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六十四章 找证据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六十四章 找证据

    “请问楚天道友,既然是以八根镇魂木为阵基,那么敢问,八根镇魂木在哪里?”孙继华深邃的眼睛中流露出一抹难以察觉的嘲讽意味。

    我面无表情回答:“八根镇魂木都毁在祭魔阴火之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没证据的事情咯?”孙继华反问。

    岳何川忍不住出声:“可那确实是以八根定阴桩施展出的走阴派术数结界!我亲眼所见的,绝不会错!”

    真昆仑也点头道:“不错,我还曾毁掉过一根,只是没能破阵!”

    “这位小阴师,这位甄道友,是八根定阴桩,而并非八根镇魂木,对吗?”孙继华抓住了问题重点。

    岳何川张了张嘴,一时间没敢轻易说话,他也知道这个问题很关键。

    甄昆也紧皱眉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宫商羽和林英沉声催促,让他们快些回答。

    岳何川咽下口水,小声地老实说:“我……我只认识那是定阴桩布下的术数结界,也不确定是不是镇魂木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确定啊!这个不确定可就难办咯!”

    孙继华故作为难,他向着诸位阴门同道又说:“就从这些情况看,并不能确定那两人究竟是谁!可你们怎么能断言,就一定是我孙家弟子呢?就仅凭他们自说自话吗?说是以镇魂木为阵基的结界术数,可是你们又拿不出八根镇魂木作为证据!

    “若说走阴派结界术数,各家有各法,你岳氏家族也有啊!怎么能就一口咬定,是我孙家的禁魂结界呢?更何况,我孙家本就没有此种以八根镇魂木为阵基的结界术数,在场不少与我孙家有深交的阴门道友,都是有所了解,也都可以为我孙家作证的!”

    随着孙继华话音落下,在场与孙家有结交的各派老人也纷纷出声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与肥阳孙家结交几十年,从未听说过什么禁魂结界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走阴派以定阴桩布下的结界术数是有不少,但据我所了解,以走阴派城关付家最善结界术数,可他们也至少需要一十八根定阴桩方能施展!八根……张的开术数结界吗?”

    “在场的都是自祖辈传承下来的阴门术数,各家有什么看门手段,几乎都是清楚的!我也没听说过孙家此种禁魂结界!”

    “同样没听过!行人派楚天,你可别信口胡言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们无一例外地帮衬着孙家说话!

    我的处境,顿时变得艰难!

    一方面,是他们与肥阳孙家交情不浅,另一方面,他们也不会在这种时候说假话,道是闻所未闻,那确实就是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我看向孙继华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孙继华也在看着我,他始终保持着令人亲近的笑容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这家伙的嘴确实能说!

    好一个红口白牙!

    这时候跟他们纠缠起证据来,是对我非常不利的,因为我没有证据,而那些施展邪术的孙家弟子也都死了,还是死不见尸,而且即便是有尸体,也是死无对证的事情!

    甄昆愤怒的握紧拳头,眸子里简直快要喷出火来。

    岳何川心性单纯,当即又站起身指着孙继华说:“你怎么能说谎呢?那明明就是你走阴孙家的结界术数,那两人也明明就是你孙家弟子,你还不承认!?”

    “小阴师呀,莫须有的事情,如何让我承认?更何况还是这种事情啊!”孙继华苦笑摇头,又道:“我孙家若是担下罪名,这有人可就要灭我孙家满门咯!到时候,阴门可就再无肥阳孙家这一系传承了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岳何川气的直咬牙。

    “川儿,坐下!不许再插口!”

    有岳家长辈出言呵斥,岳何川不得不坐了下来,他鼓着腮帮子,鼻孔哼着气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看向我,那意思似乎是想问我还有什么好说。

    事情发展到此刻竟峰回路转!

    好像我才是坏人,好像我才是想栽赃陷害他们肥阳孙家的人,好像我才是那个想致他们孙家于死地的人。

    我以手指敲着桌子,向大家说道:“甭管他再怎么巧舌如簧,事实就是事实!那以人命布局,残害一家四口的凶手,拿魂养灵炼尸的人,就是他们孙家人!……你们想要证据是吧?我会给你们找出证据的!”

    我停下手指敲桌子的动作,一推桌子,从椅子上站起身,转身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大家都明白这事并没有一个了解。

    林英张张嘴,最终还是没有叫住我。

    宫商羽摇头叹气,满脸苦涩。

    “楚天道友,我很能理解你被人算计的心情,我也很希望你能找到证据,到时候也就能证明我肥阳孙家清白了!我可在肥阳市等着你哦……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孙继华轻飘飘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话听我耳中,像是嘲讽,似是挑衅,有些刺耳。

    我听明白了他话中隐藏的含义,他会在肥阳市等我,那意思摆明了就是,他会等着我去找上他们孙家!

    离开会议室,身后甄昆和岳何川追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电梯口,甄昆一把拉住我,问我难道就这么算了吗?就这么任由他颠倒黑白?

    岳何川也气恨道,不能就这么算了啊!

    我看着他们,不算了又还能怎样?

    这场戏要是再继续让孙家的老家伙演下去,只会越来越迎得阴门六派的可怜和信任,我可没兴趣陪着他表演。

    “那藤谷辰呢!?”

    甄昆问我:“他藤谷辰明显有与肥阳孙家勾结的迹象,活僵肯定就是他的杰作!害死了那么多人,难不成真的就这么放过他们!?”

    我长长叹了一口气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大势不在我,即便说再多也没有用,只会招人非议,就是再不想放过,也只能暂时放过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叮……”

    电梯门打开,我步入进去,他们也跟上来。

    我皱眉,问他们还跟着我干嘛?

    甄昆咧嘴一笑:“我是想看看某人想干什么!别告诉我,某人真就这么算了!”

    “小师叔小师叔……”

    岳何川一脸兴奋:“你是不是已经有什么打算了?快告诉我们!”

    “没打算,你给我老实回家修炼《行人术数》去!”

    我瞪了岳何川一眼。

    就是有打算,我也不会告诉他们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我行人派与他走阴孙家的恩怨,不宜让别人再牵扯其中,更何况这里面还会有很大的凶险!

    离开风水协会所在大厦。

    甄昆和岳何川被家中长辈叫了回去,临走时,他们叮嘱我,大家是兄弟,有需要帮忙的地方,就一定要找他们!

    我心中感动,点点头。

    打车返回,我找到周慧、周彬和张艾艾,我们已经没有再云山县呆下去的必要,是时候该回去了。

    一个电话叫来顾峰。

    顾峰见到我之后,尊敬称呼了声:“天哥!”

    我向他问了几个鬼兵林海关心的问题,他告诉我们家里一切都好,没发生什么事儿,我又安排他,派人留意下孙继华的动向,等他离开云山县后就不用再跟着了。

    顾峰道了声明白。

    我又让他安排人送我们回北邙村,很快,我们就分乘两辆车驶离了云山县。

    在路上,我用直板老爷机联系了我的父亲楚三石。

    这阴门六派的毒瘤,我绝对要将它给剜除了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