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百一十一章 杀人诛心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在场的所有人瞪大眼睛看着我,一片哗然,震惊于我楚天竟然在幽冥地府有亲戚关系,可以拿人入炼狱拷问。

    关于幽冥地府,阴门六派多少都有接触。

    比如说灵媒派的阴蛊秘术,阴蛊者,鬼魔喜食,灵媒养蛊以结交供奉阴差鬼兵,从而拥有沟通地狱鬼灵的能力。

    但想拿生人入炼狱拷问,这可是那些阴兵鬼差能够办到的,小小阴兵也没那么大的本事和权力!

    宫商羽稳稳接住U盘,眉头微皱,林英也很意外地深深看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先验证之后再说?”

    宫商羽看着身旁几人问,能够站在这台上站在他身边的,也都是阴门六派德高望重的人。

    “验与不验,还有什么意义吗?”

    “这话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这肥阳孙家,是被楚天恶意报复杀死,就是验了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,阴门六派自有师法戒规,不能容忍什么人都可以随便乱来!所以,即便验了,又有什么意义?”

    “我赞同!”

    “这是U盘吧?幽冥地府行事,竟然还有会用这个?”

    “可如果不验证,又怎么知道楚天说的真假?”

    “我们没见过,不代表就没有。”林英沉吟说:“这U盘上有幽冥之力缠绕,它确实来自阴间,应该不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废话,本来就不是假的!

    听着几位高人的议论声,我脸都黑了,他们不但怀疑我交出的证据真假,甚至还想先不问缘由,直接对我惩处?

    宫商羽和林英还在跟他们商议,最好是验过再说。

    毕竟,就算是为了维护阴门秩序,可如果肥阳孙家确实十恶不赦,也不能错怪严惩了阴门弟子。

    那言下之意,错可以罚。

    但是,罪名绝对不能出错,否则这惩处岂不是有些讽刺?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台下突然响起一道暴喝声。

    “先杀人,后取证,岂非诛心!?”

    这暴喝声过后,台下旁观的阴门弟子顿时议论声四起。

    诛心之论,意指以未犯之罪而论罚。

    不可否认,我的所作所为,确实有点诛心之举,这一点连我自己都不能不承认。

    毕竟在我杀孙家人的时候,我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能够证明他们就是谋害我家人的凶手,虽然我很确定就是孙家人干的,但没有证据就不能服众。

    因为杀对了,那还好说;

    可若杀错了,又该怎么负责?”

    假如,如果有个人仅凭他怀疑你,也不听你的辩驳和解释,然后就杀了你,这压根是毫无道理的事情!

    而我……偏偏就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听到有人这么喊,我强撑着半跪起身,回头看过去。

    眼角余光看到,那暴喝的人是煞鬼门江南古家人,之前也是他提议将我给废去修为、逐出阴门。

    “此乃杀人诛心!”

    “杀人诛心!”

    “杀人诛心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浪潮般的呼声一遍遍响起,所有人看着我的眼神都变了,隐隐带着敌意愤怒。

    有人在故意煽风点火!

    我一一扫过眼前这些人,脸色渐渐阴沉。

    局面彻底失去控制,到了这个地步,就算是宫商羽和林英有心想保我,恐怕也保不了了!

    “诸位,你们也看到了,事已至此,也不用再纠结孙家人有没有罪,该不该死!……这行人派楚天,非逐出阴门不可!”

    “如果宫师兄和林师兄觉得为难,我们可以代劳。”

    台上有两位高人前辈走出来,那看着我的目光有几分淡淡冷意。

    林英和宫商羽长叹一口气,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他们默认了!

    我万万没有料到,这情况急转直下,我拿出的肥阳孙家害人的证据,反倒成了我杀人诛心的铁证。

    见那两个老头向我走来,我不甘心的握紧拳头。

    我不想束手就擒!

    我挣扎着想站起身,但脖子上的木枷突然又沉重几分。

    这俩老头以阴门术数施法,强行把我压制在了这里,我咆哮着吼出声:“我又没杀错,你们凭什么这么罚我?”

    “此刻你是没杀错,那么以后呢?”一人问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因诛心而杀人,这还不够!?”另一人又问。

    我握紧拳头,怒视着他们:“那如果是你,或者你们的亲人遭人背地里暗算,你们难道会因为没有证据,就那么算了吗?况且,我楚天亲眼所见,就是肥阳孙家的人动的手,你们有信过我的话吗?难道我亲眼所见就不是证据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还不是因为跟孙家的交情,睁只眼闭只眼,不管不顾罢了!?”

    我不甘心的咆哮着。

    然而这两个老头却压根不理会我的话,他们一阵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“死到临头,还不知悔改?真是执迷不悟!”

    “楚天,阴门六派不杀你,已经是对你的网开一面!日后你虽然不再是阴门弟子,但还是希望你能够好好做人,可千万别再胡作非为,不然的话到时就谁也救不了你了!”

    两个老头站到我面前,高高在上地俯视着我。

    而我怒视着他们:“狗屁!我楚天什么时候胡作非为过?真是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!……我是行人派弟子,你们又凭什么把我逐出师门!”

    本↘书↘首↘发↘追↘书↘帮↘https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“凭什么?今天我们就是要代你行人派师长行事,对你这不肖弟子进行惩处!”

    他们俯视着我,眼睛中闪过轻蔑嘲讽之色。

    台下的大部分人都在兴奋等待,因为将我逐出阴门之后,就可以另选行人派三十五代弟子。

    林英和宫商羽互看一眼,凝重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候,台下的人群中突然走出来一个人,他缓缓抬步,竟然凌空踏起,一步步走到台上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手伸的挺长,管的够宽的,代行人派师长行事?”

    “你们问过行人派祖师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又问过行人派师长吗?”

    “我这师侄楚天说的不错,你们又有什么资格,来将我行人派弟子逐出师门!?”

    听着这熟悉的声音,看着那熟悉的身影,我惊喜的瞪大眼睛,感动的简直都快要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欧少卿,你可终于是出现了!

    你要是再来晚一会,我可就要被他们给玩死了!

    欧少卿虽然缓缓而走,但速度极快的就来到台上,在我身边站定身形,他剑指一抬,凌厉的剑气一卷而过,那拷锁住我的犀皮黑木枷应声而断,我活动活动脖子忙站起身,站到欧少卿的身后。

    而那两位准备动手的前辈高人见此,脸色顿时阴沉似水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