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六十六章 封路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六十六章 封路

    在爷爷的坟墓前,我与老爸楚三石祭拜过后,难得的头一次我们父子两个坐一起喝酒。

    我告诉老爸,我见过欧少卿了!

    他的那位结拜大哥,我的那位欧大师伯,他从当年那场剿灭魔灵之战中……又死而复生了!

    欧少卿从我身边强行带走了凝舞,去追杀抢走凝舞铜棺的那条凶兽蛟龙,而现在已经半个多月过去,欧少卿却失去了消息,不知他去了哪,也不知他有没有遭遇到危险,凝舞在他手中又有没有事……

    “谁?你再说一遍,谁!?”老爸楚三石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我认真地说道:“欧少卿!是欧,少,卿!他没死……或者说,他已经死而复生了!”

    老爸震惊无比,像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好半天都没回过神!

    “死而复生,死而复生,死而复生……”

    老爸楚三石不停念叨着这几个字,眉头越皱越深,几乎快拧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从这反应看,他应该也是不知道!

    这我可就纳闷了,欧大师伯那么多年销声匿迹,既然都已经死而复生了,为一直不跟身边的人联系,他身上究竟有什么秘密?

    老爸把手中酒瓶放到一边,他面向我极为认真地说:“小天,把你知道的所有的关于欧少卿的事,全部都告诉我!”

    这说起来可就远了……

    从我隐隐感觉有人暗中助我开始,到远赴江南杭州,诛杀折纸门莫氏家族,欧少卿出面从凶兽蛟龙手中将我救下,到后来我莽撞找到凶兽蛟龙的踪迹,与凶兽拼命想抢回铜棺,险些没有死在那里,最后又是欧少卿救的我。

    欧少卿不知道从哪里找来许多药石,不但为我进行药浴弥补身体精魄,还为我以汤药补身,我这才捡回一条命来。

    “儿子,那你以心神灵台祭拜三师时,祖师们是怎么说的?”老爸严肃问。

    我沉吟回答:“欧师伯没再以心神灵台祭拜三师灵位,所以祖师们也不知道欧师伯死而复生的事,他们也很惊讶,说是让我务必找到欧少卿,行人派绝不容许出现叛逆师法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老爸楚三石甩了甩昏昏的脑袋,像是要甩出上头的酒劲。

    他胳膊拄着腿,几根手指指肚不停揉搓,眼睛中更是有精光闪过,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但我明显感觉到,随着老爸的动作,他那一身酒气真的就消散了,而且很明显老爸他还有着修行在身!

    我惊异的看着自己这位父亲,他虽然已经不是行人派弟子,但却仍有着修行!

    “这件事,我还要查一查。”老爸沉吟说。

    我皱眉问:“那您怎么看呢?欧师伯会背叛了阴门传承,叛逆师法,成了像是邪魔一样的妖人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!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老爸很确定地告诉我:“欧少卿不是那种人,也绝不会做出那种事!想让他与邪魔为伍,这简直比杀了他还难!”

    我松了口气,如果欧少卿不会叛逆师法,那凝舞在他手中也就应该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但这我就更不能理解了,那现在怎么解释?

    老爸摇着头告诉我,现在还说不好,要等他先查一查才能知道结果,不过可以确定,关于他的这件事绝不简单!

    老爸从地上起身,拍拍屁股说时间差不多了,他该走了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我也该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!”老爸突然想起什么,又跟我说:“你是不是收了一只妖物,作为行人派门下客卿弟子了?”

    我心中顿时有不好的预感:“我是收了一只山魈妖,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倒是没怎么,这妖物在上海市闹的动静可够大的!你既然收为了行人派门下,也应有约束管教的责任,他现在可是已经被国安局给盯上了,当心别出了事!”老爸向我提醒。

    我愣愣点头,心中暗骂了声——肖山!

    我和父亲离开北邙山,他没有再去北邙村,而是直接下山乘车离开了这山中农村。

    回到村里家中,我仔细研究着手中关于孙家的资料。

    孙元武,孙亮,孙继华,龙飞,郑茂才……

    只要杀了这五人,肥阳孙家也就彻底垮了,剩下的那些孙家弟子,老爸楚三石会出面处理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祭堂中,三师灵位前,牌位上金澄色光辉映亮,这是师父王四的问话。

    “师父,徒弟想不惜手段将他们诛杀!”我以师礼叩拜,希望能得到师父和列位祖师的允许。

    师父王四又问:“是否违背行人派师法戒规?”

    “不违背,师法戒规我一直谨记在心中。”我恭敬回答。

    师父王四哈哈笑了起来:“那就去干吧!就凭你这杀伐果断,就凭你这纯粹的肃杀之威,作为师父我也应该支持你,而且祖师们也没意见!”

    “谢师父,谢列位祖师。”

    我叩拜过三师灵位自地上起身,我收拾好随身东西,左垮布袋右背五行虚灵罗庚,转身走出祭堂。

    周慧没有问我去哪,也没问我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她含情脉脉的看着我,为我整理整理衣衫,临别时拥住我,让我千万千万小心,她会在家等着我!

    我温柔一笑,也抱了抱这傻丫头,让她放心。

    日渐西斜,渐入黄昏。

    北邙村村口,顾峰开车已经在等着我了,我们开车渐渐驶离北邙村,返回云山县。

    “顾峰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哥,你说!”

    “按计划行动起来后,你和你的人都不要插手,对方是有阴门修行在身的高人,当心别伤了兄弟们!”

    我坐在后排座,向着顾峰嘱咐安排。

    “天哥,用得着那么麻烦吗?甭管他再怎么厉害,说到底也是人,我直接安排兄弟们把他给乱枪打死不就结了吗?”顾峰平静的说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:“这不一样!这是我阴门传承的家事,如果不是有必要,我甚至都不想把你们卷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天哥。”顾峰认真点头。

    鬼兵林海的声音在我脑海中响起:“楚天,你可够狠的啊!真是颇有点我当年的风范!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滚犊子,好好养你的伤!”我回道。

    鬼兵小若怯懦问我:“你要真这么干的话,是不是有点不太好啊?楚天,你可是阴门六派的修行人啊!”

    “有啥不好的,就该这么干!否则那些人还以为咱们好欺负,忘了他们怎么埋伏你的了?”鬼兵林海哼哼着说。

    确实没什么不好的!

    有些事我不做,不是我不能做,而是我不愿做。

    但既然你们逼我,那就别怪我也一样心狠手辣了!

    是夜,。

    离开云山县的交通要道上,车流渐渐稀少。

    路灯下,我倚在黑色轿车边,用打火机点燃顾峰留给我的香烟,望着那云山县的方向,我还在等着消息。

    时间渐渐过去,顾峰的消息终于传回来。

    “天哥,人来了!”

    “恩,封路吧!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挂掉电话,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。

    这交通要道上不知不觉中车流越来越少,以至于很快再没有任何车辆驶向云山县,而云山县那边也再没有任何车辆离开。

    空荡荡的四车道公路上,只有一辆车开着车灯渐渐驶来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