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九十六章 妖斗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嗷……”

    天台之上,高达三米的巨猿虚影顿足捶胸,仰天愤怒咆哮。

    腥臭妖风弥漫卷动,直冲着凌空而立的玛纳大巫卷去,充满挑衅的意味,玛纳大巫脸色阴沉似水,这位一直保持着古井无波神色,自负超脱大巫,这一刻终于动了肝火杀机。

    我趴在地上喘着粗气,挤出一丝笑容来。

    还是肖山有法子,就算斗不过他,气势上也不能怂他,打不过气也要气死他!

    “他很强!”肖山站立不动,偷偷跟我说。

    我苦笑出声:“你说错了!……他是非常之强,那邪法修为是我平生仅见最强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嘁!还平生仅见最强的人?咋不说是你活的短,见的少?”肖山不屑道。

    我被这家伙给噎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我确实见的不多,可难道还有比这玛纳大巫还厉害的人吗?我不甘心地想,那他妈还能是人吗?

    肖山揶揄一声:“哎哟喂,瞅瞅你没见识的样子!出门别说认识我啊,我嫌丢人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我笑了起来,肖山也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几句玩笑话,但顿时就将这生死关头的危机感给冲淡了不少。

    肖山又问我一句,伤的怎么样?

    我从地上撑起伤痕累累的身体,回答他,一时半会还死不了!

    肖山小声提醒我一句:“那就好!我可打不过他,找机会咱们就逃!这里斗法动静那么大,必然会引起国安局的注意,只要跟他耗下去,咱们就死不了!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心里还有点数啊?”我反挖苦他。

    肖山满不在乎:“那当然,这点逼数我还是有的!”

    凌空而立的玛纳大巫俯视着我们,杀机尽显,他一抬手将那面黑色旗子招到手中,在空中振翅飞舞的夜枭妖灵这时飞回,听落在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肖山见此,不敢再大意。

    他收敛轻浮的情绪,抬头凝重望着这位大巫师,甭管怎么用话怼他,但这人的修为实力却是毋庸置疑的强!

    玛纳大巫目中精光闪动,手中黑旗猛然间挥动起来。

    顿时间,猎猎风声呼啸而起!

    在风声之中还有无数鬼哭狼嚎之音,听在耳中令人不由得头皮发麻,怨念夹杂着阴气自黑旗如浓烟滚滚涌出,凝成了数不胜数的狰狞人形。

    每一个人形,都在痛苦挣扎,凄厉嚎叫。

    它们像是在遭遇着折磨,它们无法挣脱逃离,所以那怨念积聚到了浓郁骇人的地步!

    “我操!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到底拘了多少人的魂魄?”

    肖山冲着玛纳大巫怪叫。

    我瞠目结舌,望着他手中的那面黑旗,久久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难怪夜枭妖灵能够动用那么多的阴煞,原来都是源自这面黑旗,这杆邪器拘摄了太多太多的魂魄,不但将它们拘摄在其中无法超脱,还将这些魂魄的神智磨灭,让它们不停地积怨凝煞!

    这世上,竟然还有这么阴损的邪物?

    能去使用它的人,会去使用它的人,那简直都是丧心病狂啊!

    我很难想象,凝舞怎么可能会跟这种人形邪魔为伍?他们又究竟打算对凝舞做什么?

    玛纳大巫露出一抹冷笑,没有回答肖山的话。

    而这时,自旗面涌出的怨念阴气已然袭来,一只只鬼魂怨灵凝形,掩藏在黑烟滚滚的阴气中,扑到了巨猿虚影身上。

    “嗷!!”

    巨猿虚影再度咆哮,它身上挂满了鬼魂,那些鬼魂在拼命撕咬侵蚀,任凭巨猿撕扯下拍碎掉多少只鬼魂,可还有更多的怨灵扑上来。

    在黑烟阴气之下,密密麻麻,简直无穷无尽。

    这场景,就像是一只巨兽在面对着豺狼群的围攻撕咬,即便巨兽再怎么力大无穷,可也抵挡不住这么被蚕食。

    肖山愤怒无比,也拿出压箱底的拼命手段!

    擒贼先擒王!

    肖山往前奔跑几步,猛然一脚踏落,整座大楼都明显颤了一颤,巨猿身影纵跳而起,向着凌空站立的玛纳大巫挥拳攻击而去。

    玛纳大巫眼神流露出轻蔑神色,冷哼:“还想垂死挣扎!?”

    在他肩膀上的夜枭妖灵一振翅,张开鹰钩嘴吐出一股黒郁发亮、如浓浆般的阴火。

    这阴火淋浇而下,浇了巨猿虚影满身。

    肖山闷哼一声,可仍旧凭着一股悍劲儿,顶着阴火向上袭击而去。

    但是,巨猿虚影的身体却在不停消融,连带着它身上挂着的鬼魂怨灵也都化成了黑烟消散,肖山憋着狠劲儿,终于冲到了玛纳大巫近前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给我下来!”

    肖山怒吼,旋身现出妖物原形。

    那是只健壮无比的山魈猕猴,蓝脸红鼻白须,全身呈黑褐色,颈部腹部有白毛,它张嘴露出交错的獠牙,啼叫一声,暴戾凶威顿显,就宛如狰狞魔物!

    阴郁发亮的浓浆阴火当头浇落,但山魈妖却不管不顾!

    在那双猩红的眸子里,陡然映射出两道红芒,这红芒炽烈如血,带有着摄魂的威迫。

    玛纳大巫面色微惊,觉察到了危险!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自山魈妖周身由妖力凝聚虚影,就好似蛇蜕皮一样,那虚影自猕猴身上离体而出,一双如血红芒的双眼刺目无比,钻入了玛纳大巫的身体中。

    山魈猕猴本就性属阴物,所施展的妖术更是阴邪无比。

    玛纳大巫大意轻敌,猝不及防之下,竟然真的就中招了,而此刻的肖山也并不好过,它的猕猴身体都被阴火淋了个满身,皮毛成片成片的焦黑,甚至还能看到下面焦灼腐蚀的血肉。

    更惨的是山魈妖的脑袋,大半张蓝脸被阴火腐蚀,流淌出褐色的腥臭血液,红鼻更是被融穿了大半,甚至都能看到它的鼻腔!

    但肖山他却没有露出任何痛苦神色,反而他在狞笑。

    得意的狞笑!

    那张猕猴蓝脸上狞笑深浓,看着很是恐怖!

    一击得手,玛纳大巫彻底没了反应,山魈妖凶悍的拖着他的身体疾速坠落,狠狠砸落在顶楼天台上。

    以妖物之身本就强悍,这点摔伤根本不足为道,但是玛纳大巫就不同了!

    他毕竟是人体肉身,那能经受得起更空砸落。

    山魈妖一个骨碌跳起身,向着在地上动弹不得的玛纳大巫攻击,挥拳握爪,它兴奋狂躁的啼叫不止,简直跟个暴躁的野兽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也难怪他会这么兴奋,那是因为……此刻的玛纳大巫根本没有反击之力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