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九十章 大巫师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你是何人?为什么来这里找凝舞?”

    听着这只雪狼口吐人言的问话,我不由得眯了眯眼睛,这声音老气横秋,暮气沉沉,丝毫不像是这只健壮雪狼自身的声音。

    而且,从这雪狼身上,我以元神之力察觉到了灵力波动的痕迹。

    这种术数之法,极像是借灵现身!

    也就是说,有人在借用这只雪狼的兽身,在与我进行沟通和交流,这种术数的运用与我阴门煞鬼门的五方鬼兵要术极为相似。

    我看着这只雪狼,反问它:“你又是什么人?为什么鬼鬼祟祟的躲在这狼妖之后?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雪狼嘴角划出一抹弧度,暴露出锋利的牙齿,那是极具人性化的冷笑:“我是谁,你没资格问!我从不会把我的名字,告诉给一个死人!”

    那极其自信的神态,仿佛杀我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倒也难怪它那么的自信,就凭我现在的身体状态,如果只是这头妖物雪狼我勉强还能想办法对付,但如果加上那背后操控雪狼的修行高人,我绝对必死无疑!

    但就算敌不过,气势上我不能输人!

    越是这种凶险的时候,越是要镇定自若,如果能让对方投鼠忌器,那我还有一线逃出生天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不告诉我,我也知道你是谁!”

    我冷哼一声,出言诈一诈他:“你是凶兽蛟龙的同伙,那位玉龙雪山的大巫师,是你帮蛟龙对付了阴门欧少卿,对不对!?”

    “咦?你怎会知道我的身份?”雪狼反问我。

    那背后操控雪狼的人果然是那位大巫!

    他没有否认我的话,这说明我猜测得并不错,凶兽蛟龙确实有帮手,那这玉龙雪山也应该就是蛟龙的大本营,他绝对就在这连绵山川雪峰的范围内!

    “那条蛟龙在哪?凝舞又在哪?把你知道的一切告诉我,我不杀你!”

    我盯着这头雪狼的眼睛,迫切想知道凝舞的下落。

    “杀我?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雪狼仰天大笑不止,那笑声引发音波震动,极为的雄浑震耳,“就凭你?还想杀我?哦……我想到你是谁了,你是楚天,是那位大人妖魂所属的夫君,楚天,对吗?”

    那位大人?

    他口中说的是指凝舞?

    这位玉龙雪山的大巫师竟也与凝舞有关系?

    不过我转念一想,随即恍然明白过来,这里既然是蛟龙的大本营,那这位大巫师也当然是蛟龙那一方阵营的人,他们的目的都只有一个,夺到铜棺然后破除铜棺封印!

    “黑蛟那家伙还嘱咐过我,让我留意下阴门行人派的弟子楚天,未曾想你还真的敢找来了!”雪狼口吐人言又笑道。

    我沉声又问一遍:“告诉我,蛟龙在哪?凝舞在哪?”

    “楚天,看在你是那位大人妖魂所属的夫君,我好意奉劝你一句,莫在插手那位大人的事,回去好好继承你的阴门行人派修行,从此我们井水不犯河水,否则就别怪我不给你留任何情面了!”雪狼的话语阴冷,有一股妖力弥漫而出。

    我没理会他的话,又问出了我心中的疑问:“你们为什么要一心破除铜棺封印?铜棺中究竟封印着什么?凝舞现在到底在哪?”

    “你是真想知道吗?”

    雪狼好笑反问,随后戏谑又道:“可惜,我是不会告诉你的!……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闯进来,本大巫原是想在伏击追击而来的修行高人,没想到,等来的却是你这个黄毛小子。”

    “也罢!杀了你,也总算不枉费我苦等那么多天!”

    雪狼眼神中戏谑神色敛去,随后充斥的是浓厚的猩红血光,以及暴戾凶狠的杀机。

    一股股妖力弥漫而出,向着我笼罩而来。

    这大巫竟然说动手就动手,虽然我还有很多问题要问,但现如今是甭想着他会好心告诉我了,不过能确定凝舞就在这里,那也已经足够!

    随着妖力将我笼罩,一只无形兽爪突然凭空凝聚,向着我凌厉无匹抓来。

    我从随身布袋中取出三师敕令符,手中掐诀,口中念咒,而对于那气势汹汹袭来的妖力兽爪,我根本就不管不顾。

    无形兽爪近身,鬼兵小若持水晶长剑拦击。

    一剑劈砍,至坚至利,一丝丝湮灭之力逸散而出,空气中爆散出火花四溅,这无形兽爪立即消散于无形。

    “嗤……”

    旭日朝阳初升,天地间聚阴返阳,正处于阴阳转换之机。

    这灼烧蒸腾的阳气伤到了小若的鬼兵阴身,小若不由得痛呼一声,这大白天对于她这样的鬼魂而言,实在不宜现出阴身出手。

    不过只要帮我赢得喘息之机,就已经足够!

    随着我念咒施法,天师之力、地师之力、祖师之力自我心神灵台中磅礴涌出,浩然的罡阳力量充斥在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另一边,操控雪狼妖物的那位大巫师,也在此时施法向我攻击而来。

    他用的法术很奇怪,也很阴邪!

    只见一只袖珍小巧阴魂凝形而起,裹着浓郁阴煞向我极快的袭来,我以元神之力看的分明,那是阴魂但却并不是人的魂,其包裹在阴煞黑气中的竟是一只狰狞怪异的黑猫!

    这猫鬼没有皮毛,尖嘴猴腮,生的憎恶可怖,它四只爪子指甲修长,锋利而尖锐,但是看一眼就很渗人!

    随着这只猫鬼怪叫一声,已然激射到了我的近前。

    我以虚灵火激发手中神令符之威,霎时间紫色火焰虚影汹汹燃烧而起,随着噼里啪啦的声音,一道道白色雷火闪烁不停,后发先至劈中在猫鬼的煞身上。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

    猫鬼凄厉阴啸,不敢再向我靠近丝毫。

    神令符的极阳火焰,再加上这天地间的阳气蒸腾,对于这猫鬼而言简直有着致命的伤势!

    它身上包裹的黑气阴煞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融,被焚烧成了黑烟消散,任凭猫鬼如何拼命挣扎反抗,都无法灭去焚身的紫色火焰以及白色雷火。

    “回来!”

    操控雪狼妖物的大巫师低喝一声,那猫鬼顿时卷动身体,带着火焰虚影快速飞了回去。

    一股妖力将猫鬼笼罩,瞬间灭去那焚烧之火,随后猫鬼融入进雪狼身体中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楚天,我倒是小瞧你了!”

    雪狼口吐人言,发出阴冷之声,他冷哼道:“这隔空斗法,于我而言可是很吃亏啊!……不过,你还有余力敌得过这凶狼吗?”

    随着话音刚落,雪狼仰天望日发出悠扬的狼嗥之声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