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百零三章 全是我做的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出租车缓缓停在云山县的几座地标建筑前,那是一栋办公楼大厦,而风水协会总部正在这里的十六楼上。

    “楚天!”

    “小师叔!”

    甄昆和岳何川正在等我,打过招呼后,岳何川恭敬取出《行人术数》交还给我,还代他父亲以及岳家向我说了几句感谢的话。

    我收起《行人术数》,摆摆手表示没什么。

    甄昆凝重提醒我:“阴门六派各家传承,已经在楼上等着了!……楚天,你真想好怎么应付他们了吗?”

    我还没说话,肖山先插了句嘴: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有什么难应付的!?”

    甄昆皱眉看向肖山,古怪问我:“这光头佬是谁?跟你一起来的?”

    “肖山,你不认识了吗?”我反问。

    “光头佬!?”

    “甄昆,你丫是忘了当初怎么被我手下砍的了吧!?”

    肖山额头上青筋暴起,拳头紧握,咬牙切齿,一句话竟然触到了他的雷点。

    甄昆拉着长音“哦”了一声,他浑然不惧对视向肖山的凶戾眼神,挑衅道:“原来是那头山魈妖呀!……刚好我折纸门术数修为有所精进,找个地方再切磋切磋呗!?”

    “走啊!谁怂谁软蛋啊!”肖山咋咋呼呼,阴阳怪气。

    甄昆撸起袖子,也咋咋呼呼:“走就走,你选地方啊!”

    “还选个屁啊!就这里啊!”肖山昂着脑袋。

    甄昆瞪着眼睛:“在这里打,我怕你说我们人多欺负你人少啊!”

    “你人多我怕你啊?老子也有弟兄啊!”肖山又回道。

    我白了他们一眼,差点骂出声。

    正事还没办,他们反倒没完没了的先杠起来了!

    我懒得搭理他们,跟岳何川一道走进大厦中,搭乘电梯直奔十六楼,此刻的风水协会果然聚集了很多人,这些都是各家传承弟子。

    我一出现,他们立即就全部看过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还都是年轻子弟,看起来应该与我同龄大小,只不过在他们眼中我现在可是个传奇人物,毕竟谁能办到说灭就灭了一个走阴传承大家?而我楚天,还真就办到了!

    当然这传言肯定会把我给神化不少!

    肥阳孙家的覆灭,可不完全是我一人办到的,这里面如果没有顾峰帮忙,如果没有我老爸楚三石出力,我可根本对付不了这么一个走阴大家

    当时杀了郑茂才之后,我就已经身负重伤,可孙家还有一个高手,那是孙文保的关门弟子龙飞!

    现在想想,当时也真够侥幸的。

    如果当时是我贸贸然前去,而走阴派肥阳孙家几大高人联手,恐怕我早就已经被他们反杀了,哪还能风光的站在这里?

    我皱眉沉吟,眼下还有一个隐患,就是那逃走的龙飞!

    这在以后肯定也将是一个大麻烦!

    在这些阴门年轻弟子近乎崇拜目光的注视下,我面无表情地从他们面前经过,还是那间会议室,还是宫商羽和林英,只不过值得一提的是,这次聚集在这里的陌生面孔更多了!

    长长的办公桌,左右都已经坐满了人,这其中绝大部分我都不认识。

    显然,是宫商羽又拉拢来了不少阴门传承家族。

    一侧尽头已经为我预留好了位置,正对面的主位坐着宫商羽,下手位分别是林英以及庄清非。

    看到庄清非,我不由得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但他对我可没好脸色,那咬牙切齿的模样,恨不能当场把我给生吞活剥了!

    我自顾自走到留好的空位坐下,这场景真有点像是审判的味道,我被孤立在尽头的一端,而另一端则是阴门各派高人,这些人看着我的脸色可都不怎么友善啊!

    友善也好,不友善也罢,我楚天行事也不图这个!

    岳何川跟着我走进来,这次岳家人没有到场,只来了岳何川一人,这小家伙哪里也不去,就甘愿站在我的身后,以此来表明南冥村岳家的态度。

    甄昆和肖山也紧跟着进门,他们俩一见这情景,也是二话不说站在我身后。

    同样的,甄家人也没到场,只是派甄昆来表明态度。

    我清了清嗓子,先打破沉默:“诸位在场的,都是我辈阴门传承的高人,甚至我楚天还要称一声前辈师叔伯,有什么话想说想问的,不妨开门见山,可别藏着掖着跟某些人一样,背后耍阴刀子!”

    我轻飘飘看了一眼庄清非,这话我就是说给他听的!

    庄清非怒目威睁,苍老双目中几欲喷出怒火来,不过这次他学聪明了,没有说话跟我纠缠。

    不过我虽然是冲庄清非去的,但这刺人的话说出来可也不怎么好听,顿时令许多人对我都面露不满神色,还有人干脆冷哼出声,那看着我的神情都带有中高人一等的俯视感。

    我看在眼里,却也满不在乎。

    虱子多了不怕痒痒,你们高兴与否,难不成还要我惯着?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我可不想跟着你们这群老人玩人情世故那一套,更何况你们都已经受人挑拨,对我颇有微词了,那我也没必要腆着脸贴你们的冷屁股。

    宫商羽叹气道:“楚师侄,大伙齐聚在这里,是有几句话想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想问什么就直说吧!”我回答。

    宫商羽又道:“孙继华,是不是你所杀的?”

    “是!”我点头。

    宫商羽:“孙元武,孙亮,这两兄弟生不见人死不见尸,也是不是你所为?”

    “是!”我又点头。

    宫商羽:“那郑茂才呢?他也是你杀的?”

    “都是!”我大方承认:“不但是他们,就是孙家子弟的死伤逃亡,也是我一手操持的!……宫前辈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有什么问题吗?

    这一句反问,顿时令在场的所有人哗然!

    有的人脱口而出,向我呵斥,那可是整个走阴大家孙氏传承啊!你楚天什么人,究竟说杀就杀?你凭什么?

    “凭什么?”

    我冷笑:“就凭这孙家贼心不死!……他孙家滥用阴门术数传承为恶为祸也就罢了,还敢出手害我的家人,光是这一点,就是杀他们十次都不嫌多!”

    宫商羽脸色很难看地又问我:“楚天,虽然你家人险些没有遭受毒手,但你也不应该在无凭无据的情况下,动手灭了肥阳孙家的传承啊!更何况,你还是用那么肮脏的手段,借用外部势力动手杀人!”

    “视阴门六派师法戒规于不顾,胡作非为,滥杀无辜,你楚天到底是想要干什么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