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百零二章 去风水协会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也只有找到欧少卿,我才能搞清楚凝舞她究竟是怎么了,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至于怎么找他,我心中已经有了主意!

    这位大师伯欧少卿实在太神秘,行踪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,玉龙雪山一战之后,他不知道消失去了哪,想在茫茫人海中找出他来,这根本就是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但,我可以让他主动来见我!

    我哪里也不会去,我就在云山县等着他!

    我就不相信,当阴门行人派岌岌可危,当我这唯一的三十四代传承弟子面临灭顶之灾,你……欧少卿……曾经的行人派传人,你还会袖手旁观、熟视无睹吗?

    我就不相信,你会眼睁睁看着行人派就此没落,甚至是被其它阴门传承取代掌控吗?

    只要你欧少卿对阴门行人派还有一丝感念,你就绝对会出面见我!

    如果肖山知道我心中的打算,绝对会大骂我一声:疯子,只有疯子才会拿自己来冒险,拿自己的师门传承当赌注!

    我知道,这确实很冒险,像是在发疯。

    但我不得不这么做!

    这是我唯一的机会了,我不能让凝舞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离开我,只留给我一个冷漠背影,甭管他们是为我好也罢,帮我也罢,起码我也拥有知情的权利!

    哪怕这是我的死劫,吾也宁死乎!

    我深深呼出一口浊气,在心中打定主意,等到回去云山县,一切也就能见分晓。

    离开了岚河镇,我们踏上归途。

    顾峰走时是乘飞机回去的,所以他把汽车留给了我们使用,我没有驾照可没法开这辆车上路,肖山一摊手,说他更不可能有驾照了,他出门从来都是坐车。

    那谁来开车?

    我愣了愣,要不找代驾吧?毕竟总不能把这辆车就丢在这里。

    代驾?

    从云南玉龙雪山代驾回徽州朔台市下面的小县城?

    肖山没好气的说:“亏你想的出来!你知道离得有多远吗?人家疯了帮你代驾跑那么远!”

    “那不然你说咋办?”我问他。

    肖山撇着嘴道:“这辆车呢,就扔在这儿!既然是顾峰开来的,那就让他再想办法开回去,这对他来说不过是动动嘴皮子的事儿,你就不用跟着瞎操心了!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呢?要不坐长途客车?”我又问。

    肖山嫌弃的看着我:“我说楚天,能不能上点档次,懂点享受,好说歹说也勉强算是正统修行人,师法侣地财,听说过吗?”

    这个……

    我还真没听说过!

    师法侣地财?

    我看着肖山奇怪问,这是指什么意思吗?

    肖山不耐烦的跟我解释,这是修行人所应具备的五个条件,是常识,那五个字就是字面意思,如果没有这些可谈不上什么修行。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我阴门传承又不一样!

    再说,你这会儿跟我扯什么修行,我是在问你咱们怎么回家!

    肖山打个响指,大手一挥,他说他已经安排好了,让我跟着他走就行,保证可以让我以最快的速度返回云山县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卖关子,呵呵一声笑。

    才不过在社会上混了几个月,看把你这头山魈猕猴妖给能的!

    然而,很快我就被惊掉了下巴!

    我不得不承认,这头山魈妖确实很能很厉害,在社会上那几个月他丫的确实不是白混的!

    我们来到云南某个地级市机场,而等在这里的是一架私人飞机!

    听肖山满不在乎地又说,他就是坐这架私人飞机来的,方便也省时间,所以马马虎虎凑合着用吧!

    这……还叫凑合着用?

    我看向肖山,我这才突然想起来,这家伙之前可是在上海市给闹了个底朝天,混在黑帮中不知道打垮了多少势力,又收拢了多少势力!

    肖山笑眯眯地,很满意我的震惊神情。

    肖山走向登机口,边走边叹息着说:“人生苦短,怎能不知享受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怎么了,你到底对这个世界做了什么?”我咬牙切齿的冲他问。

    肖山白我一眼:“这个世界没怎么!是这个世界对我做了什么!我现在只不过在享用我这个身份应该享用的东西而已,而你楚天,只不过是跟着沾了那么一点光,不用这么大惊小怪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得意的神情,听着他装逼的语气,我真有种想给他一拳的冲动。

    因为保不齐有什么麻烦正在后面等着我呢!

    而且绝对是这肖山给招惹来的!

    不过乘飞机回朔台市,确实要快的多的多,前后不过几个小时而已,我们就已经到达千里之外的朔台市。

    飞机降落之后,肖山安排这架飞机不用等他了,自行回上海去。

    机长点点头,尊敬道了声:“好的,肖先生。”

    走出机舱那一刻,下午艳阳刺目,照耀在肖山的光头上,反射出锃亮的光芒,那一头白发没了,反倒衬托的少年模样的肖山,带有着几分狠意凶悍来。

    那走在路上的样子,简直自带老大气场!

    我嘴角直抖,好好一个傻白萌的少年,活活被黑帮头子林海给带偏了!

    鬼兵林海大叫着不服气,什么叫被他给偏了,这叫师父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!

    我回他一句:“你去死!”

    朔台市,对这个地方我可没什么好感,毕竟前不久我还作为杀人嫌犯沦为了阶下囚。

    下飞机之后,我们打车直接回云山县。

    坐在车上,我眺望着车窗外快速后退的风景,不由得出神怅然,我忍不住在想凝舞她此刻正在做什么,又会不会有危险?

    若像欧少卿和玛纳大巫所说,当铜棺封印解开,凝舞已不再是凝舞,到时我又该怎么办?

    我摇摇头,将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甩出脑袋。

    不论到时会怎样,我都认定,青丘九尾妖魂凝舞是我楚天之妻!

    返回云山县,已是日落黄昏。

    我先联系了顾峰,问问他家里情况怎样,顾峰笑着告诉我小问题而已,虽然有点麻烦,但他能解决,顾峰最后又提醒我多当心,明显有人在拿这件事大作文章!

    挂掉电话,我们直接去向风水协会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