的前辈,别人都杀到我门前了,他竟然还想要我忍下这口气?

    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?

    我不由得觉得好笑,这孙家敢动我一次,就敢动我第二次,十年?

    我能在他孙家手下活十年那么久吗?

    我家人能在他孙家手下活十年那么久吗?

    今日幸亏是还有老爸楚三石出面帮我救我,那么下一次呢?我还能指望谁来救我帮我?

    指望阴门六派吗!?

    听着我的反问,宫商羽脸上尴尬,他还是希望我能顾全大局,而且人孙家毕竟爹都已经死在我手上了,还是有其情可原的地方……

    我握紧拳头,看着宫商羽说:“大局?他爹孙文保的死是该死,杀他十次都不够!我倒是看不懂,这哪里有其情可原的地方!?”

    宫商羽老脸一红,尴尬不已,不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我松开紧握的拳头,平复情绪,面无表情又道:“宫前辈,说来说去,还不是你和林前辈不信任我楚天?肥阳孙家拿人命布局害我,以邪法想杀我家人,这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事实!我不管你们是真糊涂,还是装糊涂,我都必须要孙家付出代价来!”

    “如果其它各派不想管这件事,那我行人派自己来办!我行人派三十四代传承弟子楚天,就是要为阴门清理门户,就是要让他肥阳孙家自阴门六派中除名!”

    我不再与这位风水协会会长多说什么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临走时,我又向他留下一句话。

    诛杀叛逆阴门传承的妖人,诛灭背叛师门的弟子,可不是什么抓小偷,捉人犯,非要讲究一个铁证才能判罪,就以阴门术数而言,有太多太多的办法销毁证据,如果纵容别人为恶犯罪,那我们与帮凶又有什么区别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