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六十三章 黑白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紧急公告: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:求书帮https://www.qiushubang.com/

第二百六十三章 黑白

    他名叫孙继华,自称孙氏管家,目前替两位少爷打理着家中事。

    此次来风水协会,是因为听闻有同道在传,他肥阳孙家以人命设局谋害行人派楚天,而且折纸门甄家正在想借阴门之势,对他孙家兴师问罪。

    孙继华遍布皱纹的老脸上流露出扼腕叹息和不可思议!

    他又道,两位少爷已经坦然接受父亲的死,也为父亲和师兄叛逆师法传承做过的事,感到羞愧难当,实在无颜面对诸位阴门同道!

    所以,他们在家禁闭思过,不参与同道交流,更不曾收徒传法,甚至都不曾离开过肥阳市一步!

    这一点,多位阴门同道都可以证明!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啊……

    这人在家中坐,可祸从天上来啊!

    孙继华重重叹息,面容忿忿,像带着天大委屈般地恨恨又道:“我走阴派孙氏家族,曾几何时,设计过,布局过,谋害过,行人派的楚天道友?这话是谁传的,这谣是谁造的?我孙家虽身为罪人,但也绝不能接受这样的栽赃和羞辱!还请宫前辈、林前辈、以及在场的诸位同道,还我孙家一个公道!”

    一番长篇大论,讲的是那个冤天屈地啊!

    仿佛他孙家都快要被冤死了一样!

    连我都要忍不住夸奖,你他妈可真的巧舌如簧啊!

    这黑的都快要被你说成白的了!

    在场诸位阴门同道神色各异,令我非常惊讶的是,竟有不少人暗自点头,看样子是真相信了孙继华的话,不少人的目光落到甄家人身上,落到甄昆的身上,我受伤闭门的这三天里,一直都是甄昆在联系着阴门各派,那些话自然是他说的。

    甄家人脸色难堪,不知该怎么反驳这些话,甄昆恼怒不已,握紧拳头当场暴吼:“去你妈的公道!别在这儿装委屈卖可怜,明明是你们颠倒是非,混淆视听,你们还好意思说的出口冤枉?你们的良心不痛吗?就不怕阴门祖师在天之灵,对你们这些卑劣的人施以天罚吗!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在场的人都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尤其是宫商羽和林英,眉头几乎快皱成了川字,现在可不是打骂仗的时候!

    “甄昆,坐下!”

    甄家二大爷甄思明沉喝,甄昆虽然气愤难平,但最后还是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甄思明冷冷看了一眼孙继华,最后又看向我,他面色稍缓,平静的问:“楚师侄,这究竟到底怎么回事,你是当事人,你来说个清楚吧!”

    宫商羽点头:“楚师侄,由你来讲吧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向我,也终于,是轮到我说话了。

    我清了清嗓子,整件事情很简单,但那煞费苦心布局的人,用心之险恶,手段之狠辣,却是我平生仅见!

    从选中张艾艾开始,到一步步残害她身边的人,杀害她的家人,全部都以术数手段拘灵拿魂用来炼制鬼灵,但目的却只有一个,就是借张艾艾接近周彬,最后引我出面,栽赃给我杀人害命的罪名!

    当我被抓进朔台市警局后,他们以鬼灵窥伺,伏击我的随身鬼兵,伏击我的身边家人,他们甚至还想将我的鬼兵炼制成凶灵,借此栽赃陷害我,他们不但是要我背负杀人罪名,更是想让我背上炼制鬼兵为恶为祸的罪名。

    他们,是想让我身败名裂!

    后来我从警局脱身,诛杀了两个孙家弟子,救回我的鬼兵,也灭杀了八只恶灵,而那两人以己身三魂精魄血祭,施展了禁忌邪术,险些没有拉我和甄昆还有岳何川陪葬!

    最后,溪安村。

    有人控制鬼灵引周慧和张艾艾现身,并在暗中以棺钉索向我偷袭,幸亏有甄昆在一旁掩护,但最后还是让那人给逃了,另有一人救走了他。

    叙述完之前的事,我看向宫商羽和林英。

    我所说的事,有折纸门甄昆和走阴派岳何川可以证明,而且那些人多次自称孙家子弟,甄昆和岳何川也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岳何川举手站起身,不停点头地认真说:“我证明,我证明!那些人确实是那么说的!”

    这股少年可爱劲,不由得令大家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走阴派岳家人神情有些尴尬,但见此,也没好训斥岳何川。

    宫商羽示意岳何川坐下,又看向甄昆,甄昆点头说:“我也亲耳听到,他们自称是肥阳孙家弟子!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这绝对是有人栽赃,有人陷害我们孙家!”

    孙继华直呼不可能,随后又说:“走阴派孙氏所有弟子,每一人都有收录名册,阴门各派都有类似的师规,遵师法,行戒规,录名册,之后才能成为阴门弟子,否则是不能传授阴门术数的!”

    “而我孙氏弟子,除了已经亡故的人,都可以找的出活人来,怎么可能会被你们诛灭呢?各位同道如果不信,可随我回肥阳市进行确认,绝不会少了任何一个人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我冷笑看去:“我行人派怎么就没名册?”

    林英咳嗽一声解释,阴门各派确实有类似师规,这是传法郑重的一种体现,也为上达祖师天听,至于行人派没有,是因为王四临死传法,这是一个破例的意外而已。

    其他人纷纷点头,都道确实是这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而且看孙继华有恃无恐的样子,似乎压根不怕有人去查验去确认,也不像是在说假话。

    孙继华看着我又问:“楚天道友,我能否请问,你知道他们姓甚名谁吗?你又有没有证据证明,你所说的那两个人是我孙家人?

    “我虽然不知道他们的名字,也没有证据,但我知道他们施展的术数!”我回答。

    孙继华“哦”了一声,道了声:“愿闻其详。”

    我以手指敲着桌子,向他问:“以八根镇魂木、定阴桩为阵基,所施展出的术数禁魂结界,是你们肥阳孙家的秘术吧?血祭术数祭魔阴火,也是你们孙家的禁忌术数吧?”

    “这个,我就有点听不懂了……”

    孙继华深邃的眼睛中流露出一抹难以察觉的嘲讽意味,他笑出声说:“祭魔阴火并不是我孙家禁忌术数,而是整个走阴派的禁忌术数,这是上古祖师留下的传承术数,之所以列位禁忌,是因为此法过于阴损歹邪,借邪魔之力消灭邪魔,实则却也是与邪魔为伍了,非我辈阴门弟子所能为,故而列位禁忌!”

    “至于……禁魂结界,恕我孤陋寡闻,我服侍孙家大半辈子了,同时我也是肥阳孙家弟子,却也从未听说过这结界术数的名号!请问楚天道友,既然是以八根镇魂木为阵基,那么敢问,八根镇魂木在哪里?”

【紧急通告】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,请记住备用站【求书帮】网址: m.qiushubang.com 一秒记住、永不丢失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