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八十七章 被发现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雪峰山脚下的小村庄现在已经是个死村,曾经生活在这里的村民,如今暂时都安置在大颜古镇。

    出事之后,抢险救援,清理积雪。

    所以村子里还是有没被压塌的空房子住,我们运气不错,村口就有一家可以住人的空置瓦房。

    一方面,我和顾峰先暂时在这里歇脚,顾峰去找柴火取暖,另一方面,我控制鬼兵林海的阴身,向着那座高耸险峻的雪山飘飞而去。

    我想去斗法现场看看,有没有可能还留下什么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甭管林海有多少个不情愿,他的鬼兵阴身冒着山涧冷冽的风,还是渐渐越飞越高,越飞越远。

    也幸亏是有我帮他增强鬼兵之力,这要是换成寻常鬼魂,恐怕都要被吹的魂飞魄散不可!

    行至半山腰,我们来到了那被撕裂的冰川。

    夜风下,雪沙卷起。

    越是山峰高处,越是积雪浓厚,飘零的雪花被夜风吹卷飞舞,与半空中卷动着各种形状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虽然经过了十天那么久,但这里仍然能够觅得一些斗法踪迹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在冰川一侧的平缓地带,还有几个亮着灯光的旅行帐篷,饭香随着对话声飘逸而出,嗅在鼻中令人胃口大开。

    这里怎么会有人?

    林海奇怪不已地问我,我沉吟想了想,从老爸楚三石那得到的消息看,这应该是国安局的人在这路驻扎停留!

    这场雪崩事故,引发了几十位村民的身亡,由不得国安局不重视,他们应该是留在这里勘查的人。

    我控制着鬼兵阴身,徐徐向那帐篷靠近。

    风中的对话声越来越清晰……

    “都已经七八天了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,这他妈的鬼天气,真是让人遭罪!”

    “行啦,这还是好的!……你是没接到过在戈壁滩上的任务,那他妈别说是吃饭了,连喝水都成问题,放眼望去全是烈日曝晒、黄沙漫天,倒霉了再遇见个沙尘暴,嘴里鼻腔全他妈是沙子,这里虽然冷点,但条件已经不知道好多少了!”

    “这条件还叫好?要是真碰上戈壁滩的任务,老子就是不干了也绝对不会去!”

    “你说不去就不去了?若领导有令,师命下达,你不去一个试试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哼!大不了受罚呗!”

    “想受罚呐?你还是太年轻了!狼头有一百个方法把你整治地服服帖帖的!”

    “话说,狼头那边究竟进展怎么样了?咱们什么时候能撤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太清楚!……不过听说已经查到了那位大巫是谁,相信只要狼头那边一有进展,咱们就该要撤了!”

    “忍忍吧,估计也呆不了两天!尝尝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从这闲聊的对话中,我捕捉到几个关键信息。

    国安局的人员构造,似乎还有修行传承掺杂其中,那句若有师命下达,显然是说,这些人里面有人是有着师门传承的!

    国家竟然把修行人也吸收整编了?

    我皱眉沉吟,这一点从老爸仍有修行在身,就能看出一点端倪,只是我没有想到国家机器竟然已经管控了这么大的范围。

    至于那位狼头会是谁?

    大巫又是谁?

    狼头在追查大巫,那么极有可能,这大巫就是玉龙雪山这场斗法的参与者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,这大巫会是哪方面的人!

    欧少卿?

    我摇摇头,不大可能。

    从这里庙宇供奉的神灵来看,应该是凶兽蛟龙那一方的人!

    看来,我很有必要找到这个人,问一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……

    我控制着鬼兵阴身离开这几顶帐篷区域,向着那冰川表面飘飞而去,渐渐来到当日的斗法现场。

    冰川上,仍有阴煞残留。

    一道道剑锋将冰川表面犁出道道深坑,甚至有的地方宽达数米,很难想象那是何种术数施法造成的。

    单就是现在的我,也办不到这种事情!

    我飘飞而起,以这片斗法范围进行环绕查看,这里虽然无法凭借阴门术数索敌探踪,寻找昔日的斗法痕迹,但还是能够推测出那夜动手的共有几方。

    山峰一侧,有撞击深凹,碎石脱落的痕迹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蛟龙一方!

    一十三座山峰地脉龙气受到了扰动,毋庸置疑,应该是欧少卿一方!

    地面上剑锋犁出的深坑中,仍有凌厉剑气残留,这种迹象……我还从未见过,与阴门斩妖门的术数也颇为不同,我沉吟着猜测或许是某种强大的法器所造成!

    应该是,还有别的修行高人插手其中。

    而那残留的阴煞痕迹,与先天真火之精有过纠缠的迹象,不知道是不是国安局口中的那位大巫所出手。

    至于最后……

    是那一汪被冰封在冰川之中的深蓝色血液,在繁星夜空下,闪动着晶莹似是晶体的光芒。

    我瞪大眼睛,觉得奇异无比!

    之所以确定这是血液,是因为人之血液乃是魂之载体,精魄之化身,我从这冰冻在冰块下的蓝血中,感应到了那一丝丝微弱的精魄气息。

    很强大!

    强大的不像是人,像是某种精怪!

    但我很确定,留下这血液的主人绝不是精怪妖魔,他就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仅从眼下能搜寻到踪迹的,就已经有了五方势力插手!

    整件事彻底超出了我的想象和控制,而事件漩涡的中心,赫然正是凝舞与蛟龙,我握紧拳头,无论如何,我一定都要找到答案!

    可惜无法动用虚灵木,不然兴许能够多找到一些踪迹。

    鬼兵林海问我,要不要把这蓝色的玩意儿带走?看起来很不同寻常啊!

    我也很想带走,但仅凭这鬼兵之身可办不到。

    且不说厚厚的冰封无法破开,就算能破开,也必然会引起留守这里驻扎的人注意,我是来找凝舞的,不能被这里的国安局给盯上了,否则到时候光是应付他们就是一堆麻烦事!

    正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,林海突然说,这冰川下怎么好像有一道白印?

    白印?

    经过他的提醒,我也注意到那让人极易忽略的地方。

    在冰川浅浅的表面之下,有一道笔直的很轻很淡的痕迹,就像是一把利器划过的痕迹,我循着这痕迹找过去,在积雪覆盖下的山脚边,我发现了一件东西!

    是我老楚家的青铜戒指!

    我从石缝中将戒指扣出来,拿在手中仔细察看,不会错,确实是我老楚家的青柠指环!

    连凝舞寄身之物都遗弃在了这里,看来欧少卿是在斗法中失利受伤不轻……

    “谁!?”

    “谁在那!?”

    一声大喝从背后传来,有人发现了鬼兵阴身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