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百零五章 发泄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本理应清理门户,这是想将我给杀了的意思啊!

    但念在事出有因,对阴门有功,所以格外开恩,只是逐出阴门,废去修为罢了?

    轻飘飘一句话,你就想将我楚天给废了?

    我看向说话的那人,深深记下这人的样貌,走阴派江南古家,我没记错的话,在杭州杀的那位苗大师苗乃安,其师承的就是这江南古家。

    你家弟子用阴门术数养魂炼灵,残害婴儿制成鬼婴,我没去找你古家问罪,这时候你竟敢向我发难?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深深看了他一眼,最后又看向宫商羽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宫大会长是怎么拉拢的江南各家传承,但就从现在看,什么人都敢收,什么人都敢留,你难道就真不怕日后出问题吗?

    站在我身后的肖山咧嘴露出笑容,颇有几分凶相。

    那慑人的目光,盯的古家来人心里发毛,在座位上坐立不安,肖山可是一只山魈妖妖王,单单是浑身妖气含而不发,都能让在场众人感觉到,他绝对是一个厉害角色!

    岳何川和甄昆他们面露怒容。

    逐出阴门,废去修为?

    这江南古家的来人还真能说得出口,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!

    然而,这个提议,在场的众人却频频点头。

    各家传承都认为这么惩处最是得当,毕竟整个孙家死了那么多人,也该有人来为此负起责任!

    “宫师兄,定夺吧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宫师兄,快做决定吧!”

    “整个莫家都杀得,难道他行人派楚天就杀不得?况且,古师弟也已经手下留情,饶他小命了!”

    “说的对!以师法戒规,也已经是对他楚天网开一面了!”

    “宫师兄,你若不将他逐出阴门,又何以服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宫商羽眉头紧皱,还犹豫中沉默。

    林英张张嘴,很想说些什么,但面对整个阴门各家传承都是这个意思,他也不好强行忤逆大家的想法,因为那么做实在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我心中长叹一口气……

    情况,终于达到了我理想的状态。

    但这也着实让我看清了,各派各家的丑陋脸孔,或许他们中很多人并不完全了解事情始末,或许他们只是依靠片面之词,才对我楚天有了这种印象看法,才做出了对于我的这个惩罚决定。

    但是,此刻我真的有些心寒!

    我缓缓站起身,向着在场的所有人说道:“阴门传承,自开山祖师起始分六派,进而衍生出各派各家,你们难道有谁听闻过,这跨门派将旁人逐出师门的先例吗?我非常好奇的问一问在场诸位,你们一不是我楚天师长,二没有传法授教之恩,你们有什么资格将我行人派楚天逐出师门!?”

    “竖子,你……”

    我话音刚落,立即就有脾气暴的起身呵斥。

    我看向那人,沉声低喝:“闭嘴,我还没说完!”

    “吼!!”

    肖山紧接着发出一声暴吼,整个会议室都卷起一股腥臭的凌厉妖风。

    肖山虽然没有现出山魈妖原形,但那张开的嘴里獠牙尖长,躬起的身体露出皮毛,猩红的眼睛更是暴戾凶威四射!

    这一声暴吼,震慑住了所有人!

    不少术数修为低弱,侍立在长辈身后的弟子,看着肖山无不露出恐惧眼神,惊骇不已,甚至连那双腿都在忍不住发软。

    虽然各家高人都能看出肖山是头妖怪,但谁都没想到,他竟然是一头道行实力这么强的妖怪!

    那脾气暴起身的人,被肖山震慑得一屁股坐下,愣愣半天没回过神。

    大家都看向宫商羽和林英,他们两位可是斩妖门宗师前辈!

    然而,宫商羽和林英都在脸色难看的注视着我,那目光中隐隐有着拷问之意,似乎在无言向我问——你楚天究竟想干什么?

    我笑了笑,我也不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和我都清楚,心里也都明白,肥阳孙家的人我绝对没有杀错,否则他们也不会对我百般维护。

    但他们不理解,我这么令场面僵持,又图的是什么呢?又对谁有好处呢?

    可惜……我图的就是场面僵持!

    我也不要好处!

    我要的就是他欧少卿不得不出面,不得不回来找我!

    我在心里说了声抱歉,随后看着在场众人再度冷冷说道:“如果你们想杀我楚天,为阴门清理门户,我随时奉陪!……但是,但是你要想逐我出师门,不好意思,你们没那份权力!”

    “行人派传承的法与器,只要一天在我楚天手里,我就一天还是行人派传承弟子!逐我出师门?笑话!我敢问一问你们大家,你们谁有资格代替我行人派师长,将行人派传承的法与器从我手里剥夺!?”

    本↘书↘首↘发↘追↘书↘帮↘https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“我楚天话就撂这儿,有谁想杀我,随时来,我随时等着,但甭给我来什么逐出师门那一套!如果有谁是真想退出阴门六派,还请自便,但我也好心提醒你们一句,轻慢师法传承,理应受罚,叛逆师法,更是罪加一等,这才应该要废去修为的惩处!”

    说完想说的话,我留下一声冷哼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肖山、甄昆急忙追上来。

    而岳何川留了个心眼,没有立即就走,他留下来继续听听这些人还会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出了会议室,那没资格进去,只能在外面等候的各家阴门弟子,连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!

    显然,他们听到了我刚刚说的话。

    整个阴门六派自祖师开山伊始,还从没有听说说这么嚣张跋扈的传承弟子,尤其是六派之首的行人派,那更是以师法戒规森严闻名,可今天……我着实让他们开了眼界!

    我也不得不承认,虽然这么干很出风头,但也着实是很作死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如果闹到最后收不了场,恐怕我这个行人派弟子身份真就要拜拜了!

    离开风水协会,到了楼下。

    甄昆终于忍不住问我:“楚天,能不能告诉我……你到底是想干嘛?你到底要玩什么?竟然玩这么大?”

    “不干嘛,也不玩什么,就是发泄发泄。”我回答。

    “操!”

    “发泄发泄?”

    甄昆叫了起来:“你大爷的有你这么发泄的吗?你知不知道,你刚刚把他妈所有人都给怼了!那可是将近一整个阴门六派了啊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啊!所以发泄的很过瘾啊!”我舒口气,确实感觉畅快不少。

    甄昆苦着脸,不停嘟囔:“完了,完了完了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肖山嘲讽说:“我说甄昆,你这么怂呢?什么就完了?好戏才刚刚开始好嘛!”

    “怂?好戏?”甄昆叫着:“你丫是不是傻,楚天接下来要是不被逐出阴门传承,我‘甄’字儿倒过来写!”

    肖山笑眯眯说:“哦哟?不用倒过来写,以后你跟着我混就行!”

    “好!”甄昆气呼呼答应。

    我不停叹气摇头,真想反问问这甄昆,你丫才是不是傻啊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