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百一十章 证据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南冥村,林英村长家中。

    我在这被关了三天,我哪也不能去,哪也去不了,而关于我行人派楚天的消息,外面已经传了满天飞。

    三天时间,足够整个阴门人尽皆知!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人蜂拥而至南冥村,毕竟行人派唯一传人的身份,还是十分具有吸引力的,更何况行人派还拥有着其它门派所没有的传承之物“法”与“器”!

    五行虚灵罗庚不说,但《行人术数》可是阴门传法之物。

    这本古书包罗万象,而且神奇无比,能跟随拥有者的见知显现不同内容,只要拥有了它,就能够修习阴门传承术数。

    所以,很多各派传人携后辈而来,就是想看一看有没有机会被选为行人派第三十五代传承弟子。

    整件事的热度,超出了我的意料!

    也超出了我的控制!

    我也不禁有些担心,欧少卿直到现在还没有出现,再拖下去我可就要被当众审判,逐出师门了!

    到时候该怎么收场?

    我已经从祖爷爷那里拿到了U盘,这是肥阳孙家仗持术数传承为恶为祸的证据,可就算有这个证据,又能挡住到时候骑虎难下的局面吗?

    我像是热锅上的蚂蚁,坐立不安!

    在这三天里,除了林英和宫商羽之外,我一个人也没有见到,就连甄家人和岳家人也被拦在了外面,谁也不准与我接触。

    我就是想打探一些消息,都没人能帮我!

    至于鬼兵小若,她也根本没法堂而皇之游荡在南冥村,毕竟这里聚集而来的阴门高人实在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玩大了,这次真玩大了!”

    我急的团团转,我有点搞不明白宫商羽和林英究竟是怎么打算的,难不成真要将给我废了?

    我不信他们真会这么做!

    可是这状态,这种让人百爪挠心的状态,让我也不由得心里发慌!

    第三天,上午,阳光明媚。

    村长家的院门打开,林英和宫商羽走进来,手里拿着一个古代看押死囚犯人所用的刑具枷锁!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玩真的啊!这是什么?”我大叫着问。

    宫商羽哼一声:“谁还跟你开玩笑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犀皮黑木枷,拷锁叛逆师法的弟子所用,有着压制三魂、封禁精气的作用,这东西真是很多很多年没有动用过了!”林英淡笑解释,随后却面容渐冷:“楚天,今天为了你,我可是特意翻箱倒柜找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操!”

    “我不戴!”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这是想草菅人命,冤枉好人!”

    我冲着他们大叫,脚下不停向后退。

    我想逃跑,这要是真废了我的修为,我以后还怎么去找凝舞!?

    “这可由不得你!”

    宫商羽冷着脸又哼一声,就见他身体一闪,极快地冲到我面前,我刚想反抗,就被宫商羽一个反手擒拿死死按住了。

    不管我怎么奋力挣扎,都拼不过他那铁钳般的手掌!

    我心中骇然,嘴里大喊大叫着。

    然而这两位却压根不理不睬,三下五除二,就已经把那木枷戴在了我脖子上,用脖子后的暗扣锁死!

    我活像是死囚,被推出了林英家中。

    审判场,就在南冥村的正中央。

    那里搭着一个红毯铺地的大戏台子,台子上有六把空置的太师椅。

    这六把虚位,代表着阴门六派的各派祖师。

    而在太师椅之后,是一副阴门开山祖师的画像,画中是一位仙风道骨、鹤发童颜的老者,他左手捏着酒葫芦,右手边搁置着八卦盘,而老者面前是围棋盘,黑白子落成残局,但在棋盘对面却不见另一位对弈的棋手。

    戏台子之外,人潮涌动,这里竟聚集了成百上千人!

    我实在是震惊不已,这场面有点太大了,阴门传承竟有着这么多的传承弟子吗?

    怎么可能!

    事后我才知道,这其中大半的人都是跟随家中长辈来看热闹的,甚至还有几岁的小娃娃。

    我,戴着黑木枷出场。

    顿时间所有人的视线都被吸引过来,谁都想看看那位不可一世的行人派楚天究竟长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我心里苦啊!

    本↘书↘首↘发↘追↘书↘帮↘https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我现在活脱脱跟个死囚犯一样,被围观了啊!

    宫商羽和林英押我走上高台,让我面对着六张虚位椅子以及祖师画像跪下,我反抗不了,也无力反抗,戴上这犀皮黑木枷之后,别说动用阴门术数了,那被压制的元神和身体精气,令我身体根本提不一丝力气。

    台下,议论声纷纷而起。

    那所有人看我的眼神和神情,也是各不相同,有人幸灾乐祸,有人摇头叹息,有人皱眉不已,更有人毫不掩饰目中兴奋的光芒……

    宫商羽压压手,示意大家安静。

    两位斩妖门宗师前辈,先领众位阴门弟子拜过开山先祖,又拜过六派祖师,接着宣布阴门六派对于我行人派楚天的罪行和惩处。

    那细数的罪行,无非就是肥阳孙家的覆灭,以及孙家普通弟子所遭遇的死伤。

    林英和宫商羽很公正,没有丝毫偏袒。

    既没有对我辩驳袒护,也没有对我刻意污蔑,所列举出的所谓罪行,也确实都是真实发生过的!

    所以,必须要有人为此负责!

    “阴门六派共议,决定剥夺行人派楚天传承弟子之身份,废其术数修为,逐出阴门传承!”

    “楚天,你可还有什么想说的?”

    宫商羽和林英看向我。

    这个六派共议决定当众宣布出来,意义就已经变得不一样。

    如果在之前,或许还有改变商量、讨价还加的可能,但现在已然是板上钉钉的事实,起初我还心存侥幸,可现在已经不用再怀疑,他们真的是想搞死我啊!

    甭管能不能逃脱惩处,但这罪名决不能安在我楚天身上!

    而且,欧少卿到了现在都还没出现,我可不敢完全指望着他,万一这位欧大师伯真没来,那我还不就完了?

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我大叫一声,我想起身,但沉重的木枷根本让我站不起身来。

    我咬牙暗恨又说:“走阴派肥阳孙家,仗持阴门术数谋害我的家人,这是不争的事实!他们借走阴的名义,为恶为祸养鬼炼灵,这也是不争的事实!我手上有证据,我也没有杀错孙家人!”

    “证据呢?”宫商羽反问我。

    我从口袋里将那黑色U盘拿回来,扔给宫商羽,又说:“我楚家祖辈在幽冥地府任有官职,这是我祖爷爷将孙元武、孙亮拿入炼狱,拷问之后得来的资料,关于肥阳孙家的事里面记载的一清二楚,你们仔细好好看看!孙家人该死,我楚天没杀错!”

    拿人入炼狱,此话一出,在场所有人顿时一片哗然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