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百一十二章 息怒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伴随着欧少卿的话声,他已然凌空而行,走到台上来到我的身体,单单是剑指一起,就破开了囚困我的犀皮黑木木枷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那两位前辈高人脸色阴沉似水,盯着欧少卿冷冷问。

    他们摆着架势,似乎是想斗法动手,但欧少卿却只是轻飘飘看了他们一眼,神情之中毫不在乎!

    宫商羽和林英忙走上前来:“你……你是欧少卿?你真是欧少卿?”

    “宫师兄,林师兄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欧少卿声音很沉,富有着磁性,他微笑点头致意算是打过招呼,而后转身轻飘飘看了我一眼,眼神意味颇深,最后又看向台下。

    我站在欧少卿身后,激动得有些浑身颤抖!

    你出现了!

    你终于出现了!

    我就说,当行人派岌岌可危,当我这个行人派唯一传人遭受灭顶之灾时,你就肯定就绝对会出面找我!

    欧少卿已经出现,那么所有问题都将会有个答案!

    我也可以弄明白凝舞到底是怎么了!

    欧少卿转身俯视看着台下,神情渐冷,出尘脱俗的气势呼之欲出,尤其是那张富有沧桑的正派脸孔,令人怎么看怎么感觉像是世外高人。

    “杀人诛心?”

    “笑话!”

    “你们一个个是睁眼瞎吗?留着阴门传承的败类妖人不去管,在这拿捏我行人派传承弟子倒是起劲,既然这么能耐,之前怎不见你们去拿肥阳孙家的人来问罪!?”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还处于惊讶中时,欧少卿的低喝质问声已然飘来。

    那如闷雷的声音,响彻在每一个人耳中。

    有人回过神来,立即怒喝回应:“一码归一码,我们现在审的是行人派楚天!你又是什么人?凭什么来管阴门传承的事!?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“我是行人派三十三代传承大弟子,也是楚天的大师伯,欧少卿!”

    当众人亲口听到欧少卿报出身份,这消息无异于平地惊雷,顿时惹得所有人议论纷纷,行人派的师长都死光了,这已经是早几十年前的事了,这突然又冒出来的欧少卿,可是震惊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欧少卿轻哼又说:“审楚天!?你们有什么资格,审我行人派传承弟子?楚天又触犯了哪条阴门师法戒规,需要你们来指手画脚!?”

    “楚天他因诛心而杀人!难道不该审吗?”

    江南古家的来人此时又说话了:“整个肥阳孙家,整个走阴派传承大家,就因楚天他诛心之举,落得了个覆灭满门的下场,多少普通弟子因为牵连被抓被杀,难道还不该审一审他吗?”

    “倒是你这人,行人派欧少卿?行人派的师长前辈早死光了!谁知道你哪冒出来的,少他妈在这儿装高人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在场的人又不由得频频点头。

    那看向欧少卿的眼神,也多了不少怀疑和警惕之色。

    “躲在人群后扇阴风点鬼火,还有没有我辈阴门弟子的传承风范?还是说,如今的阴门传承尽剩下了你这种阴险小人吗?”

    “我给滚出来!”

    欧少卿冰冷的眼神有股凌厉之感,随着他又一声暴喝,跺脚间已然运转起行人派虚灵土术数。

    涌动不止的地气宛如浪潮,汹涌向着那人袭去。

    这无形浪潮气势骇人,令许多人都莫名觉得是大地在摇晃,那一时间甚至站立都有些不稳,而被地气袭击的古家人更是惨,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就已经被地气强行推出了人群,摔倒在地上半天站不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怀疑我的行人派弟子身份是吧?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我行人派的五行虚灵术!”

    欧少卿俯视着台下的古家人,手上一掐诀,掌心抬起,虚灵火已然凝聚而起。

    那燃烧而起的青色虚灵火苗陡然耀亮起金色光芒!

    这金光与阳光相得益彰,刺目无比,绚烂夺目,一声清脆啼鸣自火苗中响亮传出,听在所有人的耳朵中。

    在那火红金色火焰之中,隐有一只三足奇鸟孕育而出,它张开翅膀不停扑扇,顿时间这火焰仿佛有烈阳之怒,炙热无比,炽烈无比,似有一种焚尽万物的霸道凶威。

    “先天真火之精!”

    本↘书↘首↘发↘追↘书↘帮↘https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有人惊骇的叫出声来,毋庸置疑,这就是行人派的五行虚灵术!

    而地上的古家人,更是惊恐万分地盯着欧少卿,盯着他手中的那团火红色三足金乌火焰,要是被这火焰焚身,那绝对会被烧的连渣都不剩!

    “欧师弟,快住手!”

    “息怒息怒……”

    宫商羽忙冲上前来,林英也紧随其后,他们赶紧拦住已然动了怒火的欧少卿。

    欧少卿看了这二人一眼,挥手间扯去虚灵火术数。

    火红色三足金乌火焰登时消散于无形,只不过这空气中却隐隐还有股燥热之感,萦绕不散,那是先天真火之精的余威。

    这时所有人再看着欧少卿,都隐隐带着畏惧。

    因为他一手五行虚灵术,实在是修炼的太过高深了,整个阴门六派能与欧少卿比肩的,恐怕也只有巴掌数的过来的几个人而已!

    “宫师兄,林师兄,还有诸位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立威之后,欧少卿面无表情地又问道:“今日我倒是想问一问,我师侄楚天,难道真的是因无端诛心而杀人吗?你们是真的不知道肥阳孙家所作所为吗?如果说亲眼所见,都不能算作是证据,你们是不是有点太欺辱人了!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宫商羽和林英脸色尴尬,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亲眼所见不过是他的片面之词,那怎么能成为他连续杀害肥阳孙家弟子的理由借口?他这就是报复,就是诛心之举!”有位高人前辈反驳道。

    欧少卿渐渐冷笑:“既然如此,那我行人派就是要诛心了,你能怎么着?我行人派诛心还诛对了,你又能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那位高人前辈怒火上涌,可还没等他说话,啪的一声脆响在他脸上响起。

    欧少卿直接甩过去一嘴巴:“连亲眼所见,都能被你说成是片面之词,你这一把年纪都活到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