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七十七章 狗眼看人低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七十七章 狗眼看人低

    我刚往门口一站,立即就有天上天俱乐部的警卫保安注意到了我,他们身穿着西装制服,耳朵上挂着白色耳机,刚毅的脸上戴着墨镜,俨然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。

    或许是我穿的太寒酸,也或许是这身行头实在不着相。

    走上来的两个警卫保安,二话不说,一出手就左右架着了我的胳膊,我这一米八的个头愣是被他们架的脚不沾地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!?”

    “喂,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哟!”

    他妈的,我被他们给扔到了马路上,摔了个四仰八叉!

    两个警卫保安气宇轩昂的又走了回去。

    林海憋着笑,小若也憋着笑,不远处汽车里的曾秘书,正一脸古怪嫌弃表情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操!

    我心里顿时来了气,从地上爬起来我就又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几个警卫见此,不由得轻蔑嗤笑,嘴里笑骂着我这土包子农民工还挺执着,真是想作大死,他们要给我点教训!

    “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!?”

    “非请勿入!滚!”

    阴冷的沉喝声飘进我耳朵里,凶神恶煞的几个保安将我围了起来,令人毫不怀疑,他们说动手就会立即动手。

    单是看这架势,换作普通人不怕都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真是一群狗眼看人低的家伙!

    我暗骂一声,掏出曾秘书给我的红函名卡,我面无表情地反问:“你们几个是想死吗?”

    一见到红函名卡,围着我的几个人顿时愣了愣。

    那嚣张跋扈的气势更是弱了三分!

    “你……哦不……您您您是……”

    警卫保安接过红函名卡简单检查后,气焰顿时又弱三分,那嘴里结结巴巴的甚至都说不利索话了!

    这张名卡可不像是假的!

    当然不是假的,这本来就是真正的红函名卡,只要拥有这张名卡,就是属于这间私人俱乐部的座上客宾。

    领头的保安急忙让手下拿着名卡去验证身份,剩下的人自然不敢再对我怠慢。

    “回答我的问题,你们几个是想死吗!?”

    我阴着脸,嚣张的又重复一遍刚刚的问话。

    围着我的几个人顿时散开,领头警卫不停点头哈腰,嘴里说着对不起对不起,这是他们的疏忽,他们没想到我真的是俱乐部的受邀客宾。

    很快,去验证我身份的警卫去而复返。

    跟在他身后的,还有一个看起来很是老成的中年人,他仓促走过来后立即道歉说:“楚先生,对不起对不起!……这帮手下有眼不识泰山,怠慢您了,快里面请!”

    我被这中年人迎了进去,他自我介绍,他是这里的大堂经理,姓范。

    我好笑的问这位范经理,怎么,不用再确定我的身份了?

    范经理满脸尴尬赔笑,与我说他们刚刚用红函名卡已经确认过身份,指纹信息都是正确的,他再次道歉说,希望我不要与那些手下计较,毕竟我是头一次来这俱乐部中作客,这些手下从未见过我,所以才会有这种误会。

    指纹?

    我奇怪皱起眉,他们什么时候采集的我的指纹?

    鬼兵小若对我解释说,应该是我在拿到红函名卡的时候,录入到卡片上的指纹,那张卡片看起来很轻薄,但估计内里应该是有着芯片系统。

    鬼兵林海惊讶问,这么高级吗?小卡片里竟然还载有芯片?

    “现代科技就连薄如卡片的手机都能研制出来,载有芯片也没什么奇怪的事情吧?”小若理所当然的说。

    我更奇怪了,问小若是怎么知道这些的?

    小若支支吾吾半天,也解释不出来自己是怎么知道的,她就说是刚刚莫名想起来的,可能是生前她有所了解的事情吧!

    我和林海都很好奇,这小若生前会是什么样的女孩。

    不过可惜,她对于生前事的记忆都丢失了,只有在遇见印象很深刻的事物后,才能唤醒一些自己的记忆。

    本着少说少错,免得露怯的原则。

    我没有再跟那位范经理说什么,由着他领我渐渐走进这家俱乐部的会所中。

    进入大堂,这里装潢很是富丽堂皇!

    与外表的简约风格不同,这内里的风格极尽奢侈,雕龙画壁,金碧辉煌,悬挂有许许多多的欧式风格画像,庄园、车马、裸女、殿堂,尤其是其中一幅巨画作最为惹眼,整体风格透着一种诱人之感。

    那是一副西欧神话画作,金发碧眼的女性天使身处在像是地狱的暗红环境中,她衣衫褴褛,身上金灿灿的盔甲破烂不堪,羽翼光辉暗淡,像是经历过艰苦的战斗,她的身体肌肤趋近完美无瑕,透过她身上的盔甲服饰,可窥见她那诱人无比、令人血脉喷张的婀娜身姿,极其性感。

    在她的周围,是几个戴着恶魔面具的赤膊男人,他们富有古铜色健壮的胸膛,肌肉虬结的粗壮手臂,正在向她作着攻击的姿势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这位天使的眼神却依然坚韧无惧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……是即将征服的感觉!

    是男人最为向往的感觉!

    欲望不由自主被勾牵,令人心潮澎湃,一种野性悄然自本能中疯狂蔓延,侵蚀神智,让人想要放肆肆虐。

    我默运元神之力,强行压下这股野性。

    再看这幅画,不由得为画师的卓绝技艺称赞,这画中有一股惑神的力量,精神力越是强大的人越是容易被迷惑心神。

    林海说:“这画带劲!”

    小若也说:“天使与修罗,真是讽刺啊!”

    “说是讽刺,不太恰当!……这更像是某种隐喻,隐喻着这个地方,这里只有支配者和被支配者之分,强如天使也不例外。”我回答他们。

    小若哼了一声:“真肮脏!”

    林海笑着说:“什么肮脏不肮脏的,人性不就这样吗?”

    经过这仿佛宫殿的大堂,我随范经理走进电梯中,这电梯不是向上的,而是向下的,令我惊讶不已的是,这栋建筑之下竟也有五六层地下建筑!

    难怪那聚而不散的阴气以及浓郁阴煞,是被压制在这下面。

    “叮……”

    电梯门打开,范经理道了声请。

    这是地下一层,与楼上的富丽堂皇不同,这层的装修风格隐约一股透着暴力美感。

    范经理边走边与我介绍说,红函名卡对应着相应的权限,在这里只要有足够的权限,那么无论需要什么都可以尽管开口,而且,只有想象不到的,绝对没有他们满足不了的。

    说话时,一个衣着白色纱裙的性感女孩走过来。

    范经理介绍着,从今天开始,她将只是我一人的专属侍官,她精致的面容带着浅浅微笑,令人有种如沐春风之感,范经理说有什么需要都可以跟随行女侍官提,交代完这些之后,这位经理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而她自我介绍,她叫珞丹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