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百一十七章 离开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欧少卿送我回来北邙村之后,就转身离开,他还有很多很多的事要做,所以他不可能跟个保姆一样,时刻保护在我身边。

    事后又过两天,我从岳何川和甄昆那里得知了南冥村的消息。

    当日我和欧少卿离开,宫商羽和林英就放弃了追来,况且即便能追上也留不住,那继续追也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能确定欧少卿没有叛逆师法,这就已经足够!

    南冥村借此机会,顺势举行了一场交流法会,笼络和结识了诸多曾断去联系的阴门家族传承,这场法会意义很重要,算是重新将阴门六派凝聚了起来。

    甄昆与我开玩笑说,能举行这法会完全就是我个人和行人派号召力的功劳!

    宫商羽和林英就算给我颁个奖都不多!

    颁奖?

    算了吧!

    他们那些人只要别再找我的麻烦,我就已经要上高香了!

    岳何川也笑着告诉我,虽然我没被逐出阴门,另选弟子继承行人派的事情也就此作废,但现在有很多人听说我是行人派唯一传人,而且还有以为师长宗师前辈,都想让自家后辈孩子拜入行人派门下。

    因为这只要一入门,就可以接触阴门的传承之物法与器,这简直是不可多得的好事!

    这件事各派各家争破了头,不知道多少人在找宫商羽和林英托关系,都想他们能从中帮忙说一说,讨个近水人情,甚至还有人找上了甄家和岳家。

    我哼哼一声,痴心妄想!

    行人派岂是什么弟子都收的?更别说,是这种想走后门的弟子了!

    甄昆提醒我,阴门交流法会快结束了,估摸着那些人恐怕会直接找上北邙村,直接到我家里来商量这件事,而且这次事件,我行人派楚天可是得罪了好几个高人前辈,甄昆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这倒是个麻烦事!

    我现在哪有心情应付他们,我的元神之伤经过这些天的孕养,勉强可以运转五行虚灵术,但是还无法动用五行虚灵罗庚。

    而且身体上的损伤,也还需要时间恢复,主要是身体精元需要弥补。

    这些都不是短时间内能够恢复的伤势!

    我有些烦躁又有些无奈,我想去找凝舞,我想知道关于凝舞的消息,但是就凭现在的我可不行,我必须要尽快完全恢复术数修为!

    家中,周彬和张艾艾已经找过巫算子。

    巫算子听了他们的事,又很仔细的推了推,算了算,道虽说喜丧相冲,但就从两人的命格上来看,倒也没有任何影响的地方,是挺般配的一对新人儿。

    至于那良辰吉日……

    巫算子手拿毛笔,沉思半天,终于在红纸上写下了一个婚期日子。

    时间约莫在半个多月之后。

    周彬和张艾艾都很高兴,我和周慧也为他们高兴,半个多月,也就二十来天的时间而已,很快就能真正的成为一家人了。

    周慧给这位巫奶奶封了一个不小的红包。

    起初,巫算子还推辞不要,但我们硬塞给了她,这种成婚喜事来劳烦人家,怎么能少得了红包呢!

    确定下婚期之后,我和周慧商量,让她去周彬家暂住一阵子。

    周慧撅着嘴,有些不情愿不乐意:“天哥,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我跟她解释,这家里面估计要来一堆麻烦的人和事,都是来求我收徒的,如果你要是不嫌烦,可以留在家里应付他们,而且我也要出一趟院门,到时候可就只有你自己应付他们了!

    周慧问我这次会走多久,这个我也不能确定,只道是尽快回来,而且肯定跟她一起参加她哥哥的婚礼。

    周慧虽然不开心,但还是很善解人意的听了我的话。

    送走周慧和张艾艾之后,我也收拾东西离开了北邙村,虽然我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凝舞,但我不想留在这里空等,至于那些求拜师的人……吃了闭门羹之后,相信应该能打消他们的念想!

    我先去了云山县,去找还在天上天俱乐部的鬼兵林海和山魈妖肖山。

    这两个没心没肺的家伙,压根就没问过我死活,更没关心我这一次被拿回南冥村有没有出事,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这个消息!

    我咬着牙暗恨,不仗义!

    我跟肖山商量,想让他陪我一起去找凝舞。

    一来,有这只大妖妖王在身边,可也绝对是一个强力保镖;

    二来,我想约束约束他,可千万别再给我惹事生得了!

    “什么?什么什么什么?你是说去哪?”

    肖山睁大眼睛,故意装着糊涂,这家伙才几天不见,光头的脑袋上已经长了寸长的白发,梳着很有阳刚气息的寸发发型。

    我摆手让正在给他按摩的漂亮女技师出去,女技师很有礼貌的离开。

    “起来,你丫少跟我装糊涂!”

    我生气的坐在他对面,就一直瞪着趴在那里的肖山。

    “楚天,人家有伤在身,不宜舟车劳顿的出远门,更不宜跟人动手,人家现在很累需要休养。”肖山有气无力的幽幽说道。

    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骂出声:“你他妈给我起来好好说话!”

    本↘书↘首↘发↘追↘书↘帮↘https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肖山一骨碌爬起来,坐在那里幽怨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我是需要帮忙!”

    “作死的事儿我不忙!”

    “哪作死了?我是去找我媳妇,去找我妻子,去找凝舞!”

    “你媳妇……呵呵呵……”肖山皮笑肉不笑,夸张的又问:“你难道还不清楚你媳妇是多厉害?哇塞,玉龙雪山的雪神欸!哇靠,那是能驭使蛟龙的女人欸!……楚天,你绝对是我肖山这辈子见过最牛逼的男人!”

    我瞪着他:“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?”

    “能!”肖山点头。

    我又问:“到底跟不跟我去?”

    “不去!”肖山肯定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是真不仗义啊你!”

    我腾地站起身,生气地盯着他,我好歹是行人派一家之主,你这行人派客卿弟子,供奉灵妖,竟然不肯帮忙!?

    肖山懒散地又趴下身,但他说的话却异常认真。

    “楚天,你如果一定要这样下去,那还是及早把行人派传到别人手上吧!别把传承断送在了你的手里,别到时候成了行人派的罪人!……这是作为兄弟,我才会好心提醒你,否则如果是别人,爱怎么死就怎么死,跟我有个毛的关系!”

    “谢谢!但有些事,我不能不去做!”

    我站起身离开,不再勉强。

    走出房门时,就听身后的鬼兵林海在笑兮兮的说着什么,劝的好骂的好,话不说明白楚天这家伙就死脑筋……

    我默运五方鬼兵要术,直接把林海拘来。

    我阴笑的看着林海:“肖山不去,你得去!哼哼,我让你丫还骂的好!”

    “操~!~”

    鬼兵林海刚叫出声,我就已经把他拘进了镇魂木中,而后离开这娱乐会所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