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百章 炸锅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我昏迷了有一天一夜,在这段时间里,我的身体不停在起高烧,林海和小若都急坏了,问肖山用不用送我去医院,可别让高烧把脑子烧傻了,但肖山却摆手说不用,就算送去医院这伤医院也救不了。

    医院确实救不了!

    我的伤,伤在元神,无药可医。

    玛纳大巫以缠神蛊侵蚀了我的元神,而元神是为三魂凝聚,伤到元神就等于伤到了我的修行根基,不过幸好元神不似三魂那样脆弱,否则那就是完全不可逆的伤势了。

    这种伤完全只能靠我自己,但至于到底还能不能恢复,我心里也没有把握。

    我们又在这休养了三天,我的身体恢复很快,但元神之伤仍旧没有好转,不过好在的是我终于不用像重病垂危的人一样,只能卧病在床。

    听肖山告诉我,我们还在玉龙雪山,还在岚河古镇。

    这里是肖山的落脚点,肖山来这玉龙雪山可不是一天两天了,那天发生过雪崩灾害过后,肖山立即就赶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不过他只是来看热闹的,对于各方势力的争斗,他都没有出面插手过,直到遇见了我在酒店顶楼与玛纳大巫斗法,我身陷危险之中,他才不得不出面救我。

    那天,我昏迷之后。

    肖山撑着受了重伤的身体,将我和顾峰还有鬼兵小若和鬼兵林海带走,然而我们一直就藏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幸亏在那天夜里,那些修行高人和国安局的人来的稍晚,否则我们还走不成呢!

    听着肖山的话,我面露苦涩。

    我还清晰记得凝舞离去的冷漠背影,还记得她离去的方向,以凝舞妖魂所属的邪灵实力,只要她完全了修为道行,完全能够以鬼障之术拦下那些人。

    或许,是凝舞帮我们争取了时间吧……

    “能不能别那么自作多情?”

    肖山切了一声,他张张嘴,但最后还是没有说出那些刺人的话。

    我知道他是想说什么,但我更确定,凝舞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这么冷漠对我,这里面肯定发生了什么事,发生了我不知道的事。

    我看向肖山,既然他从雪崩之后就来到了这里,那他应该也了解了事情的始末。

    肖山撇嘴皱眉仔细想了想,沉吟说:“这件事,很复杂!”

    整件事的起因,其实肖山也不是很清楚,能清楚前因后果的,恐怕也就蛟龙、大巫师、欧少卿那么几个人吧!

    他来到这里之后,几乎前脚刚到,后脚国安局的人就来了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止是国安局的人,还有一些修行高人,从现场踪迹来看,凶兽蛟龙还仍在玉龙雪山的范围中,只不过这雪山山脉范围极广,而且海拔很高,温度极寒,根本无法进行大范围的搜索。

    我催促着他快点说,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事,我想知道铜棺封印到底有没有解开,凶兽蛟龙他们究竟想干什么,凝舞又为什么像是变了个人一样?

    肖山白我一眼,这些他哪能知道去?

    毕竟他又不是当事人!

    不过肖山可以确定一点,那铜棺的封印并没有完全解开,至于凝舞为什么变了,据肖山猜测,可能跟那神庙里供奉的雪神有关!

    我震惊的看着肖山:“为什么你会这么想?”

    “你笨啊!这些人不去别地斗法,偏偏就在这玉龙雪山,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?”肖山骂我一句。

    就因为这个?

    你这猜测未免也太武断了吧!

    我不满的冲他叫着,但肖山却渐露神秘笑容,他告诉我当然不止是这个原因,他还注意到了另一件事,本地神龛上供奉的雪神神像,在之前可还是有神性灵印寄身的,然而就在前几天的时候,神性灵印突然就没了!

    我瞪大眼睛:“没了?”

    “对,没了!”

    肖山笑容更浓,神性灵印可不会无端无故消失,神灵如果想接受庙宇供奉香火,就必须要留下神性灵印。

    而这些神庙都已经存在上千年了,供奉的雪神信徒,持续了一代又一代,可偏偏在蛟龙和凝舞出现在这里之后,神性灵印突然就没了,就算是用脚趾头想恐怕也能猜到这其中关联。

    我还是不太能接受这种说法,凝舞是青丘九尾妖魂,原身也是九尾狐一族,怎得会跟那雪神扯上关系?

    这不是扯淡嘛!

    至于神性灵印突然没了,那就不能兴许可能那位雪神突然就死了呢?对不对?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肖山喷了一大口口水,他没好气的瞪着我,骂我也真亏我能想的出来!

    那是神灵,供奉千年的神灵!

    怎么可能说死就死了?

    再说了,谁有那么大本事,竟然能诛灭了一尊神灵?

    你楚天行吗?

    肖山毫不客气的噎了我一通,我尴尬笑着,我哪有那么大本事能灭神,不被神给灭了,我都已经要上高香感谢了!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倒也确实很奇怪!

    肖山大大咧咧又道:“好死不死非现在死,显然是有猫腻的,没听过一句话吗?事出反常必有妖!……咦,这话怎么好像有点是在骂我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肖山回着味儿,越想越感觉是在骂自己。

    我皱眉沉吟,可如果事情真是这样,那我就更不能理解了!

    凝舞,青丘九尾狐一族;雪神,千年前已然供于神龛之上的神灵,这两者完全不搭边啊!

    她们唯一相同的是,都已然存在了千年之久。

    我脑袋里一团浆糊,怎么想也想不通,凝舞与雪神究竟有什么关联,要硬说雪神就是凝舞,凝舞就是雪神,我根本接受不了,身为九尾妖魂的凝舞怎么会突然就成了一尊神灵?

    肖山又提醒我:“你不觉得,那天夜里现身的凝舞,她的仪态举止都跟一位神灵很相像吗?”

    “像吗?”我反问。

    肖山肯定点头:“像,而且非常之像!”

    我皱眉沉吟,经肖山这么一说,好像确实有那么点像。

    那高贵而冷漠的身影,那冷眼旁观的眼神,真就跟神龛上所供奉的神像差不多。

    可是凝舞为什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?

    我想不通!

    肖山别有意味地笑着,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又道:“楚天啊,好好干!娶个神灵当老婆,我很看好你哦!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我抬脚踢在肖山的屁股上,让他哪凉快哪呆着去!

    不过他的话,却是让我听进了心里。

    凝舞,到底是青丘九尾妖魂?还是玉龙雪山雪神?亦或是两者都不是,亦或是……两者都是她?

    我无法确定!

    但我能确定并肯定的是,凝舞她就是我的妻子,是我老楚家的儿媳!

    休养三天之后,我身体伤势恢复不少。

    虽然还不能与人斗法动手,但正常下地行走已经无碍,而就在这三天之后,我们就不得不离开玉龙雪山,赶回云山县去。

    因为,整个阴门都炸锅了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