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百一十六章 无法确定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欧少卿不得不暂时放弃玉龙雪山这边的事情,千里奔袭去往了青藏高原,这一来一回耽搁,时间就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铜棺封印虽然还没打开,但青丘九尾妖魂凝舞也已经恢复了部分实力!

    而欧少卿现在要追查和查证的,就是他们去了哪里,又要干什么事,我怀疑……他们会进入阴间鬼界,有可能是为搜集九之极数恶灵鬼婴,也有可能是为了别的事。

    “总之,不论他们要做什么,想破除铜棺封印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!或许,等你下次再见到凝舞,她就已经完全不再是她了!”

    听完欧少卿所有的话,我沉默了。

    像他说的,眼下所发生的这一切,都不是我所能插手的,更何况现在的我还重伤在身,一旦搅合进这件事中,恐怕就会被漩涡给撕个粉碎。

    我握紧着拳头,暗恨自己没用。

    欧少卿也沉默着,静静跟我并肩而走,他没有打扰我,是想让我自己把整件事情想通。

    而我,又如何想得通啊……

    我能理解欧少卿沉默之中的用意,他虽然明说,但是实质性的问题已经摆在了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若凝舞不再是凝舞;

    若凝舞化成了魔物妖狐;

    若凝舞会为祸世间;

    我身为阴门传承弟子,身为行人派三十四代唯一传承弟子,我又该怎么做?我又能怎么做?

    一边是夫妻情义,一边是传承正道。

    我又该怎么取舍?

    我不愿放弃心中的思念情感,更不愿放弃我的妻子,可我真的能接受到时凶威滔天的凝舞吗?我真的能接受说不定她还会想要杀了我吗?

    仅仅想象那个画面,我的心就在绞痛!

    “大师伯,这件事的走向还无法确定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,仍旧不能确定!我也说不好到时会发生什么,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,虽然最后演变成坏事的可能性很大!”

    “如果,我是说如果,他们没能够破除铜棺封印呢?又或者,他们进入阴间鬼界,是为了别的什么事呢?再或者,最后没有演变成坏事呢?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“楚天!”

    欧少卿低喝一声,眼角余光冷冷看着我:“我辈阴门弟子,莫要自欺欺人!”

    “可我需要确定!”我咬着牙坚定说。

    欧少卿点点头:“能理解,有些事还是需确定之后,才能够作出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什么时候会从鬼界回来?又会回到哪里去?又会在哪里出现?”我又问。

    欧少卿沉吟着,这些他也不知道,这也是他欧少卿此次需要去查证的事情。

    欧少卿又嘱咐我,可以在家中等消息,这次他能保证,一旦有了关于凝舞的确切消息,立即就会通知我。

    等?

    我心中气火上涌!

    我是第一次这么强烈的感觉到,等人等事等结果,是多么令人愤怒的一件事!

    又走了很久,我才渐渐平复下情绪。

    我深呼吸一口气,已然有了决定,别的事可以等,但这件事我不能等,我要想办法去找凝舞,我要第一时间知道最确切的结果!

    “欧师伯,魔灵的事又怎样了?你们有没有把它消灭掉?”

    “没有!我们在青藏高原扑了个空,等我们赶到之时,那头魔灵已经离开了国境范围。”

    “魔灵它……究竟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个什么东西,他已经返阳出世,他现在是个人,与你年龄相差不大的一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人?那他有什么特征?”

    “特征……就是他很强大,强大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!但这仍旧不是他全部的实力,听说一旦等他完全成长,他会拥有与神灵为敌的实力,将是这个世上巅峰不灭的存在,不过这些跟你还没有关系,你就不要多问了。”

    又沉默一会。

    我问了他,我心中很在意的一个问题:“欧师伯,为什么你说你不愿再回阴门?”

    欧少卿看我一眼,他不想谈这件事,更不想说那其中的原因。

    我告诉他,师祖们向我下过师命,要我无论如何拿他欧少卿回去,师祖们还告诫我,行人派决不能出现叛逆师法的弟子,所以务必要见你,问清其中缘由。

    欧少卿表情平淡,他说他不会回去面对列位师祖,至于其中缘由我已经都清楚,上达师祖天听即可,他也没必要再回去。

    我很不能理解:“可为什么呢?欧师伯,你为什么不肯面对列位师祖之灵?你又为什么不在心神灵台供奉三师灵位?”

    本↘书↘首↘发↘追↘书↘帮↘https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多为什么?”

    欧少卿烦躁的瞪了我一眼:“这件事已然过去,于你这个小辈而言更是毫无关系!……楚天,如果你不想让我拿你当小孩子看,那很多很多的事都需要你自己去找答案,而不是逢人便问‘为什么’!你懂吗?”

    我哑口无言,不知该怎么回答这句话。

    欧少卿平复情绪之后,又向我说,师祖们如果再问,就把你已经知道的事告诉他们就行了,行人派决不能出现叛逆师法的弟子,而他欧少卿虽不再是正统的行人派弟子,但也未曾叛逆过师法,这些足够我向师祖们交差了!

    我皱起眉头,很不能理解为什么欧少卿的反应这么大,当初师祖们得知欧少卿没死的时候,他们的反应也是很夸张。

    这其中又都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会与当初那场剿灭魔灵之战有关系吗?

    看欧少卿的样子,也不像是对阴门行人派传承有所亏欠,反而……似乎是心有怨气!

    我想不通!

    但甭管他嘴上怎么说,他心中仍然认定自己有守护行人派之责,这一点从他得知行人派出事,从他以行人派师长自居就能够看出来,所以这也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回到北邙村之后,欧少卿果然扭头便走。

    他就连一刻也不愿意多待,更是连一步也不愿意靠近我家中供奉有三师灵位的祭堂。

    临走时,欧少卿让我好自为之。

    只要一天还是行人派弟子,就要肩负起传承责任,王四他虽然算不得称职的师父,但总算是为行人派收了个好弟子,他说他很希望我来日能将行人派开枝散叶,延续下阴门中的传承。

    望着欧少卿渐行渐远,神行于山川中的背影,我心中长叹一口气,我不知道我究竟……算不算得是一位好弟子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