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百零七章 讨酒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等我赶回北邙村时,已然深夜。

    这一路颠簸,我连口饭都没吃得上,再加上身体本就有伤在身,这会儿更是饿的我两眼发晕。

    周慧早已睡了,家里的大门我也打不开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最后还是没回家去,不然的话,周慧恐怕一夜都要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进村的动静,吵醒了张伯。

    张伯披着衣服打着手电筒,一见是我回来了,也是不由得喜出望外,他当即张罗着就要去叫我家中的周慧,我忙拦下他,这都已经大半夜了,还是不要再吵到她,我等明天再回家也不晚。

    当然最主要的还是,我还没想好该怎么跟周慧相处。

    以前的那种相处方式肯定是不行的!

    我跟周慧都滚到一个被窝里去了,再这么下去,哪天非擦枪走火不可,毕竟我可是正常的男人!

    搁着之前,我是因为受伤太重,连身体都无法自理,所以才会需要周慧那么无微不至的照顾,甚至连我的身体,连我的小尾巴都需要她来帮我仔细清洗。

    但现在可不一样!

    我虽然也受了伤,但总不能借着伤势去跟她起腻,赖着非让周慧照顾不可,那就有点故意调戏人家的嫌疑了,更何况我现在哪有那个心情!

    所以,我必须要先想好该怎么跟周慧相处,然后才能回家去。

    张伯满脸奇怪问我:“你这兔崽子,大半夜赶了回来,这不回家你还能上哪去?”

    “我想去祖庙坐坐,而且我还没吃饭呢,也想去李大爷那讨点酒喝。”我笑着回答。

    “酒?”

    张伯打量着我,很是有些惊讶,他问我啥时候会喝酒了?

    我拉着张伯边走边说,上次我爸回来,我们一起去跟爷爷上坟烧纸,在北邙山我和我爸陪着爷爷小喝了几口,今天不知道怎么,我就是特想再尝尝李大爷自酿的烈酒。

    张伯笑了起来,道声那咱走,今天咱爷们好好喝一杯!

    到了祖庙,李大爷和巫算子也早已经睡了。

    不过张伯愣是给砸开了门,我不好意思地赔着笑说打扰,今天晚上是真想进这祖庙里坐坐。

    李大爷有点不高兴,但巫算子看到我却是很热情,忙招呼着我们走进庙中。

    打开电灯,我在圣尊巡天大神神像面前,恭恭敬敬以师礼叩拜,敬上三柱长香之后,我抬眼注视向那栩栩如生的神像。

    有个问题这时在我心中浮起。

    何谓神灵?

    神灵又究竟是什么?

    而妖魔鬼怪,又可以成为神灵吗?

    我虽然感应得到圣尊巡天大神的存在,但现在元神受创的我,可没办法与这巡天大神沟通,而且即便能沟通,大神会不会搭理我却也很难说。

    拜过大神之后,那边酒桌已经摆好,巫算子张罗着又为我们小炒了几个热菜。

    这巫算子眼下在北邙村过的那叫一个舒坦,不但盖起了新房,跟李大爷过起了日子,而且祖庙修缮之后,再加上她这位神婆的号召力,十里八村来进香的也有不少,这也为李大爷和她增加了收入了来源。

    按巫算子的话说,人上了年纪之后,就想图一个安稳,能平静生活就已然很知足了。

    辛辣烈酒入喉,顿时就是一团火热。

    我仔细品着那直往脑门上冲的酒劲,心中却又不由自主想起了凝舞。

    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张伯说着话,也问了问村里现在的情况,张伯告诉我村里一切都好,让我不用多操心什么,抓紧时间办好自己的事才是要紧。

    我苦笑,他指的是周慧。

    张伯多少也感觉到我是有点不想回家的意思,跑来这儿祖庙借酒浇愁,张伯用长辈的口吻教训着我,问我什么时候能给人家姑娘一个交代?就这么搁在家里,也不是一个办法不是?

    毕竟这名不正、言不顺的,乡里乡亲不说,周慧自己心里也苦啊!

    我一口闷下酒盅,我知道她心里会不舒服,但我也没有办法,现在我这情况,真不是谈这些的时候。

    张伯瞪着眼睛要对我打骂,教训我人可不能忘恩负义,也不想想你半死不活那会儿,是谁不分日夜的端屎倒尿伺候你?换成别人家姑娘,谁愿意跟你这儿白耗青春?人家早走了!

    这么好的媳妇儿,打着灯笼都难找,也不知道你这兔崽子心里到底是咋想的!

    我一口接一口的闷着白酒。

    我能怎么想?

    我还能怎么想?

    我心疼周慧,我也不愿意她苦等白耗,但我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张伯哼哼着:“好办!操持婚礼,娶了她!”

    娶?

    我腾的站起身来,酒劲上头我有些晕,但胸腔中却压抑着愤怒,我盯着张伯反问:“我拿什么娶她?当初举办冥婚的时候,您和李大爷都在场,那三跪九叩可是拜了天地和我楚家祖宗的,不管到什么时候凝舞才是我的妻子!我又拿什么去娶周慧?”

    “楚天,坐下!”

    本↘书↘首↘发↘追↘书↘帮↘https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“老张,你也少说两句!”

    李大爷见状况不对,忙拉着张伯让他别再劝了。

    我也不想和这位看着我长大的长辈吵吵,拎起桌子上剩下的半斤白酒,我摇摇晃晃走出门,走出祖庙去。

    “你上哪去?”

    “楚天,你回来!”

    李大爷和张伯还在后面吆喝我站住,我告诉鬼兵小若,以鬼障之术拦下他们,别让他们跟上来。

    走出北邙村,仰望夜空繁星,我忍不住想起那个夜。

    漫天乌云密布,雷霆闪烁,天空像是巨大的漏斗,银色的闪电宛若银蛇般在漏斗中来回穿梭,不时地落下一道。

    而凝舞,就在乌云下苦苦支撑。

    那每落下一道如巨蟒般的刺目雷霆,凝舞就会吐出一大口鲜血,她的嫁衣破破烂烂,但她却无处可逃。

    直到今天,我都清晰记得当时的情景。

    我喝下一口辛辣白酒,就这样坐在村头发呆,不知道过了有多久,突然有两个人走到我身后,拍了拍我的肩膀。

    我晕晕乎乎的视线勉强看清了是谁,甄昆和岳何川。

    两人皱着眉头,关心问我怎么喝了那么多酒,我摆摆手,心情不好,想喝罢了,我问他们怎么来了,是出什么事了吗?

    甄昆恨恨地说:“阴门六派已经作出决定,要代行人派师长行事,剥夺你的行人派传承弟子身份,将你废去修为,逐出师门!……估计很快,宫商羽和林英就要来找你了,他们会收回行人派的传承法与器,另择弟子传法继承行人派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