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九十九章 冷漠的眼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凝舞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凝舞,真的是凝舞!”

    我喉咙干涩,不停呢喃,呆呆望着半空中的那个缓袖如云,白衣胜雪的身影,她果然就在玉龙雪山这里。

    肖山紧张不已的盯着空中,浑身皮毛炸起。

    我们本以为来的会是某位高人,可谁能想到,凶兽蛟龙和凝舞竟突然先出现了!

    手握黑色大旗的玛纳大巫仍旧愤怒不已,他咬牙切齿地说:“先等我杀了他们,再走!”

    “玛纳,快收手吧!麻烦要来了,我们也该要出发了!”空中的黑衣男子说。

    玛纳大巫回过头,狰狞吼道:“我一定要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这位大巫师被肖山接连戏耍,此刻已然气急败坏,他非要先杀了我们不可。

    就在他准备操控手中邪器,挥舞那杆黑色大旗时,森冷的凶威骤降,那杀机几乎要凝固了空气,压迫在人的心头上。

    即便是他玛纳大巫,也不由得心中惊骇,急忙再次回头望去。

    但迎上的,一双神采流动的桃花眼,那双眸子漂亮非常,但那冷漠眼神却也杀机尽显!

    这杀机不是冲别人,正是冲他这位玛纳大巫而来!

    “别动怒,别动怒,不值得动怒……”

    黑衣男子尴尬赔笑,向着凝舞劝了两句,随后又对玛纳大巫呵斥道:“我不是提醒过你,不要动楚天吗?别自找麻烦!我们该走了,现在,听到了吗?”

    玛纳大巫胸腔起伏,不停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他还是很不甘心!

    但慑于凝舞流露出的杀机,最后他还是强行压下怒火,冷哼一声,黑色大旗眨眼间缩为掌心大小,被他收起不见,夜枭妖灵飞回落在他的肩膀,随后他抬腿迈入空中,凌空向着蛟龙和凝舞走去。

    黑衣男子松了口气,又望向凝舞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而凝舞,从始至终都没有任何表示,甚至都没有看过我一眼。

    那张绝美容颜失去了笑容,也不再妩媚,取而代之的,是凛冬般的冷漠,以及……凌厉无比的杀伐威势!

    他们会和之后,转身便想凌空飞走。

    我再也忍不住,大叫出声:“凝舞!你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半空中,凝舞离去的身形微微停顿,她停留了约莫有几秒钟,终于她回头向我看了过来,那双桃花眼中仍旧神采流转,只是……如今仅剩下的却只有无尽冷漠!

    我的心瞬间如坠冰窖……

    她看我的眼神实在太冷漠了,冷漠的就好像在面对一个毫无干系的陌生人,冷漠的就好像,在她视线所及之处,而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情感,没有任何情绪,唯有冷漠。

    彷佛,我已与她无关!

    凝舞一句话也没有说,她只是平静而又冷漠的看了我一眼,随后转过身去一步踏入虚空飞遁而走,凶兽蛟龙和玛纳大巫一左一右也飞遁跟上。

    那个高高在上的冷漠背影,令我心如刀绞!

    “凝舞!!”

    气血在我体内乱窜,我的额头上更有青筋暴起,我红着眼睛,握紧拳头,冲着凝舞消失的方向不停大喊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空洞的夜色下,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凝舞走了,只是看了我一眼,而后就这样什么也没有表示的走了。

    可怎么会这样!?

    凝舞为什么对我这么陌生!?

    脑海中一遍遍回想起她唤我相公时的娇羞模样,以及她发脾气时嗔怒的生气脸庞,那一幕幕回忆充斥在脑海,最后都定格在她的绝美笑容上,可如今……却只有无言的冷漠。

    我的心在不停地发慌,泪从心窝中上涌到眼眶。

    悲伤填满,泪水倾泻,像决堤了一般。

    我哭了!

    那感觉,撕心裂肺!

    我握紧拳头,指甲深深嵌入肉中,身体内的气血更是涌动不止,我再忍受不住张嘴“哇”地吐出一大口鲜血,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我的意识渐渐模糊,眼前仿佛又出现了凝舞冷漠的离去背影。

    我想伸手去抓,但却无论如何也够不到。

    凝舞……

    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昏迷了多久,在睡梦中,我总是重复在做着一个梦。

    在梦里,我身处在火海地狱。

    那无边无际的汹汹烈火,烘烤我的汗液直流,但我却无法可逃,我仿佛快要死了,然而凝舞却仍旧还在地狱尽头,我蹒跚着步伐追去,任凭火海一寸寸烧灼我的身体,任凭那皮肤逐渐烂掉裸露出鲜血淋漓的血肉。

    而我的脚步,仍没有片刻停留。

    我大喊着凝舞的名字,但她那冷漠的背影却没有任何回应,我拼命追逐拉近着与她的距离,可不论我究竟追出去了多远,却始终不能真的追上凝舞。

    我口干舌燥,喉咙里像是有团火在烧。

    我咬着牙不肯放弃。

    我也不能放弃!

    直到最后,那感觉真的好累。

    沉重的身体像是老迈的干瘪尸体,每移动一步都耗尽了我所有的力气,我……我好像快要死了,可凝舞从始至终还在那遥不可及的远方。

    但我幽幽清醒过来时,我的身体还在发着高烧。

    我躺在床上,模糊的视线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,我不知道自己在哪,嘴巴上干皮脱离,我虚弱的蠕动着嘴唇,口好渴……

    “醒了,醒了醒了醒了………”

    吵杂的喊叫,让我意识到自己从火海地狱回到了人间,那是鬼兵林海咋咋呼呼的叫声。

    原来林海没事啊!

    我放下心不少,这时嘴边递过来一个汤匙,我抿着水浅浅喝了一点,喉咙间的那团火终于压下一些。

    “楚天,你丫的命可真大!能醒过来就好,老子差点以为你就要这样嗝屁了!”

    这时肖山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的视线逐渐聚焦,终于看清了床边人。

    鬼兵小若正在喂我喝水,林海站在一旁,而肖山正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肖山的样子发生了极大变化,他一头白发消失不见,现在只剩下光头,他的脸色不是很好,苍白中透着病态的红晕,尤其是他的鼻子……像是被打了一拳似的塌陷不少。

    我蠕动嘴唇,虚弱问他们:“顾峰呢?”

    鬼兵林海忙回答我,云山县家里出了点事,顾峰急着赶回去处理,所以就没留在这儿。

    我又问,家里出了什么事?

    肖山却摆手让我先别管那么多,抓紧养好伤要紧,他骂着我这一副快死了的样子,看着真是好不顺眼!

    我被教训的唯有艰难咧嘴苦笑。

    也是啊!

    我望着天花板眼神空洞,现在这副样子的我,就算想管也管不了了……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