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六十二章 让座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六十二章 让座

    经过前台,前台小姐却是没换,还是那个模样俊俏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她看着我莫名有些紧张,似乎还有点害怕,我是不知道她在怕什么,留给了她一个点头微笑。

    肥阳孙家来人,正在当初的那间会议室里。

    门口有两个风水协会弟子在守着,他们倒是认识我,没有阻拦。

    我推开而入,此刻会议室中正坐了一个满满当当,不但有南冥村和风水协会中的各派高人在场,还有不少道不上姓名的生面孔。

    我奇怪的皱起眉,这些人我还从没见过。

    既不是南冥村的人,也不像是风水协会中的人,看他们淡定自若的模样,似乎也是术数修为不浅。

    甄昆走上来迎我,面带着惊喜笑容,他低声的悄悄与我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可终于来了!我这边都要下不来台了!”

    “他们很难对付吗?”

    “倒是不难对付,关键是自己人胳膊肘朝外拐!”

    甄昆气恨咬牙,我心中暗叹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我早有预料,而且就从宫商羽的交谈中也能看的出来,连这位大会长都委婉劝我,可想而知,其他人会是怎样的态度!

    我奇怪问:“那些人……全部都是孙家人?来的可够多的啊!”

    “不是!孙家就来了一个人,孙元武和孙亮都没来,来的听说是孙家的一个长辈管家,看着就像是一个笑面虎,能言善道的,还让别人挑不出毛病来,而且他与阴门各家的交情也不浅!”

    甄昆提醒我一声,随后又告诉我,至于其他人,都是宫商羽新拉进来的阴门传承家族。

    我明白过来,上次奔赴江南诛灭莫家,宫商羽携风水协会弟子,可是拜访了不少当地的传承家族,并且把他们招进了风水协会,名曰方便阴门弟子间的相互沟通交流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他们竟也来凑了热闹!

    人太多,根本没有我的座位,我站在一边没来得及说话,庄清非竟然挑事:“在座除了远客就是高人,恐怕没有地方给某人加椅子了。”

    我自顾自走过去,走到首座旁边下手位的他身边。

    庄清非愣了愣,不明白我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我笑眯眯地说:“庄副会长,那就请你让个座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庄清非的和蔼笑容僵在脸上,逐渐阴沉。

    我清了清嗓子,又道:“我说,请你,让座!听清楚了吗!?”

    “放肆!你有什么资格让我给你让座?”庄清非脸色阴沉似水,浑浊的老眼里有凶光冒出,他恨不能杀了我。

    我笑容更浓,看着他说:“就凭我代表着整个行人派,就凭我是话事人!……请你,让座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庄清非恼羞成怒,正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我立即运用起以三魂凝聚过之后的元神之力,压迫向庄清非的三魂!

    我可是一路出生入死,历经险境磨难,从妖魔鬼邪的尸体上走过来的人,自凝聚元神之后,我的元神中就自带有一股杀伐果断的凌厉气势,而这庄清非,不过是凭资历爬上副会长的位置,其本人阴门术数修为简直不堪入目,怕是连岳何川都比不上!

    庄清非摆架子吓唬刚入门的弟子还行,但面对我,尤其是现在的我,他就只有恐惧的份儿!

    对这个家伙,我早就心生不满了!

    从藤谷辰的事件开始,到插手鬼兵林海顾峰整顿黑帮,再到江南掌管风水协会的不作为,最后甚至支走了保护周慧和张艾艾的甄思淳,我懒得追究这老不死的家伙到底是不是故意,但我绝对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!

    元神之力压迫向庄清非的三魂,那股杀伐果断的威势瞬间印入他的魂魄中,顿时间混沌恐噩的感觉出现,令庄清非浑身颤抖不已,脑门上冷汗都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仿佛看到了凶神恶煞的鬼灵,凶残无比的上古凶兽,这些被我斩杀诛灭过的邪魔,那雄伟凌厉之威,直接作用在他的三魂之上!

    “楚师侄!”

    坐在另一侧的斩妖门宗师林英低喝一声,这低喝破除了元神之力的压迫。

    庄清非心有余悸地喘着粗气,不敢再对视我的眼睛。

    林英微微皱眉,又对我讶异道:“你已经有渡三魂修为了!?……不过,这里是风水协会,你可不要为难庄师弟,客大压主啊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为难‘庄前辈’啊!”

    庄前辈那三个字,我咬的很重,随后我又笑眯眯地说:“今天议事,我可是当事人之一,更何况以我代表行人派的身份,还不能让庄大副会长让个座吗!?难道要让我行人派站着听你们说话不成!?”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看我,目光顿时有些变了!

    有人震惊,有人惊喜,有人皱眉,有人面带不善,一时间神色各异……

    没错!

    我就是要来个下马威!

    我要让这些人知道,行人派虽然仅剩我一个传承弟子,但如今我已经有了掌教的资格和修为,行人派虽然式微,但开枝散叶、恢复传承门楣是迟早的事情!

    我要让他明白,以后的行人派,可不是谁都能算计欺负的,再想要骑到我头上拉屎,也要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格!

    “庄师弟,给楚师侄让个座吧!”

    宫商羽这时推门走进来,他边走向首座边说道:“楚师侄说的不错,以他的修为身份,更何况又是当事人,你理所应当为他让个座。”

    庄清非老脸通红,强忍着还没有发作。

    在众目睽睽之下,这个座他不想让也不能让,否则以后他的脸面该放到哪里去?

    我咧嘴轻笑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我给他时间,也给他酝酿的机会,我倒要看看你庄清非是忍着还是发飙?

    短短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,但却像是度秒如年那样难熬。

    终于,庄清非收敛下脸上的羞恼怒火。

    他渐渐站起身来,默不作声走到宫商羽身后站立,他表情恢复了平静,甚至就连眼神也不再凶光外露,虽然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,但是这种情境下猜也能猜得到。

    现在所有人都到齐了。

    宫商羽先请孙家来人说话,那人是位五十多岁的老者,看起来精神烁烁,身子板也很硬朗,满头白发打理地一丝不苟,像是甄昆所说,他确实看起来像是笑面虎一样的人物,满脸和善的笑容,却敛不住他眼睛中的深沉,一看就知道是个极有城府的人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