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百零八章 疯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由宫商羽和林英代行人派师长行事,将我废去修为、逐出师门吗?

    听到甄昆的话,我精神一震,酒劲清醒过来不少。

    一切都如我所料,事情终于是发展到了这一步,接下来……就是要把这件事、这消息彻底扩散出去,毕竟如果欧少卿不知道的话,这戏台不就白搭了吗?

    “小师叔,你这会可真是玩大了!”

    岳何川垂头丧气,看着甄昆问:“如果现在回去认错,还有没有从轻处罚的可能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了!”甄昆摇头,叹息着说:“要是今天的场面不闹那么僵,楚天不说那些话,宫商羽和林师叔还能从中斡旋斡旋,不至于会闹成这个局面!……但现在,骑虎难下,如果那两位一定要维护楚天,这阴门六派的人心也就彻底散了。”

    岳何川急的不行:“那现在怎么办?总不能就这样放任不管吧?宫前辈和林前辈估摸着很快就要来找你了,到时候真就一切都完了!”

    “楚天!”

    甄昆冲我叫了一声,瞪着眼睛道:“你倒是说句话啊!你咋还跟个没事儿人一样?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?你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局面吗?”

    我摆摆手,让他们俩先别急。

    事情虽然变得麻烦了,但还不至于到了那种地步。

    岳何川气呼呼的说:“我们俩都快火烧眉毛了,小师叔你还独坐钓鱼台呢?再不急,再不急等那两位来了,到时候想急都晚了!”

    甄昆盯着我,也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:“你到底是想干嘛!今天,你咋着也要给我们把话说清楚!”

    说清楚就说清楚嘛!

    急个什么劲儿!

    我摆着手,让他们俩坐下再说,刚好我也想找人说说心里话。

    岳何川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甄昆见我醉醺醺的样子,仍带着火气:“我不坐,我就站着听!你说吧!”

    我笑出声,爱站你就站着吧!

    整件事,还要从我去肥阳灭孙家开始说,我简单跟他们讲了讲我遭遇了什么事,直到辗转去了玉龙雪山,在那里与玛纳大巫斗法,最后亲眼见到凝舞与他们一道离去。

    回想凝舞的冷漠背影,我心如绞痛。

    所以我想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而当事人就是欧少卿,我那位行人派大师伯欧少卿,也是那位已然叛逆了师法的欧少卿。

    “行人派还有高人?不是都已经死了吗?”

    岳何川瞪大眼睛,有点难以置信,当年的断法时代,那场剿灭魔灵之战,行人派前往的师徒全都死在了那里,怎么可能还有人活着?

    甄昆也是满脸震惊,忙蹲下身子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们说,起初我也以为全都死了,但其实欧少卿活了下来,所以我要逼他现身,逼他回来找我!

    而且,我手里还有肥阳孙家为恶为祸的证据,局面如果真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,到时候只要把证据往大家面前一摆,那些人就算再怎么替孙家叫屈,也没法把我怎么样!

    “你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岳何川结结巴巴地说:“可说到底,你这不是相当于把整个阴门六派都给耍了吗?小师叔,你这么做……”

    甄昆古怪地也看着我说:“疯了,你真是疯了!”

    不用他们说,我也知道自己这么做不合适,甚至可以说是过分。

    但为了凝舞,为了那个答案,我愿意发一回疯!

    甄昆紧皱着眉头问我:“你的鬼妻妖魂凝舞,她到底是这么回事?怎么莫名其妙的,突然跟凶兽蛟龙和玛纳大巫搅和在一起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也想知道,所以我必须要找欧少卿问清楚。”

    我深呼吸一口气,看着他们两个又说:“我可能还需要你们的帮忙!你们要帮我,尽可能的关于我的消息扩散出去,就说我行人派楚天要完了!”

    “就算不用我们帮忙,关于你的消息,也已经传遍整个阴门六派了!”甄昆哼哼着说:“宫商羽和林师叔代行人派师长行事,到时会当着所有阴门同道的面,宣布对你的惩处,也会当众废除你的术数修为,将你逐出阴门传承,然后当众择取一人继承行人派。”

    我眼睛一亮,正合我意!

    先废修为后逐师门,再另收行人派徒弟……

    这简直是爆炸性的消息啊!

    到时候的场面一定很壮观,不过场面闹的越大越好,来的人也越多越好,这样也不怕欧少卿得不到关于我的消息。

    我向他们问,宫商羽和林英决定什么时候来拿我?

    本↘书↘首↘发↘追↘书↘帮↘https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甄昆和岳何川也不知道,不过估摸着会很快,毕竟那两位宗师前辈也有点担心,阴门传承中别真有不长眼的杀上门找你来,到时又要横生枝节。

    这么一说的话,我还哪都不能去了!

    就凭我现在的状态,万一真有不长眼的杀上门,我可斗不过,这要是万一受了人家欺负岂不冤枉,那样的话反而不美!

    看来在宫商羽和林英来拿我之前,我还需要保镖!

    我颇为认真的点点头,看向岳何川和甄昆,眼下他们俩倒是挺合适,刚好跟我回家也可以我和周慧的缓解尴尬。

    “保镖?”

    甄昆和岳何川异口同声:“你那么牛逼,肥阳孙家都给灭了,还怕有人来找你麻烦?”

    “特殊情况嘛!我身上有伤不方便动手,有你们在我才好放心嘛!”我摇摇晃晃站起身,手里剩下的小半瓶白酒直接扔了,一手揽住一个肩头,笑眯眯地又说:“走着,送我回家!”

    甄昆皱着眉:“可是你家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方便,绝对方便!这天也热,我陪着你们在院子里打地铺,咱们也可以好好说说交心话!”

    我急忙用话堵住甄昆的嘴,拉着他们俩向村里走去。

    村里的张伯和李大爷正因为找我的事儿急的团团转,不过看到我有人陪着,也就放下了心,我苦笑哈哈的跟他们打声招呼,张伯很生气地瞪了我一眼,背着手打着手电也自顾自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敲开家门,睡眼惺忪地周慧见我回来了,不由得绽放出开心笑容。

    但见我喝了那么多酒,又不由得很担心我的身体。

    我让周慧直接在院子里给我们三个人打了地铺,然后我借口跟岳何川和甄昆有事要说,让她先睡觉去,不用在这儿陪着我们。

    周慧有些不情愿和不高兴,毕竟我离家好几天终于回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看我死活拉着岳何川和甄昆不撒手,最后也没说什么,再者家里还有张艾艾呢,这初夏季节女孩子家穿的都少,也不好让三个大男人进屋。

    周慧很贴心的给我们端来水,这才回去房间休息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的背影,心中叹气,我了解她,她又哪能再睡得着啊!

    别说周慧了,我又何尝睡得着啊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