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百零一章 后庭起火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整个阴门,因为肥阳孙家的事彻底炸了锅!

    昔日传承百年的走阴大家孙氏传承,因我行人派楚天一人,竟然说覆灭就覆灭,说消失就消失了!

    不但核心家族传承几人尽数被杀,其余门下弟子也是死的死,逃的逃,抓的抓。

    据说这其中还有着国家背景的人出手,这可整个阴门六派都掀起了轩然大波,毕竟说杀就杀,说抓就抓,这搁在谁的身上谁不害怕?更何况阴门六派自有师法戒规,自有阴门禁令,该当如何处理都是有法可依的!

    但我楚天,凭什么拿人杀人?

    难道凭私仇旧怨吗?

    如果整个阴门都这样的话,那岂不是要乱了套了!

    这是甄昆联系上我之后,与我说的原话,这不但是各派老人的意思,也是宫商羽和林英的意思,更是整个阴门六派的意思。

    所有人,都嚷嚷着必须要我给个交代!

    我反问甄昆,交代什么?还有什么好交代的?肥阳孙家究竟干了什么好事儿,他们那些与孙家结交的人难道不知道不清楚吗?

    还需要我来给交代?

    甄昆却劝我,话是这么说,但我就这么动手杀人,确实有那么点说不过去!

    想想看,阴门传承多是家族传承,

    若是阴门有难的时候,所有家族肯定一致对外,同仇敌忾,但若在寻常时期,说白了就是一团散沙,而现在的情况是什么?说好听点是我楚天为阴门清理门户,但说难听点,就是我楚天动辄灭人满门!

    这怎能不令人心里害怕?

    我冷哼一声,怕就对了!要的就是他们会怕!不怕还以为可以滥用阴门传承术数恣意妄为了!

    我让甄昆别管这件事了,等我回去之后,自会给他们一个非常“满意”地交代!

    甄昆忙提醒我,这件事可不简单,更不能大意!

    一个搞不好,说不定就会变成与整个阴门为敌的局面,到时候可就彻底被动了,而且风水协会副会长庄清非,还在四处煽风点火、传我的坏话,道我是借助黑帮力量报复寻仇才杀了孙继华,而且他还骂我狼子野心,竟然还想要杀他!

    听甄昆这么一说,我恍然明白过来,顾峰急急忙忙赶回云山县是为了处理什么事了!

    恐怕,就是这庄清非惹的麻烦!

    可是庄清非不是被顾峰抓走看管起来了吗?怎么会突然就逃出来了?

    甄昆叹气说:“庄清非即使再没用,可好歹还是一位副会长,也修炼阴门术数一辈子了,几个普通人哪能看管得住他?这庄清非早逃出去了!”

    我不由得紧皱眉头,难怪阴门六派会炸锅,看来十有八九就是这位副会长的杰作了!

    我就算用脚后跟都能想象得出,这位庄大副会长是怎么卖屈气愤,是怎么煽风点火,是怎么添油加醋骂我楚天不配为阴门弟子的。

    这两面三刀的小人,或许真应该听顾峰的,真不如拉到山头上人不知鬼不觉的活埋拉倒!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不管怎么说,阴门六派这副烂摊子我都应该解决干净。

    谁让是我惹出来的麻烦呢?

    我告诉甄昆,今天我就会连夜赶回云山县去,到时候一切也就见分晓。

    甄昆应了声好,他问我现在在哪?

    我让他别再多问了,我也不想告诉他这里的事,更不想引起他的担心,倘若如果阴门六派知道玉龙雪山的事,知道我妖魂鬼妻凝舞的事,到时候可就不止炸锅那么简单了,恐怕以与妖邪勾结的名义,将我逐出阴门六派也不是没有可能的!

    挂掉电话之后,我与肖山简单商量。

    “哟呵!楚天,我不在你竟然干了那么大件风光的事儿啊?”肖山惊诧问,对我更是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我摆摆手:“不过是灭了一个叛逆师法的家族传承而已,有什么好风光的?净是吃力不讨好,反惹得一身骚的烂事儿!

    “哦呼!你这是装逼于无形中啊!”肖山更加对我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我没好气儿的瞪着他,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有心思拿我来开玩笑?

    话说,你这头山魈妖现在学的什么坏毛病?

    说话就不能好好说嘛!

    肖山尴尬笑了笑,这在道上混久了,习惯一时半会改不过来,不过我看他那样子,也压根没想改过来!

    肖山又问:“那你这趟回去,岂不是要被问罪了?就凭你这副状态,你应付得了吗?”

    “应付不了也得应付,我可不想后院起火,内忧外患。”我回答。

    肖山想了想,非常赞同地点头:“恩,确实不能让后院起火!想当年,我带着小弟出去火拼,背后有人竟然趁我不在暗算捣乱,幸亏我本事大本领强,不然也非得中招了不可!”

    我又瞪他一眼,你丫在道上也没混几个月吧?还想当年?

    再说了,谁能砍得了你这头山魈妖妖王?

    肖山却感慨良多,长叹说道:是啊!无敌,确实是一种寂寞啊!

    跟这家伙没法好好说话了!

    我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让鬼兵林海和鬼兵小若暂时寄身在镇魂木中,而后准备离开这玉龙雪山岚河镇。

    林海问:“楚天,咱就这么回去了,那主母凝舞……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小若也问:“是啊!你不找凝舞姐姐了吗?难道就这么算了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!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!我会去找凝舞,更会把一切都搞清楚!”我咬着牙,握紧拳头,但随后我镇定下来,目光坚定地说:“只是眼下……我现在什么都做不了,也只能先回云山县去。”

    小若忙问:“是不是你的伤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!我的元神受创,心神灵台蒙尘,我沟通不了三师灵位了!现在的我,别说动用传承法器五行虚灵罗庚,就连五行虚灵术我都难以凝聚……”

    我长叹口气,什么都做不了,也只能就此回去。

    我也想继续找凝舞,但也只能先就此作罢。

    况且,就算我想找她,现在也不知道该去哪找,蛟龙与凝舞现身的那夜,他们说该要出发了,我虽然不知道他们要去做什么,但那件事又岂是现在的我能插手得了的?

    一切只能等我恢复伤势之后再说。

    而且,比之找凝舞,我更有一种直觉,如果我想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找到我那位大师伯欧少卿才是其中关键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