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百零四章 处置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视阴门六派师法戒规于不顾,胡作非为,滥杀无辜,你楚天到底是想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宫商羽冲我皱眉喝问,其他人也齐刷刷看向我。

    连一向不偏帮的宫商羽,都拿这个态度对我问话了,显然,这已经可以说是整个阴门六派的意思!

    但是这还不够!

    他们的愤怒还不够!

    我笑出声,看着宫商羽反问:“胡作非为?滥杀无辜?死在我楚天手中的,绝没有任何一个无辜的人!我是没有证据,但这不代表他孙家就不是凶手!……我告诉你们我想要干什么,胆敢谋害我算计我楚天的家人,来一个我杀一个,来两个我杀一双!”

    “证据?还要个狗屁的证据,我亲眼所见就是证据!可是你们信吗?你们有相信过我说的话吗?既然阴门不为我主持公道,那我行人派自己来讨这个公道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很难看。

    宫商羽看着我眉头紧皱,眼神中带着不解和疑惑,他搞不明白我到底在想什么,我猜得到他的心思,依这宫商羽想法,应该是想让我给出一个说得过去的交代,然后阴门对我小惩大诫,这件事也就算遮掩过去了。

    毕竟肥阳孙家已经被灭了,虽然事出突然,也没有任何证据,但那些发生的事都跟孙家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联,就算是没有证据,也让旁人不由得对孙家起疑。

    所以灭了也就灭了,谁也说不出来什么。

    只需小惩大诫,下不为例,让大家脸上都过得去,也没人会揪着辫子死死计较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令他万万没想到,我的态度竟然这么强硬。

    “疯了,疯了疯了疯了!”林英看着我,不停摇头:“这孩子真是疯了!”

    而庄清非眼中却流露出难掩的喜色,他看着我这自掘坟墓的举动,简直像是要忍不住欢呼出声。

    果然,质疑声来了——

    “行人派楚天,你好大的杀气!倘若有天,你怀疑到了我的头上,是不是也要杀了我朱家满门?”

    “还说你没有滥杀无辜?你简直是丧心病狂!”

    “楚天,你所谓的自讨公道,就是无凭无据的杀人不成?谁给你的资格?谁给你的能耐?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反问一句!……我现在怀疑行人派楚天滥用阴门术数,杀人害命,诸位阴门同道是否能给我一个公道?如果不能,那我是否现在可以杀了他,自讨公道?”

    “这位阴门道友,话可别乱说,无凭无据怎能妄断人命官司?他楚天嗜血成性,杀人如麻,你我怎能跟他学一个样?”

    “决不能纵容行人派楚天恣意妄为!更不能开这个先河例子!否则,阴门六派还有师法戒规可言?”

    “必须要严加惩处!”

    “对,绝对要从严惩处,否则阴门祖师颜面何在?

    “宫会长,林村长,若不对他进行严惩,怕是不能服众的!我北漠付家现在表明态度,如果你们还要纵容他楚天行凶杀人,那这样的阴门六派我付家退出也罢!”

    “我也退出!”

    “同意!我也退出!”

    “我江南古家也退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有一个人起头,其余人纷纷附和。

    场面一时间变成了对我的集中声讨,颇有点逼宫的意思,如果宫商羽和林英不表态的话,看他们这样子也会不认宫商羽和林英的领导地位,甚至是连阴门六派都不认了,那这风水协会和南冥村也就完了!

    我静静看着愤怒的他们,没有说话也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岳何川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肖山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。

    而甄昆则咬着牙暗恨,事情发展到这个局面,已然被他给说中了,接下来恐怕就得站到整个阴门六派的对立面了!

    得道多助,失道寡助。

    与整个阴门六派为敌,这绝对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!

    甄昆有些急了,想出声提醒我,更想说话为我辩解些什么,我了解他的冲动脾气,我回头看了他一眼,示意他不用多说什么更不用插嘴。

    “诸位……”

    宫商羽环视所有人,眼睛深处有一丝无奈,不过他还是以大局为重,沉声问:“那你们说说,你们是想怎么严惩楚天?”

    “楚师侄毕竟年龄还小!……再者,行人派只有他一个弟子,这上无师长管教约束,所以难免做事情比较冲动,也念及他事出有因,情有可原,我希望大家还是不要太过于追究了,小惩大诫也就罢了!”林英叹着气帮我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林师兄这么说就不对了,难道年龄小就可以成为借口了?年龄小就能胡作非为、滥杀无辜不加以惩罚了?连这件事都不予追究,那整个阴门六派还有什么可以追究的?他可是当着我的面,杀了孙继华啊!不但如此,他还怕走漏风声,把我抓起来关押了两天啊!”

    庄清非终于逮到机会说话,而且一开口就把我往火坑推了推,他惋惜着又说:“我也知道,楚师侄毕竟是行人派的独苗弟子,没人疼没人爱的,能有现在的术数修为很不容易!……但是啊,诸位师兄,不久前咱们远赴江南诛灭折纸门莫家,可是连莫家小辈莫奇志都杀了,现在行人派楚天也铸下大错,难道却要用师法戒规区别对待吗?”

    庄清非这番话,听的众人频频点头,道声有理!

    庄清非眼睛中的笑容更浓,又道:“所以说,为树立阴门师法戒规之威,也为了使众人心服,当对楚师侄大惩大诫,也好以此来警示后辈阴门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依庄师弟所说,你想怎么大惩楚天?”宫商羽看向庄清非,眼神泛冷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庄清非也察觉到宫商羽对我的维护之心,这个时候推一把就行了,见好就收,可不能把事情给逼急了,做砸了!

    庄清非尴尬笑了笑说:“这个理当由诸位师兄弟决定,我就不多嘴了。”

    宫商羽深深看了庄清非一眼。

    林英也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两位斩妖门宗师的眼神意味,都颇含警告森冷的意味。

    但是庄清非装着糊涂,只当没看见,事态发展到了这个地步,由不得你们两位不表态,不惩处,想就这样糊弄过去,哼哼……

    “我觉得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说话了,他刚刚自称江南古家走阴派传承,说话的这人是位中年人:“我觉得,这件事实在罪无可恕!按阴门师法戒规,本理应将行人派楚天给清理了门户,但念在事出有因,而且他也对阴门有功,那就废去修为,逐出阴门罢了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