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百三十一章 突然死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我在地下室的牢房中来回踱步,坐立难安,现如今别说带尹家姐妹离开,就算是我们都已经自身难保!

    如果对方不是还念及苏洛伊她爸的面子,恐怕都有可能把我们害死在这里!

    而苏洛伊听到尹家姐妹的遭遇后,整个人呆愣了好半天,都没有回过神。

    那所谓的黑袍姬,不过是村里人泄欲续命的工具!

    苏洛伊不明白,为什么尹素梅和尹素兰的父母会同意让自己的女儿干这种事情?她眼睛湿润,大叫着:这里的人难道都疯了吗!?

    这里的人确实都疯了!

    以借阴续命之法,死后阳间不留,地府不收,他们躲避着阴兵鬼差的拘捕,不敢被阴兵拘入无间地狱,那最终的下场注定将是堕入幽冥鬼界之中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疯子,又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情来?

    我问苏洛伊,这里的人好像很给她爸的面子,她们苏家难道跟长生寨有关系吗?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苏洛伊摇头否认,认真地跟我说:“我灵媒派苏家,怎么会跟这群丧心病狂的人有关系!?”

    如果没关系,那这一切又该怎么解释?

    为什么他们偏偏卖给你爸的面子?

    苏友道当年肯定也是觉察到了不对劲,所以这才会警告自己女儿,不要插手不要追问更不要探究,可他既然遇见了,又为什么不管?

    苏洛伊哑口无言,回答不上来。

    从她个人的感觉看,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,自己家会跟这长生寨存在什么利益瓜葛。

    我长叹一口气,本来还只是想来在这里等凝舞从鬼界回来,可谁能想到,这长生寨自身就有着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!

    或者……

    凝舞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,恰恰就是因为长生寨的村民与幽冥鬼界有关联吗?

    我紧皱着眉头,眼下并不排除这种可能!

    借阴续命的邪术,会是玛纳大巫留下的,还是凶兽蛟龙留下的?如果真是他们布的局,留的后手,那这早在几百年前就未卜先知的能力,也未免太过骇人了吧!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被抓了,那素梅和素兰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坐在地上的黄翠儿抬头问。

    我和苏洛伊互看一眼,都没有说话,但我们担心的眼神却是一样的,心中都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必须要想办法从这里离开!

    黄翠儿俏皮笑着,她说她有办法,这铁栅栏可关不住她小巧的身体,她能去偷钥匙来开门。

    黄翠儿一旋身,随着妖气弥漫,她化出黄鼬原形。

    手铐以及衣服都掉在地上,而她的小身体从衣服里钻出,轻而易举离开这间牢房,四只小蹄子飞快地跑上台阶,从这地下室中离开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小黄鼬才又跑回来。

    它立起身体,挥着两个小前爪说:“派出所里一个人都没有,大门也都已经锁上了,人都不知道去哪了!”

    “钥匙呢?”我忙问。

    小黄鼬摇了摇小脑袋:“没找到!我都翻遍了,可就是没钥匙!”

    苏洛伊情急问:“会不会出事了?”

    眼下这种情况,只可能是出事了,可突然间又能出什么事呢?

    我莫名有些烦躁,总感觉有些不对劲!

    我告诉黄翠儿,让她想办法看不能从这里离开,去外面看一看村子里到底出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鬼兵小若这时也说,她跟着一起去!

    如果到时有什么情况,也好及时的沟通方便联系!

    我点头,这样最好!

    小若的鬼兵阴身从我身体离开,依附到小黄鼬的小身体上,被它以妖气保护着,而后这一妖一鬼再次离开地下室。

    派出所的玻璃大门紧锁,小黄鼬只得从一间办公室的防盗窗户出去。

    她们在长生寨中不停寻找,终于是赶到了出事地点。

    里三圈、外三圈的人将一户村民的家围的水泄不通,他们都在探着脑袋向里面张望,而屋子里不时还传来哀嚎的哭声。

    小黄鼬就近爬上一棵树,借助高度才勉强看清了里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而我以五方鬼兵要术,见鬼兵之所见,也终于弄明白究竟是出了什么事!

    在木制房屋中,哀嚎哭泣和怒骂呼喝声交替。

    这家的百岁老祖就在刚刚,就在举行祝祷仪式的时候,突然间就死了,借阴续命,并没有能够顺利举行,而这问题就出现在黑袍姬的身上!

    那罩在身上的黑袍被撕了个粉碎,被扔在脚下践踏。

    赤身裸体的黑袍姬,就这么曝光在所有人的面前,忍受着所有人的愤怒咆哮,她伤痕累累的趴在地上,虚弱无力的仿佛是岸上的一条死鱼……

    她是尹素梅!

    她虽然披头散发着,但我从她肚皮上和双乳上的血符,清晰辨认出了她。

    原本来的应该是尹素兰,这是村长点名的黑袍姬。

    而尹素梅又佯装着妹妹的性子,替她来侍奉那些老畜生,好让他借阴续命,可出乎意料的是,这家村民的老祖竟然死了!

    很快,这件事情被揭穿,村民们把真正的尹素兰抓了来。

    尹素兰亲眼见到姐姐的样子,顿时痛哭不止,而奄奄一息的尹素梅这时候却根本说不出一句话来,她躺在妹妹的怀里,那怨恨至极的眼神一一扫过眼前所有的村民。

    村长向着尹素梅逼问,她身上擦不掉的血符,是什么时候存在的,又是什么人留下的?

    尹素梅死都不肯说,她用严厉的眼神警告妹妹,也不允许尹素兰说!

    “哼,不说我就不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苏家灵媒派不擅符术,是另一个男人干的吧!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贱骨头,是不是还想着从村寨里逃走?素梅,老实告诉你,他们今天中午的时候早走了,我和很多村民是亲眼目送着他们离开的!别指望他们能救你,他们压根就不会管你们的死活!”

    村长冷声嘲弄,神色极尽轻蔑。

    尹素兰哭着大叫出声:“不可能,这可不能!洛伊和楚天他们说过,他们会带我们走的!”

    “走?”

    “你们还能走去哪?”

    “一旦离开长生寨,很快你们就会死!”

    “你们生是黑袍姬的命,死也是黑袍姬的魂,这是你们的宿命,你们永远也别想摆脱!”

    村长阴沉着脸,他喝骂过后,着手安排下面的事。

    老祖出殡安葬,送入神陵。

    而黑袍姬尹素梅将不再启用,以后的工作,由黑袍姬尹素兰承担,暂时将她们两个关在家里,等尹素兰接收了尹素梅身体上的历代黑袍姬之魂,就将她给处死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