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九十五章 干架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夜枭妖灵愤怒怪叫,那叫声带有一丝奇异的穿透之力,直刺入耳膜,震荡在脑海中。

    我强忍不适,仍旧拼命借罗庚盘发动着术数。

    以先天真木之精抓住那只夜枭后,蟒蛇般的青色藤影猛然一抽,像是巨大的长鞭将那只猫鬼抽落在地上,无数青藤瞬间将它给掩盖困缚,最后我控制着青色藤影向玛纳大巫倏忽间激射而去,这是我仅剩的唯一机会,最后依仗,我必须要将他给重创,否则今天可就真的危险了!

    到时候别说找凝舞,恐怕就连我和林海、小若还有顾峰,都将会死在这里!

    先天真木之精充斥生机之力,这是一种吸收利用增长的力量,可以反借助对方的力量来增强己身术数之威。

    对方越是强大,那么先天真木之精也就越强大!

    直到,先天真木之精完全将对方所蚕食吞噬。

    但是这“木”行术数也不是无敌的,五行术数遵循相生相克之道,自有克制之法,不但如此,若是力量足够强大,也完全可以以力破局。

    很遗憾的是,这位玛纳大巫就有着如此修为实力!

    “以先后天五行运转闻名的行人派传承之器——五行虚灵罗庚,也不过如此!……不过倒也对,连阴门传承都归于小乘之流,六派之一的行人派术数之法又能高深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玛纳大巫仍旧是不为所动的平静神色,只是那眼神更多了几分轻蔑和嘲讽。

    正如他所说,阴门术数根本就不入他的法眼!

    玛纳大巫终于有了动作,就见他手上掐诀,念着诡异的低吟咒语,这咒语之音仿佛来自九幽,引发着天地共振,那向罗庚盘汇聚而来的天地灵气突然凝滞。

    他切断了罗庚盘布阵所需的能量!

    我惊骇地瞪大眼睛,可更让我震惊的还在后面,玛纳大巫渐渐腾空飞起,数根青色藤影向着他的身体激射而去,然而就见迎风飘舞的黑色大旗一卷,那一条条仿若巨蟒般如有灵性的藤影还没等靠近,便就一寸寸被浓郁阴煞腐蚀成灰烬散灭!

    受术数反震,我张嘴“哇”地吐出一大口鲜血。

    随着青色藤影变成灰烬,虚灵结界也在逐渐崩塌,那依靠罗庚盘施展而出的“木”行术数,因无力维持而慢慢消散。

    夜空下,繁星密布。

    玛纳大巫在空中俯视着我,像是神灵在俯视着凡人,他脸色平静,眼神充斥不屑。

    夜枭妖灵振翅飞回,猫鬼也不再与鬼兵小若缠斗。

    我呆愣在当场,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,我知道这玛纳大巫境界修为高深,但我真的没有想到,他竟然强到令我连想跟他拼命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我拼尽全力施展的阴门术数,却压根连他的边都没有碰到!

    玛纳大巫笑了,他很满意我惊愕失神的样子,他轻轻以手指一点,银光闪闪的纤细银线自他指间钻出。

    这银线细长,带着薄如蝉翼的翅膀,似是某种灵虫,它不停扭动着,突然向我激射飞来。

    我动弹不得也无力反抗,我眼睁睁看着那银线虫子飞来,钻进我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剧痛袭来。

    我脑子里嗡鸣乱响,撕裂的疼痛感似乎要将我的头给裂开了,我感觉得到,那只银线虫子正在不停缠绕我的元神,正在一分分地蚕食。

    我再忍不住,惨叫出声。

    我纠扯着自己的头发,甚至想剖开自己的头颅,将那只虫子给揪出来,但是我做不到,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元神被逐渐蚕食。

    他要废了我的修为!

    “楚天!?”

    在这时,我隐约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,模糊的视线中也出现一个人影在迅速向我走来。

    我没看清楚他的样子,但那一头白色短发却很显眼。

    是肖山吗?

    撕裂剧痛扰乱我的思维,让我无法再想更多,我一声声痛苦嘶嚎着,眼看自己的元神已然被那银线虫子给蚕食的千疮百孔,却无力反抗。

    “缠神蛊!?”

    肖山检查过我的伤势,认出那只银线灵虫是什么。

    他急忙以妖力施法,凝成一只无形的手掌,伸进我的身体里捏住了那只银线灵虫,想强行把它从我的身体里扯出去。

    但这灵虫却不甘心离开宿主,它不停扭动着身体挣扎。

    肖山冷哼一声,再运妖力死死钳制住这只灵虫,随后猛然一扯,终于是把它给从我的元神上拿了出去。

    撕裂的剧痛消失,我趴在地上不停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这一刻我脸色苍白无比,额头上尽是冷汗,我强撑着抬起眼睛,身旁的人果然就是肖山,真是没想到在这个关键时刻他会赶来。

    肖山站起身,抬头看向半空中的玛纳大巫。

    “阁下哪位?人家打不过你,你就用巫蛊灵虫来折磨人,手段这么下流歹毒?你要不要点脸?”

    肖山收摄妖力,顿时将掌心中的银线灵虫给捏了个粉碎!

    “猴妖?哦……原来是只山魈妖!”

    凌空而立的玛纳大巫看穿了肖山的妖身,嘴角露出一抹笑容:“妖身还颇有些道行,很不错!……本大巫座下刚好缺一位妖使,你如果跟着我修行,我可以指点你超脱苦海之法,来日便可以入轮回历世,脱离妖邪之属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呸!”

    “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性!”

    “还跟着你修行?你也配!”

    “我肖山乃是阴门行人派客卿供奉弟子,伟大的灵妖妖王!你算哪根葱,还指点我!?”

    肖山骂骂咧咧,冷嘲热讽,丝毫不给这玛纳大巫面子。

    玛纳大巫脸色顿时阴沉,深邃眼睛中杀机涌现,他沉声吐出八个字:“桀骜不驯,野性难改!”

    “哎哟,哎哟哟……”肖山啧啧出声,鄙夷说:“我能不能拜托你,你一个修炼阴损巫蛊术的邪派巫师,就少他妈在这儿摆正统高人的范儿了,行不行?装什么大瓣蒜呐!不显恶心别扭?”

    玛纳大巫眉头一拧,低喝:“你找死!”

    “不就干架嘛!老子要是怂你,就不是道上出来混的!”

    肖山脸上露出狞笑,仰天发出一声咆哮,霎时间妖风大起,狂风呼啸,自它周身狂涌出滂湃妖力,凝成一只巨猿虚影,这巨猿正在做着仰天怒吼的相同动作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