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七十六章 坑儿子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七十六章 坑儿子

    听完这曾秘书对于那私人俱乐部娱乐会所的介绍,我不禁皱起眉,这还真是一个很棘手的地方!

    我想了想,又向他问。

    既然是这样的话,那么会所中的其他人,是不是还有跟郑茂才一样有修行在身?

    曾秘书微笑告诉我,从大数据上分析,不排除也有像郑茂才一样的人,但是就国安局目前所能搜集到的情报来说,仅有郑茂才他一人。

    这话说的跟没说一样!

    我没好气地反问他:“这世上还有你们国安局查不到的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国安局也并不是万能的。”曾秘书回答,他看着我又问:“楚天,你确定要在那里动手杀人吗?

    我点头:“确定!来都来了,总不能白跑一趟,刚好我也去见识见识!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预祝你行动顺利。”曾秘书笑容更浓。

    曾秘书又交代了我一遍行动过程,想要进去这会所中,是需要红函名卡的,那是一张颜色通体妖艳的名片卡片,设计的很别致,卡片正反两面没有任何文字,只有鲜艳的红色,只是在卡片左上角有着白玉明亮般的皇冠logo。

    在皇冠的顶珠上是一刻完美嵌入的钻石,彰显贵气华丽。

    这玩意儿可不好弄,曾秘书说,即便是他们,也只不过是就弄来了一张而已,多余的他们也没能力办到。

    有了这名卡,就能进入里面。

    警卫保安会检查持卡人是否准确,而我的身份信息已经录入名卡,到时候可以直接进去。

    我看着手中的红函名卡,微微皱眉:“你们……竟然已经准备好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们早就准备好了!”曾秘书微笑。

    我眉头皱的更深,看向他问:“为什么我总有一种会被你们利用的感觉?”

    “你感觉不错,我们确实在利用你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竟然大方的就承认了!

    曾秘书又告诉我说,这娱乐会所一直就是他们的目标,只是苦于不了解内部人员结构,贸然动手势必会让局势变的复杂,而且……红函名卡实在很难搞,他们也只弄到了一张,所以这件事才拖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问:“那如果我失败了呢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失败了,也与我们没有丝毫关系,更不会牵连到国安局的身上!……这次行动,是楚处长特意为你准备安排的,为了能引郑茂才进这会所,我们可是费了很大一番周折。”曾秘书笑道。

    “操!”

    我骂出声,听这意思,是老爸故意想借我的手,将这俱乐部会所给端掉?

    这不是坑爹,这是坑儿子啊!

    摆明了给我挖了个火坑,就打算着让我去跳,拿我当枪使啊!?

    “那怎么会!你毕竟还是楚处长的亲儿子呢!”曾秘书笑容更浓。

    我顿时忍不住了:“有这么坑亲儿子的?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能叫坑呢?楚处长为你动用了很多国安局的资源,理所应当,你也应该帮国安局完成一些任务,否则我们面上里上可都是无法交差的!”曾秘书解释。

    好家伙!

    自己老爹跟祖爷爷一个德性,都在憋着心思利用我,这难道是我楚家的一派相承吗?

    果然这后门可不是好走的啊!

    眼下我这算是站到了火坑边缘,就算不跳后面也会有人推我跳,而且还是我亲爹推的!

    我阴着脸,有火也没处撒。

    难怪在这肥阳市接待等候我的,不是我老爸楚三石,而是这位曾秘书,敢情是不好意思见我了!

    林海附身的顾峰在憋笑,尽量忍着不笑出来。

    而曾秘书始终是那副雷打不动的微笑表情,静静看着我作何反应。

    我还能作何反应,既来之则安之吧!

    汽车继续行驶在路上,逐渐向着目的地靠近,我坐在副驾驶闭目养神,而曾秘书又开始把玩起了他手中的提箱电脑。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林海和这家伙却聊的火热。

    林海最感兴趣的还是,既然那俱乐部会所的后台背景究竟有多硬!

    可曾秘书一句话就噎的他说不出话来了,就听曾秘书说,下至肥阳市地方要员,上至京都太子党,多多少少都有着一丝关系。

    这份后台背景确实恐怖!

    林海想起什么,又继续问他,既然他能够黑进对方的控制系统,为什么不直接篡改资料文件呢?还废什么心机搞这个红函名卡!

    曾秘书给了他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,回答道:“没有修改权限!这就好像,你有本事撬开人家的门,却未必能打开人家的保险箱!懂不懂?”

    “切!门都进去了,还打不开一个保险箱?咋不说是你盗窃技术不够硬?”林海嘲讽一声。

    曾秘书再次给了他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,不再理他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个多小时,终于快到目的地。

    眼前是一栋外表风格简约低调的楼房建筑,整栋楼不高,也就五六层的样子,这就算搁在云山县都不是很起眼。

    但明眼人都明白,在这寸土寸金的大都市中,占地如此大面积,却只盖这么几层楼,是多么的有钱任性!

    鬼兵林海从顾峰身体上离开,依附回我的身体。

    我开门走下车,临走前,曾秘书又向我提醒,一切自己多加小心,规矩照旧,只有半小时,如果超过了这个时间,他可就管不了了,到时我就要自行想办法离开。

    我给了他一个鄙夷的眼神!

    丫的利用我来给你们打工,还给我限制保护接应时间?

    左挎随身布袋,右挎五行虚灵罗庚,我向着那栋建筑走过去。

    整栋建筑外表是整洁干净的黑色表面,看着像是完全不能透视的玻璃,不过那种厚重的感觉,又极像是某种黑色晶石搭建的,整体透着简约却又尽显张扬的奇异视感!

    低调而又高贵,充满神秘感!

    我站在门口不远处打量,眉头渐渐皱起,越皱越浓,这里有股隐藏很好的庞大阴气,被笼罩在这栋建筑之内,或者说被压制在建筑之下。

    不止是阴气,甚至是……有浓郁的怨念阴煞积聚!

    刚一靠近,我浑身就起了层鸡皮疙瘩!

    林海惊讶的叫出声:“操,这种地方如果不闹鬼才他妈邪了门了!”

    小若也震惊问:“这里面究竟是冤死了多少人啊?”

    我沉声说:“进去看一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在整栋建筑的入口处,其上有着这栋建筑的招牌,天上天俱乐部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