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百零九章 心里发毛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这个夜,注定无眠。

    我也明白,找挡箭牌根本就不是办法的办法,但眼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

    岳何川和甄昆有些尴尬,即便是我们睡在了院子里打地铺,不进去那有着两个女人的屋子里,可透过开着电灯的窗户还是能屋里两个女人的剪影,尤其想到一个是我不知要怎么面对的女人,另一个是我的准嫂子,这就更尴尬了。

    他们有点后悔,早知道不跟我来了。

    但是你们后悔也别想走,我拉着他们像拉着救命稻草,这要是放我自己一人在家里,那还不更尴尬!

    我盘膝坐在蒲团上,借助行人派调息之法,运行身体精气渐渐将酒气排出。

    不论如何,养伤都是头等要紧的事!

    但是这元神之伤恢复的极其缓慢,以调息之法可恢复身体损失的精气,可对元神之伤的效用根本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我借着夜光,翻看手中的《行人术数》。

    可结果却是让我有些失望,古书上并无记载有恢复元神之伤的法门,仅有着寥寥几句话提醒后辈弟子,修渡三魂之后得以凝聚元神,元神坚韧却又脆弱,故而受到损伤之后极难恢复,只能再以阴阳调和衍生太极运转,慢慢修复孕养元神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需要再下苦功才行!

    我放弃寻找捷径的方法,合上手中《行人术数》,坐在蒲团上老老实实运转调息之法。

    眼下我的身体情况,还不适合吸收极阳之力和极阴之力。

    等精元血液的损失得以弥补之后,我才能着手恢复元神之伤,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,因为我怕是短时间内不能再动用阴门术数了。

    甄昆和岳何川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。

    可那话题说来说去,都离不开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一夜过去,晨晓启鸣,天还没亮。

    周慧已然早早起床,先是关心问候我,接着为我准备早餐,她很细心,特意为我准备了清淡的香浓稀粥,让我压压胃里的酒劲,而且还监督着我必须让我全部喝完。

    我苦笑无奈,只能老老实实喝完稀粥。

    周慧跟我说了说家里的情况,在我离家这几天,她哥周彬帮着嫂子张艾艾下葬了家里人,虽说她的弟弟们和父母对她很不好,但这最后一点的孝心她还是想尽一尽,她只希望父母和弟弟能在天堂都好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她家那种亲人就别想着什么天堂了,即便没有魂飞魄散,也是下地狱的料!

    周慧瞪着我让我小声点,别让嫂子张艾艾听到了。

    也不止这件事,周彬那边房子的装修已经拾掇差不多了,他想选个吉日结婚,婚礼就不大操大办了,毕竟张艾艾家里亲人刚亡故,就连葬礼也只是草草了事,不过这事儿周彬还没跟张艾艾商量。

    周慧是想问一问我的意见,毕竟这喜丧相冲,会不会有些不吉利。

    不吉利……倒是不会!

    只是村里人比较忌讳这个罢了,真要按风水上说,还是要特殊情况特殊对待,我告诉周慧这件事可以让他哥去问一问祖庙里的巫算子,她擅长这个可以帮忙推一推。

    周慧笑着点点头,她说有我这个阴门高人开口,她也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我尴尬笑了笑,心中苦涩,我算是哪门子高人啊!

    天色大亮,家里人刚吃过早饭,门外就突然来了两位不速之客,倒也不是别人,正是宫商羽和林英,这两位前辈同行一大早就要来拿我了!

    宫商羽深深看我一眼,问:“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我们的来意吧?”

    “知道,甄昆和岳何川已经告诉我了。”我平静回答。

    林英点头:“那好,先跟我们回南冥村再说。”

    家里毕竟还有周慧和张艾艾,这说话不方便,阴门中事也不好让普通人搅合进来。

    这是宫商羽和林英拿我时的打算。

    我很平静地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,随后又跟周慧打了声招呼,我出去一趟办点事,周慧忙问我什么时候回来,我笑着告诉她应该用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我这刚回家就要走,让周慧很是有些失望和难过。

    而且我不确定的语气,也让她有些莫名的担心,宫商羽和蔼微笑向她劝说一句:“小姑娘,不用担心,楚天在我这儿哪也跑不了,不会有事的!”

    周慧礼貌笑了笑,情绪这才好些。

    但这话听在甄昆和岳何川耳朵里,却是不由让他们眼皮一跳,那言外之意明显是看押拘禁啊,更何况落在斩妖门宗师宫商羽和林英手里,这就是想跑也跑不了啊!

    我没有辩驳也没有反抗,十分规矩老实地跟两位前辈走。

    林英狐疑地看着我,眼神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连宫商羽也很奇怪我的表现。

    不过这倒也是,昨天在风水协会总部,我可是一副嚣张跋扈、不可一世的样子,今天突然就学乖了,这反差确实有那么点大!

    到了南冥村之后,林英把甄昆和岳何川赶走,让他们别在继续跟着。

    而我,被直接带到了林英的家中。

    “楚师侄,这里也没有外人,你究竟想干什么,不妨直说吧!”

    林英盯着我问。

    宫商羽也审视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揣着明白装糊涂,只当是没听懂,我告诉他们我没什么可说的,阴门六派既然已经决定对我那么惩处,行人派也只有我光杆司令一个,这胳膊拧不过大腿,我还说什么呢?

    反正肥阳孙家的人我已经杀了,你们爱怎么着怎么着……

    “得得得,少来这一套!”林英打断我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说楚师侄啊,你这孩子还不肯跟我们两个老家伙透个底?”宫商羽哼哼着,又问道:“我们也没问你肥阳孙家的事啊!……我们现在问的是,昨天的那出戏,你到底演给谁看呢?

    我愣愣的看着两位前辈高人,真不愧是人老成精,竟然被他们给看出来了?

    而他们见我如此反应,不由得更加印证心中猜测。

    两位前辈都用好气又好笑的神情看着我!

    我不由得尴尬,露怯了!

    本来他们还有所怀疑,现在倒好,直接确定了我是在玩什么猫腻。

    宫商羽轻飘飘又问:“楚天,从肥阳孙家离开之后,你是去了玉龙雪山吧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这话刚脱口而出,我就像自己嘴巴,这两位今天摆明就是来套我的话的!

    让我没想到的是,原来我去云南的事情,他们早就知道了,甚至还知道我行人派有高人相助。

    至于高人是谁,我说出欧少卿名字的时候,他们却万分吃惊。

    “欧少卿?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!?”

    “他没死?不对,有人亲眼目睹欧少卿被魔灵湮灭了肉身,他怎么可能没死?”

    宫商羽和林英瞪大眼睛,不停向我追问。

    我无奈的叹着气,我也想知道他到底为什么没死,或者说他是怎么死而复生的。

    两位前辈互相看了一眼,都从对方眼中看出别样深意。

    当日欧少卿死在魔灵手上,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,可死而复生这其中的意味就变得复杂了,在阴门术数传承中,没有任何一种法门能够令人死而复生,所以也就只剩下一种可能……是邪魔歪道的阴损法术!

    “我大师伯欧少卿,应该不会背弃阴门传承,也不大可能与邪魔为伍。”我为欧少卿辩解一句。

    宫商羽问我:“你又怎么能确定?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三番两次的救过我!如果他已经是邪魔傀儡,又何必舍身冒险的救我帮我?更何况,欧师伯的为人两位前辈应该都清楚,他怎么会做出那种事情来?”我反问。

    林英摇头叹息:“曾经莫奉天的为人我也一清二楚,可最后还不是照样叛逆师法,落得一个被诛杀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莫奉天又哪里比得上我大师伯欧少卿?”

    我撇着嘴,嘀咕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,现在谁也说不好。”宫商羽沉吟,又问我:“那如果,到时欧少卿不出面呢?”

    本↘书↘首↘发↘追↘书↘帮↘https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“不出面的话……那我就把孙家为祸为恶的证据交出来,到时候这事儿不也就结了?我就不信,谁还能死咬着我不放,非把我逐出阴门不可!”我嬉皮笑脸的说。

    我话音刚落,林英和宫商羽看我的眼神都变了。

    那眼神有点冷,带股寒意!

    我被他们看的心里有点发毛,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!

    宫商羽笑着反问我:“就算是你有证据,你楚天还真以为,这件事这么容易就结了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我愣愣问。

    林英哼了一声:“你这孩子戏耍了整个阴门六派,还想那么便宜就蒙混过关?即便是到时你能拿出肥阳孙家的证据,你也逃脱不了阴门惩处,六派共议的决定已经立下,这是不可能更改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不是,两位前辈,这什么意思啊这是?”我这才反应过来,事情有点变了味儿。

    宫商羽笑容更浓:“意思就是,如果欧少卿不出现,那么阴门六派就要带行人派师长行事,剥夺你的传承弟子身份,收回阴门传承的法与器!”

    听到两位前辈的话,我像是被雷给劈中了,傻愣当场!

    玩大了,这次真的玩大了!

    林英和宫商羽却是不管我作何反应,他们说会给我三天时间,三天之后就在南冥村,会当众宣布阴门六派对我楚天的惩处决定!

    如果欧少卿出现,那么一切好说,但如果没有……

    宫商羽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那你就自求多福吧!”

    两人起身出了门,反手就把房门给我锁了,林英在门外冲我又喊,这三天时间我哪里也不准去,就呆在他家闭门思过。

    我慌了,连忙去拍门。

    但这两个人不止把房门锁了,连院门也给锁了,然后就这样把我给仍在这儿了!

    “喂!”

    “开门啊!”

    “宫前辈,林前辈,有话好说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空荡荡的门外无人回应,一阵小风卷来,我心稍凉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