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八十章 反噬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八十章 反噬

    “楚天!你怎么可能会在这里?”郑茂才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我面无表情回道:“我是来杀你的!……行人派传承弟子楚天,今日要为阴门清理门户,诛杀你这叛逆师法,滥用走阴术数为恶为祸的邪法妖人!郑茂才,受死!”

    以五指默运后天五行虚灵,骤然按落在阵基之上。

    “嗡——”

    罗庚阵盘缓缓运转,精元血液自我指肚流出,虚灵结界如同帷幕一样突兀降落,将这整个空间囊入包容其中。

    电能流动的嗞嗞声响起,被摄取而来用以维持虚灵结界,整个天上天俱乐部,整栋建筑,乃至整个城市在这一瞬间电流突然萎靡,那所有的电能都被罗庚所摄取。

    用于全息投影运转的机器停息,电梯停运,电灯熄灭,这地下几层全部都陷入了黑暗中。

    “虚灵结界!?”

    郑茂才怪叫一声,立即撤去控制女鬼的走阴术数之法,他意识到了不妙,想从这里逃走。

    但虚灵结界已然张开,我岂会让你逃了!?

    精元血液流过繁密花纹,渐渐将“金”行浸润,金戈声响起,刀光剑影乍现,这以虚灵金凝聚的武器,倏尔间向着郑茂才袭击而去。

    一道道破空之音,利声在耳!

    郑茂才顾不得再管旁人,立即以走阴派术数,定阴位,走阴穴,借这阴穴移转身体,躲避开那些金戈刀剑的武器,下一秒他的身体便出现在了几米开外。

    由罗庚阵盘运转出的虚灵金术数之威已到强盛巅峰,越来越多的金戈武器凝聚而出,压缩着郑茂才能够借走阴术数闪避的空间。

    阴穴再度凭空而现,郑茂才的身体陡然移转而来。

    他咬牙切齿,眉宇间充斥杀机恨意,见无法从这虚灵结界中逃离,便索性与我以阴门术数相斗。

    金戈刀剑再度袭击而去……

    这次郑茂才不躲不闪,他双手掐诀,口中念咒,就见他身下的黑影突兀一阵扭动,竟然像人一样站立了起来!

    这黑影越加凝实,身材要比郑茂才高大稍许,随着阴气不停汇聚而来,一个影子竟然像是凝成了活物一般,它动作灵敏迅捷,不惧损伤,以极快的速度将那袭击而去的虚灵金武器全部挡下!

    这郑茂才的术数修为,甚至可能比孙继华还要强上一些。

    这个走阴术数,我之前见孙家其它弟子也施展过。

    但他们可做不到像郑茂才这样控阴凝实,而且还是凝聚成了人影的形状,丝毫不惧虚灵金的伤害。

    我皱起眉,继续运转罗庚阵盘。

    精元血液染红繁密花纹,徐徐侵润“水”行,一时间滔天洪水虚影渐起,那股浪潮层层叠高,很快便已经高达了数米,惊涛骇浪一般向着郑茂才汹涌砸落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楚天啊楚天,你可真是蠢!你难道不知走阴派极善借阴行法吗?以虚灵水术数对付我,你这是自寻死路!”

    郑茂才放肆大笑,声音嚣张无比。

    以水的五行归属是为属阴,水本就是聚阴之物,这对于他走阴派而言,甚至能反借虚灵水之威增强走阴派术数。

    我没回应他的话,静看他作何手段。

    我行人派以五行运转、行人世间为名,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浅显的常识?

    郑茂才双手掐诀变幻,口中颂言法咒之音愈加响亮。

    就见他身前的凝实人影陡然一旋身,化成一团阴气反向着洪水虚影而去,就在那很快的时间里,以虚灵水施展而出的术数,竟然全部被这人形黑影所吸收,那场面好似鲸吞蚕食!

    吸收过虚灵水之后,这人形黑影膨胀了一圈,像是巨人一般俯视着我。

    “阴咒……”

    郑茂才露出狞笑,戏谑望着我,又道:“献阴祭魔,降灵灭却。”

    随着郑茂才阴咒法音刚落,异状突变!

    在那人形黑影脚下突然出现一个硕大的阴穴,像是漩涡般不停运转,一股股极其浓郁的阴气喷涌,呼啸不止,如同打开了一个通往异世界的入口。

    这场景,莫名熟悉!

    竟与祖爷爷开启炼狱入口的景象有几分相似!

    显然,那阴穴所连通的另一端,是一个真实的世界,不同于幽冥,不同于地府,更不同于炼狱,那是另一个充斥强大鬼魔的世界!

    直到这时,我才恍然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走阴派的禁忌之术中,所献祭的借阴之法,竟真是从邪魔那里借来的阴力,而这世上竟然也真的存在一个专属于鬼魔的世界。

    “吼……”

    邪魔嘶吼之音乍起,震耳发聩!

    自漩涡般的阴穴中突然涌出一股股邪魔之力,渐渐融入进那巨人般的人形黑影中。

    而这黑影,竟慢慢有了模样。

    它的身形逐渐化为实体,这是一只有着牛角巨翼的怪物,人身羊脸,眼睛大如铜铃,獠牙外露,它的身体上毛发旺盛,四肢强壮无比,在这只邪魔怪物面前,我就好像只小鸡一样。

    它睥睨俯视着我,像是神灵在凝望蝼蚁。

    那种压迫力,那种威慑感,令我不由自主地心生恐惧,这是源于本能的恐惧,一种无法力敌的虚弱感遍及全身。

    这一刻,我真感觉自己就像是待宰的羔羊!

    在这只邪魔面前,在它的威视面前,我只有颤抖害怕的份儿,竟连一丝反抗的念头都提不起。

    而此时,心神灵台中的三师灵位震动。

    祖师之力护持我的心神,瞬间将那来自邪魔的气势威慑驱散,我这才出了一身冷汗的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我表情凝重,眯了眯眼睛。

    郑茂才这狗东西,竟然以走阴术数招来了一头邪魔!?

    邪魔受献祭之身所限制,只有凶灵极限的实力,还达不到邪灵的层次,但即便如此也仍旧是很恐怖的魔物了!

    不但如此,我明显还有种感觉。

    这头邪魔有着一些灵智,面对它的时候,就跟面对有灵寄身的神像差不多,也就是说……它此刻不止是被操纵的魔物,也真的是一只邪魔之灵!

    “楚天,这是我走阴派孙家的心神存想魔使,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郑茂才的戏谑笑声飘来。

    我阴沉着脸,反问他:“这种需要付出巨大代价的禁忌术数你都敢用,你难道就不怕控制不了,遭受这邪魔的反噬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笑话!我既能招来魔使,又怎会控制不了!?今天是你送上门来自寻死路,倒是省了我孙家再找你的麻烦,你就老老实实成为魔使的祭品吧!”郑茂才神情得意,大笑不止。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摇头叹气:“有的人就算死到临头,也要说点自以为多牛逼的话来!……郑茂才,本以为杀你还要费点手脚,但这样一来倒也简单了,死在邪魔反噬之下,也是你死得其所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