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百三十八章 手机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苏洛伊被她爸抓走,也带走了尹素兰,我由衷地希望,苏家能真的有办法帮帮这对可怜的姐妹。

    而我也和黄翠儿一起离开这里,坐长途大巴返回云山县。

    回到云山县时,已经是两天以后。

    黄翠儿既得了凝舞的修炼指点,我就让她不要再懈怠,更不要再乱跑,这出去了一趟就被苏洛伊追杀,可见社会上是有多危险,所以在没有足够自保能力之前,最好哪里也不要去!

    我亲自送她回去了北邙山上,在这里不会有人打扰,可以安心修炼。

    小丫头撅着嘴,一脸的不高兴。

    她说我又要放羊,又要不管她了,她还拿着凝舞的话当圣旨,道着是凝舞姐姐说跟着我最合适的,所以不能拿她当野孩子养,不能一撒手便就不管不问。

    我拍了拍她的脑袋,瞪她一眼!

    什么叫不管不问?

    让你在北邙山静心修炼也是为你好,学学人家肖山,这头山魈妖可是闷着头在九连山苦修了几百年,最后才入世历练,你道行还差得远呢!

    况且,凝舞让你跟着我,又不是让你寸步不离的跟着我。

    我回去北邙村也是为养伤修炼术数,没必要跟在我屁股后面当小尾巴,看着还不够讨人厌呢!

    “你说我讨人厌!?”

    黄翠儿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子,漂亮的大眼睛回瞪着我,隐有水雾积聚,那小胸脯因生气一起一伏的,她跺脚重重哼了一声,赌着气扭头就奔北邙山头走去

    “我话还没说完呢,你给我站住!”

    “就不站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要上天了是不?”

    “就上天!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站住,听见没!?”

    “就不,我就不……”

    黄翠儿嘴里说着就不,可实际上还是站在了那里,只不过她背着身不愿意看我。

    我轻笑一声,走过去把随身布袋里的东西掏出来交到她手里。

    “拿着,以后有事就直接打我电话,别傻了吧唧的一个人跑出山外去,会很让人担心的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手机!?”

    黄翠儿惊喜的破涕为笑,看着手里的玫瑰金色手机欢呼了一声,那欢欣雀跃的样子,别提有多可爱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我大出血买来的一部手机,事先还偷偷瞒着这丫头。

    既然凝舞送了她礼物,我这不送也不合适。

    手机卡办好了,我的号码也已经存好了,有事就直接打电话联系,这样就不怕再找不到我。

    黄翠儿高兴地俏脸红扑扑的,还在不停傻乐。

    在北邙山脚下离别,我返回北邙村,路上的时候,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,这手机要是没电了到时候怎么办?黄翠儿在北邙山头上哪儿充电去?

    我拍了下脑袋,她会自己下山来充的啊!

    活人还能让尿给憋死?

    再说了,有个手机是为找不到我的时候方便联系,没电了也刚好,省得她有事儿没事儿就给我打电话。

    这不,我还没到村头,就接到了她的电话。

    她说她到鬼村里了,打电话就为试试能不能真的联系到我,我没好气儿的警告过她,直接挂掉电话回家。

    空荡荡的家中,只有我一人。

    周慧还在周棚村她哥哥那里,也不知道她们结婚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我没有告诉她我回来了,不想让她再来回奔波,而且我恢复元神之伤需要静心修炼,最好也是没人打扰。

    就这么又平静地过了三天,我的元神之伤恢复过半。

    但不知怎的,我还是无法动用五行虚灵罗庚,我紧皱着眉头,现如今的我没有了这件传承法器,总感觉心里有些不踏实,毕竟那是我所能施展的最强大的术数手段了。

    这三天里,肖山回来找过我一趟。

    刚一见面他大大咧咧躺在我的床上,慵懒看着在蒲团上盘膝打坐的我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那人呢?见到了没?”

    “见到了!”

    “哟呵?还真让你见到了?”肖山挑着眉毛坏笑:“那么……死心了没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指的是继续找凝舞这件事,我确实暂时死心了。”我睁开眼睛平静看向他。

    肖山咂咂嘴:“那如果是别的呢?”

    “别的?她仍旧是我妻子,这一点不会有任何改变!”我回答。

    肖山骂出声:“靠!那你这不是白跑一趟?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走这一趟,我怎么能安下心?”我反问。

    “算啦算啦……”

    肖山摆着手,又露出慵懒的架势,他轻笑说:“总归,还算是有点进步的,这已经很是小小的出乎我的意料了!”

    “你意料的是什么?”我又反问。

    肖山咧着嘴坏笑,举止夸张地模仿着我,他还以为我会那个样子……

    比如:

    凝舞,你要去哪?

    凝舞,你不要离开我!

    哎哟喂,凝舞,你忘记了我们曾经的誓言吗!?

    诸如此类的……

    我瞪着肖山骂道:“靠!我哪有你说的那么恶心!?”

    “你还能强到哪去?”肖山嘁了一声,给我一个大大的白眼。

    闲聊过后,肖山离开。

    他这一趟主要就是为来看我,看我是不是还很好的活着,不过见我这么淡定的样子,倒是省得他多费口舌说教。

    除了肖山之外,还有一人主动我。

    是我的那位祖爷爷……

    这次找我,祖爷爷也是为了来看看我,看我这个楚家独苗之前火急火燎的找他什么事。

    我简单把长生寨发生的事,说给了他听。

    祖爷爷告诉我,前两天他确实是抽不开身,当时整个幽冥地府都在戒备阴间鬼界中事,具体什么事祖爷爷并没有与我细说,他只长叹着道是:“这日他娘的鬼界又不让人安心了!”

    我心中直打鼓,隐隐感觉,这似乎跟凝舞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以至于最后,我都没敢跟他老人家多说最近发生在凝舞身上的事,我旁敲侧击听来,似乎鬼界中的异动不小,引得整个幽冥地府都处于森严的戒备中,但凡有一定官阶在身的阴差都不得擅自离开地府,处于随时听候调遣的状态。

    长生寨的事儿如今已经解决,祖爷爷懒得去理,他见我既然没事,索性就又返回了幽冥去。

    最后,还有一人找我。

    正应了那句话,人在家中座,祸从天上来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