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六十五章 资料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六十五章 资料

    回到北邙村时,正值中午。

    与那两个开车小弟道过谢,本想留他们在家中吃饭,谁知他们很惶恐不安的客气婉拒,送我们回来的任务完成后立马扭头开车就走。

    鬼兵林海笑着跟我说,跟他们不用那么客气,这都是他们应该做的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我以鬼兵感应,发觉小若正在家中,她的鬼魂气息有些微弱,显然受伤不轻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,

    周慧带着张艾艾张罗做饭,而周彬寸步不离的跟着。

    张艾艾的这受到重大打击留下的心理疾症,恐怕一年半载是别想好了,周慧与我商量,要不留她哥哥和嫂子在家中长住一段时间,也方便照顾。

    我点头同意,是应该留他们住一阵子。

    一来,可以和周慧有个伴儿,二来,眼下危险并没有完全解决,让他们就这么回周棚村我也不放心,况且张艾艾又是眼下这种状况。

    我走进祭堂中,见到了鬼兵小若,她的阴身飘忽,欲散而未散,这伤势比想象中还要重一些!

    我以五方鬼兵要术,助她稳固阴身,并且以自身精力,帮她恢复伤势,小若的情况这才有所好转,只不过想彻底恢复还需要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我让鬼兵小若和鬼兵林海都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供桌上有三师灵位,它们可借三师庇佑恢复伤势,也可借三师香火弥补阴身,当然这前提是三师灵位认可它们。

    我恭敬无比上香祭拜,得到三师应允之后,我放下心。

    吃过饭,周慧和张艾艾收拾家务。

    突然多了两个人,还要腾房间、准备很多的东西,周慧还塞给了周彬五万块钱,这是用来准备婚礼和装修房子的钱。

    周彬脸上发窘,很是不好意思,但最终还是接了过去。

    家里还缺什么东西,就让周彬去附近的镇子上买,而我接了个电话后,便离开了家中。

    在村子中央,经过那口枯井,我看到祖庙门前站着一个身影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与他并肩而站,祖庙经过这么多天的修缮,基本上已经搞的差不多了,圣尊巡天大神的神像已经立起,只是还是没有上彩绘,这次的神像可不是泥塑的,而是石雕的!

    所以,如今大神看起来很是威严庄重!

    那塑神像的师傅手艺也没的说,这雕刻成形之后,很是栩栩如生!

    我说:“我还以为,您到夜里才能赶到呢!”

    “亲儿子张口有求,我这当爹的还能不快点赶过来?”老爸楚三石笑道。

    我嘿嘿笑了笑:“爸,我是真需要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先进去给大神敬香吧!”

    老爸楚三石走在前,我侧后一步紧跟,踏进大殿中时,李老头和巫算子注意到了我们,赶紧走过来。

    简单寒暄过后,李老头取来长香点燃,交给我和我爸手中。

    我们父子以师礼向圣尊巡天大神叩拜,敬香之后,老爸楚三石从李老头那里买了些黄纸冥钞小鞭炮,又要了一瓶农村自酿的劣质白酒,我们提着东西离开祖庙去向北邙山。

    老爸回来一趟,自然也要去祭拜爷爷的坟。

    在北邙山,老爸楚三石跪在爷爷墓前,燃起黄纸冥钞,为爷爷敬上一杯酒,而我点了小鞭炮,又为爷爷的坟头填了几铲土。

    祭拜过爷爷之后,老爸用树枝挑动着未燃尽的黄纸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需要知道的,直接说吧!”老爸头也不回地说。

    他让我直接说,那我也就直接说。

    我需要走阴派肥阳孙家的全部资料,而且是尽可能详细的资料,老爸楚三石笑出声,问我是不是阴门六派中意见不合,不愿意对肥阳孙家动手?

    我无奈点头,那帮人我压根就指望不上。

    老爸楚三石从公文包里取出资料夹扔给我,并告诉我,他能搜集到的关于肥阳孙家的资料都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我诧异不已:“你都准备好了?”

    “废话!等你这傻儿子开口再准备,恐怕黄花菜都要凉了!”老爸笑骂我一声,随后又提醒说:“不过肥阳孙家,不好动!但这问题,却必须要解决!……小天,你是要自己一个人去吗?”

    我再次点头,阴门六派指望不了,我也只能一个人去了。

    我是不可能再放任他们继续的肆无忌惮!

    老爸楚三石沉吟,一个人可干不了那么多的事,他说他能帮我解决掉那些小杂鱼,但是孙家的主要中坚力量,他应付起来也会很吃力,所以能帮的就不多了,而且也会引起别有用心的人注意。

    主要中坚力量?

    我翻开手中的资料,仔细认真的观看。

    老爸接着又说,他们总共有七人,其中两人已经死在我的手中,还有另外五人,分别是孙家两兄弟,以及孙继华,还有孙文保的亲传关门弟子龙飞,最后一人是孙文保的师弟郑茂才。

    在这些人中,以那位亲传弟子龙飞与藤谷辰有着颇深的私交!

    “龙飞?”

    我急忙翻过前面的资料,找到关于龙飞那一页。

    关于这个人的背景资料不多,甚至就连年龄都不详,本人照片更是一张有些模糊的侧脸照片,但看起来应该是跟我差不多大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我问:“他的术数修为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说不好,总之……应该是不俗的!你如果想找藤谷辰的话,拿下他应该能得到一些线索!”老爸沉吟说。

    我看着手中的资料,仔细记下关于这个人的一切。

    老爸楚三石又为爷爷敬上一杯酒,他自己也仰头大灌了一口,发出畅快的声音,随后把酒瓶递给了我。

    我愣了愣,接过酒瓶。

    我从小到大还真没怎么喝过酒,所以有些犹豫,老爸冲我轻笑一声,道我现在都已经是行人派的男子汉顶梁柱了,这不会喝酒怎么行?

    我脸上有些不好意思,闭眼咬牙也猛灌一大口。

    辛辣的劣质白酒一如喉,顿时就有种火辣辣往上顶的感觉,我不知道自己喝下去了多少,但没能咽下去全部都给喷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我不停猛烈咳嗽,这一把呛的我眼泪鼻涕横流,咳的我是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辛辣的烈酒充斥腹腔中,那感觉别提有多难受了!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老爸楚三石大笑着,拿过我手中的酒瓶,自顾自喝他的,仰头又是大灌了一口。

    我吸溜了下鼻子,擦掉鼻涕眼泪。

    直到我缓了好几口气,那感觉才算好一些,但自喉咙直达胃中,一种仿佛烈火再烧的感觉仍旧令我难受不已。

    “这酒……劲儿大!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李老头自己酿的酒,其实挺香的,你不会喝而已!还来吗?”

    老爸楚三石笑眯眯地,又递过来酒瓶。

    我盯着那劣质的辛辣白酒,有种不服输的感觉,我再次从老爸接过来,不过这次我学乖了,没敢学老爸那样一次性灌下那么大口,徐徐饮下半口便打住。

    烈酒入喉,似一团火自腹部烧起,这股热流瞬间遍及全身。

    我哈出一口酒气,感受着那辛辣之感,隐隐竟有一丝畅快的回味,这一次不再感觉那么呛那么难受,只是我还是有点不适应。

    “傻儿子,少喝点吧!”

    老爸楚三石笑骂着,不再向我劝酒,他自顾自慢慢喝着,望着爷爷的墓碑,神情有些怅然。

    我告诉老爸,我见过大师伯欧少卿了!

    “谁?”老爸扭头看我。

    我喘口气,又说:“欧少卿,欧师伯,你的那位结拜大哥,我的那位欧大爷,我见过他了!他带走了凝舞,去追杀了凶兽蛟龙!……爸,他怎么会死而复生呢?你知不知道他现在在哪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