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八十四章 都知道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八十四章 都知道

    祖爷爷给我的这份消息,令我震惊的呆愣当场,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!

    欧少卿,堂堂阴门行人派宗师!他怎么会敌不过受到重伤的蛟龙?他怎么可以把凝舞给弄丢了,还落到了那条蛟龙的手里?

    这他妈的……这段时间以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啊?

    我心颤地喘着粗气,忙又问祖爷爷,那欧少卿呢?他人死去了哪?为什么又是生不见人、死不见尸的毫无消息?

    可关于欧少卿的消息,祖爷爷没有查到任何线索。

    据祖爷爷说,现在的欧少卿太神秘了,他行事飘渺不定,难觅踪迹,等祖爷爷回到地府之后会好好的再查一查。

    我阴着脸,手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舴⒘恋闹秸畔允竟磕谌葜螅缪涛戆阈煨煜⒉患�

    我要去找凝舞,现在、立刻、马上就要去!

    这里的残局拜托给了祖爷爷,我带着林海和小若走进电梯中,离开这地下五层。

    任何事与凝舞相比,都可以暂时搁置!

    我必须要找到她,找到我的妻子,我必须要把她从凶兽蛟龙的手中给救回来。

    电梯徐徐上升,停留在-3层。

    “叮……”

    电梯门打开,有人在外面按了上行的按钮。

    可开门的一瞬间,入目所见,眼前像是活生生的修罗地狱现场,七八只女鬼狰狞无比,疯狂嗜杀屠戮着这一楼层中的人,那一具具残肢碎体的尸身横躺,鲜血淋漓四溅,染红了大堂中央的喷水池。

    一片片殷红刺眼夺目,令人骇然!

    不单是警卫小队和技术人员全部都死了,还有一些身穿着浴袍的男人死的更是凄惨无比!

    就在电梯门口,一个濒死的男人跪坐在地上,断指按在电梯键,他的肚子被完全剖开,白花花的肠子和脏器流淌满地,散发着股股腥臭。

    “救……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救我!”

    这男人看着电梯里的我们,眼睛中燃起希望,那是他最后的生机!

    而在这男人的背后,则有一个女鬼依附在他的身上,整个头钻进这男人的身体,从他空荡荡血肉模糊的肚子里伸了出来,那张秀眉的脸上挂着无比狰狞的狞笑……

    女鬼也注意到了我们,尤其是看向我和范经理,那眼神中的凶厉怨念几乎要凝聚成了刀子,一遍遍的舔舐在我们的脸上。

    林海被吓了一跳,尴尬笑着:“你想要他,那给你给你!”

    鬼兵林海从附身的范经理身上的离体而出,将范经理丢出了电梯之外,顿时间所有女鬼都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几乎就在眨眼间,这位范经理就被分尸当场,而且连魂魄都被女鬼们吞噬!

    我冷眼看着这一幕,不想管也不愿管!

    这一切,都是这里的人咎由自取!

    而且这些女鬼虽然凶恶,但明显只针对仇怨的人而去,她们不但对电梯里小若附身的珞丹毫无兴趣,也对这一楼层的许多女孩未动杀机,只是……身处在这样的血淋淋场景之中,只怕不死也会被吓出个好歹来!

    杀过范经理后,女鬼们的狰狞视线又落在我的身上,她们还想杀了我。

    我默默取出三师敕令符,只是轻飘飘看了这些女鬼一眼,顿时间这些女鬼怨魂作鸟兽散,不再敢打我的主意。

    电梯门缓缓关闭,继续上行。

    在一楼金碧辉煌的大厅,由于刚刚停电的原因,这里聚集了不少来此享受的男人,他们此刻正准备离开,他们还不清楚下面发生了什么事,所以也暂时没有引起骚乱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这些人该不该死,因为轮不到我来审判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这些人该不该救,因为我无暇去分辨。

    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但凡能够进入到这俱乐部中的人,没有任何一个人身上是干净的!

    鬼障之术在悄然将这里笼罩,我扫视一眼这些人,抬腿向外走去,他们之中很多人今天都会死在这里,死在怨魂报复的手下,那一幕很容易就能够想象的到。

    穿过笼罩而下的鬼障之术,我们走出了俱乐部大堂。

    门外仍旧是那几个警卫保安在把守,他们见我竟然带着女人走出来,不由得眉头紧皱,上前就拦住了我。

    但这时,凄厉惨叫声传来。

    那一声声惊恐哀嚎听得渗耳,警卫保安们面面相觑,急忙跑进大堂中察看情况,可一入鬼障之术的范围中,就再也无法出来了。

    正门口不远的路边,曾秘书正在车边含着笑容等我。

    曾秘书满脸笑容说:“时间刚刚好!不得不承认,你还是很出色的!……不愧,是楚处长的儿子,果然没有令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我深深看了他一眼,懒得继续跟他打哑谜。

    我不管这位曾秘书究竟有什么背景来历,此刻我的任务已经完成,接下来的事就跟我没有关系了。

    鬼兵小若从珞丹身上离开,依附到我的身体上。

    我把昏迷的珞丹推给曾秘书,让他照顾好她,曾秘书笑容更浓,他问我俱乐部里女孩那么多,怎得就偏偏只救了这一个?

    我面无表情地回答他,该死的人都会死,不该死的人也不会多死上一个!

    而这珞丹,只是恰巧在我身边罢了。

    曾秘书笑着挖苦我:“怜香惜玉也没什么不好,干嘛扭扭捏捏的不想承认呢?”

    “没别的事的话,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我刚要去坐上车,曾秘书突然叫住了我,微笑着将他的手机递给我,说了声我的电话,已经等我很久了。

    我奇怪皱眉,但还是接过电话来。

    电话是老爸楚三石打过来的,老爸先跟我道了声谢,这间俱乐部的内在隐患,一直都是国安局难以解决的难题,不过现在好了,难题将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老爸还给我带来一个消息,走阴派孙文保的那位亲传弟子龙飞,已经察觉到孙家的事并且出逃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行踪还在国安局的掌握中,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,也能把他给……

    “爸,凝舞出事了,我要先去一趟云南玉龙雪山,至于孙家的事等之后再处理吧!”我打断了老爸的话,声音低沉。

    “云南玉龙雪山?”

    老爸震惊反问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,你从哪里得知的凝舞的消息?”

    我感觉有些不对,自己这位老爸似乎好像也知道凝舞的下落,但他怎么一直没有告诉我!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