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百一十三章 高人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你,你,你……”他恼羞成怒,却愣是你了半天,也没有你出一个下文来。

    欧少卿冷哼一声,不再理他,转而又对宫商羽和林英说道:“阴门传承弟子与普通人不同,阴门也与世俗有别,这什么诛心之论,怎么能同样适用到阴门师法戒规中来?你们难道都老糊涂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下次再有阴门弟子仗持术数为恶为祸,也非得要拿个证据当场拍下来给你们看,你们才能相信?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我师侄楚天也已经给你们拿来了证据,你们莫非是跟那当诛的肥阳孙家同流合污了,所以才会对这证据视而不见?之前不去管走阴孙家,现在反倒拿我行人派弟子,真是滑天下之大稽!”

    欧少卿的话,令所有人都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一方面确实话中有理,毕竟是我楚家的家人被肥阳孙家谋害在先,当时宫商羽和林英也都知道,但经过孙家人孙继华的哭屈对质之后,这件事最后就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这明显,不是阴门传承该有的态度!

    另一方面,是在场的人多少被欧少卿的术数修为给吓到了,那一手虚灵火竟能衍变先天真火之精,单是这一手术数就足够他成为宗师之列!

    欧少卿环视过所有人,留下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而后……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带我离开了这里,从始至终,没有一人敢站出来反对。

    这场审判,最后以闹剧收场,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欧少卿的及时出场震慑了所有人,我不由得心中感慨,哪怕是在修行传承中,竟然也会默认以拳头讲道理,毕竟之前我被拿下的时候,那所说的每句话可都没人肯听,说到底还是拳头不够硬啊!

    然而,这件事却不是那么简单就能结束。

    欧少卿问我,行人派的传承之物法与器呢?

    《行人术数》和五行虚灵罗庚在我被拿下的时候,就都被扣在了林英家中。

    我有满肚子的问题要问,但这位欧大师伯却道,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,先取回把传承之物娶回来再说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林英家中,我和欧少卿被堵在了他家里。

    堵在门口的,正是宫商羽和林英!

    这两位斩妖门宗师没有喊其他人来,也是为了给欧少卿留几分面子,同时也想当面先把事情搞清楚,他们也不怕我们动手想逃,这里可是南冥村,而且今天也有那么多高人在场,我们就算是想走也插翅难飞。

    “欧师弟,欧少卿,你怎的真得就没有死?这些年来,你去了哪,又干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宫商羽和林英脸色阴沉,看着欧少卿的眼神也颇为凌厉,带有拷问之意。

    欧少卿笑容淡淡:“这似乎,跟两位师兄没关系吧?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行人派家事,自然与我们无关,但这件事不同!今天,你如果不能把你死而复生的事说个明白,你休想离开南冥村半步!”宫商羽面无表情道。

    “欧师弟,虽然你的阴门术数已有出神入化境界,但还别忘了,这里是哪里!”林英也道。

    欧少卿深深看了我一眼,我心里有点发毛!

    说来说去,还是我招惹下的麻烦,可是谁又能料到最后会成了这个样子?

    我本就想引欧少卿出面,哪想到这些阴门“同道”竟然这么配合,直接给我来了出假戏真做,差点没把我玩废了!

    欧少卿叹气一声:“这事关我欧某肩负的责任,实属不便与两位师兄细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方便说,还是不能说,还是那见不得人的事,你欧少卿说不出口来!?”宫商羽又问。

    “笑话!”

    欧少卿皱起眉头:“我还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?既然两位师兄一定要知道,那我告诉你们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宫商羽和林英心中的疑问,主要就是欧少卿为什么会死而复生。

    这件事无论如何都要搞清楚,毕竟事关阴门弟子是否成了叛逆师法的妖人,尤其还是阴门六派为首的行人派,还是他这位术数修为高深的欧少卿!

    欧少卿的回答却也很简单,他是被一位高人救了!

    当日他被魔灵湮灭身体,重伤元神,事后那位高人赶到大战现场,以秘法帮他重凝了残魂元神,并且为他找了一具无魂之身夺舍,所以才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至于那位高人是谁,欧少卿不肯细说。

    林英沉吟着问,既然你欧少卿没有死,可为什么这么年都没有回来?你究竟干什么去了?

    欧少卿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,他说他已经不是严格意义上的阴门弟子,所主修也已经不再是阴门传承术数法门,而且这些年他一直在追查当年那头魔灵的下落,所以也没必要再回阴门中来,他也不愿再回阴门中来。

    没必要?

    本↘书↘首↘发↘追↘书↘帮↘https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不愿?

    这三位前辈的对话,听的我是云山雾罩,你欧少卿出身于阴门,又为什么不愿回阴门中来。

    然而,宫商羽和林英关注的却与我不同。

    “那头魔灵没死!?”

    “是的!当年诸位师叔伯,列位师兄弟,并没能完全杀了那头魔灵,只是将他重创了而已,最后让它给逃了!”

    听到欧少卿确定回答,宫商羽和林英呆愣当场。

    阴门六派传承付出了那么惨痛的代价,甚至是险些没有断绝了传承根基,最后竟然没能诛杀那头魔灵,这多少都让人接受不了!

    “两位师兄,我们可以走了吗?”

    听到欧少卿的问话,宫商羽和林英互看一眼,都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他们又向欧少卿问关于玉龙雪山的事,谁知欧少卿直接回了一句,这跟阴门六派没有关系,不必管也不必过问。

    这可让宫商羽不乐意了,在华夏大地发生的事,怎么会跟阴门没有关系?况且阴门行人派弟子楚天都在那里受伤而归,阴门六派当然有必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!

    我心中一紧,这两位斩妖门宗师竟要打破砂锅问到底?

    不能让他们知道凝舞的消息,更不能让他们知道凝舞已经与凶兽蛟龙和玛纳大巫站到了一切,否则这后果简直不堪设想,到时候指不定阴门六派又要拿我怎么样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