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八十一章 选择 “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八十一章 选择

    “死得其所?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,死得其所!?”

    郑茂才神情冰冷,一双老眼中迸射出愤怒火焰,他脱口又骂:“黄毛小子,别那么不知天高地厚!……老子继承阴门传承的时候,你还不知在哪个犄角旮旯呢!凭你也想杀我?你给我去死!”

    郑茂才低吼一声,那只邪魔怪物也在同时怒吼一声。

    腥风卷起,带有一股凌厉之意,吹过我的脸上竟有种生疼的感觉!

    若论邪魔凶威气势,恐怕这只被招来的魔使绝对要比邪灵还要强,甚至可能是一只强大的魔灵,但幸运的是,此刻它的本体还处于凶灵的实力。

    那邪魔羊脸上的铜铃眼睛,流露出嗜血杀机,它口中呼出一团黑色气息,随后一震身后的肉翼翅膀,整个邪魔之身腾空飞起,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向我飞掠而来。

    庞大的怪物身躯,纵掠而下的身体。

    单单是面对这种情形,就足够令人升起绝望恐惧,两腿害怕的发软了。

    我以元神之力强行压下心中的恐慌,竭力运转起手下的罗庚盘,面对这只邪魔,再用后天五行虚灵攻击,已经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我将身体中的精气倾泻而去,转而以“水”行衍变“土”行术数。

    精元血液流过阵盘上的繁密花纹,逐渐将“土”行浸润,“土”行术数一经发动,整个虚灵结界的空间不由得一震,有种难以维系的征兆。

    看来用电能取代天地灵气张开的虚灵结界,并不是那么稳固。

    所以,必须要速战速决了!

    我竭力运转罗庚阵盘,虚灵结界中突兀有风沙飘零,一股股苍茫的大地之力仿佛自亘古而来降临当场,那飞掠袭来的邪魔身影突然停滞,它的羊脸面容上浮现出震惊神色,似乎是意识到了不妙。

    但“土”行术数已然发动,由不得它再作出反应!

    以地气灵枢,主束缚;

    以先天真土之精,主灭杀;

    地气涌动霎时间而上,压缩了整个结界空间,这一刻甚至连空气都被凝固,那牛角羊脸的邪魔顿时被禁锢在空中动弹不得!

    风沙飘动,穿透过邪魔的身体,变成一粒粒结晶落于地面。

    而每一粒风沙,都带走了一丝邪魔之力,并且将之湮灭,这是先天真土之精的威力!

    先天真火之精,至阳至烈;

    先天真水之精,至阴至重;

    而这先天真土之精,则有种岁月腐蚀湮灭之力,那被掩埋在土下的万物都难逃被土壤一丝丝腐蚀分解,最终凝结成结晶,再度化为金属之物。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

    牛角羊脸人身的邪魔怪物咆哮不止!

    它脸上浮现狰狞神色,以邪魔之力拼命挣扎着地气禁锢束缚,那片凝固的空间渐渐有了松动的迹象。

    我闷哼一声,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若是被这邪魔给破了术数,那我也将会受到术数反震之伤,它在拼命挣扎,我也在拼命维持罗庚术数之威,这是一场对拼消耗的僵持,拼的就是谁先坚持不住!

    随着时间一分一秒推移,这邪魔怪物被先天真土之精腐蚀了大半邪魔之力。

    它的牛角逐渐被腐蚀脱落,它的半张羊脸血肉已然不见,露出了森森白骨,模样更显狰狞,它的整个身体遍体鳞伤,毛发颓败如枯草,而且还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!

    风沙穿透,晶莹结晶飘落,在地面上很快累积出了厚厚一层!

    这邪魔怪物无力再挣脱地气的禁锢束缚,照这情况下去,它很快就将会被先天真土之精所彻底灭杀!

    而我按在罗庚阵基上的手臂也在不停发抖,有种快要坚持不住的感觉。

    以罗庚阵盘五行运转,以这后天虚灵衍变先天真精,对于现在的我来说,真的还有些勉强,毕竟我才刚拥有渡三魂修为,而且术数修行时间尚短,根基薄弱。

    我不再理会那只邪魔怪物,它被消灭是迟早的事情!

    我看向郑茂才,施展这招引魔使的走阴术数,对于他而言也必然会付出极大的代价,但还不至于让他没有再出手之力。

    但他会准备怎么办呢?

    虚灵土化转灵枢,借地气涌动,已然凝固了结界空间,这郑茂才是不可能再施展走阴穴、移转身体的术数了,而先天真土之精的腐蚀湮灭之威,就连这邪魔怪物也无法抵抗,但凡这郑茂才胆敢踏近一步,那都将是自寻死路!

    我还留有着一丝余力,静等着郑茂才会如何动作,他绝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魔使被消灭,魔使若死,他的心神也将受到重创,他要么去救这只邪魔,要么拼死来攻击我这个施术者。

    到底……你会如何抉择?

    我喘着粗气,脸色苍白,但嘴角渐渐却露出一抹笑容,不论这郑茂才怎么做,对来说都将是极凶险的事情!

    郑茂才看到了我脸上的笑容,他五官睚眦欲裂,充斥恨意的眼神像刀子般,向我投射而来。

    还在犹豫?

    再犹豫的话,这只邪魔怪物可就要死了!

    我嘴角笑容更浓,充满期待的看着他,我真想大声催促他一声,你他妈的倒是快点决定啊!

    终于,郑茂才有了动作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拼死向我攻击,而是咬牙向着那头邪魔怪物跑去。

    经过取舍之后,这老不死的东西终究还是惜命的,他选择去救那只邪魔,只要救下那只邪魔,他就还能再施展术数杀了我,最不济他还能够逃走!

    郑茂才不敢沾染先天真土之精所化的风沙,他不敢太过靠近,远远站住身体。

    手中掐诀,口中念咒,顿时间自他身体之上涌现出阴气!

    这阴气凝形化物,变化了成道道鬼爪,向着邪魔怪物被禁锢的空间追去,只要破除地气禁锢控制,他的这只魔使就能够逃出来。

    但打算虽好,可我岂会让你如愿?

    我以罗庚阵盘操控“土”形术数,风沙顿时卷动起一部分,向着郑茂才袭击而去。

    郑茂才怪叫一声,急忙散去手中的走阴术数,向后飞逃了几步。

    恼羞成怒的他,此刻几乎恨不能将我给挫骨扬灰了!

    但邪魔魔使仍旧要救!

    郑茂才再度施展起走阴术数,这一次阴气更胜,凝形鬼爪呼啸着向那禁锢的地气抓去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那么想救这邪魔,那我放了它可好!?”

    我哈哈大笑一声,再度运转罗庚阵盘。

    精元血液渐渐流过繁密花纹,再度将“金”行浸润,以这先天真土之精衍变后天虚灵金术数。

    漫天风沙霎时间消融,禁锢邪魔的地气也随之消散无形。

    郑茂才惊骇地瞪大了眼睛,但此刻,他所施展的走阴术数已然收不住了,那道道鬼爪向着邪魔怪物之身狠狠抓了过去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