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百三十九章 救兵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“徒弟来找你了,师父,你开开门!”

    “救命啊!”

    “你在家吗?师父!!”

    “快开门啊……”

    凶猛的敲门声,伴随着哭丧般的怪嚎,那声音一浪一浪传进我的耳朵里,即便我想装作没听到都不行!

    敲门的是段不凡!

    这家伙不是在杭州呢吗?听说跟着肖玲混的不错啊,怎么突然跑回来了?怎么还念着拜我为师这茬呢?把成了小寡妇的富婆肖玲给娶了,难道不比跟着我混强?

    一连串的问题从我脑海中冒出,但随后就又被我掐灭,他来找我肯定没好事!

    或许,还是装作没在家比较好!

    恩,我没在家!

    充耳不闻敲门声,任凭院外风吹雨打,我自岿然不动。

    然而我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,也低估了段不凡的毅力,更低估了我这位准记名弟子的心机!

    那敲门声逐渐抑扬顿挫,像是节拍一样打着节奏。

    “师父师父,开门呐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在家!”

    “你有本事收徒弟,你有本事开门呀!”

    “师父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扯着公鸭嗓子般的怪叫声,我猛地睁开眼睛,一股子愤怒自心底涌到嘴边,迸发出一个“靠”字!

    怪叫还就罢了,关键还是循环播放的怪叫!

    这谁受得了?

    我又哪还能再继续装的下去!

    起身,走出屋子,打开院门,正看见院门外的段不凡,他自娱自乐还挺欢实,看到我之后立马露出狗皮膏药式的近乎贴上来的猥琐笑容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……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话说,有屁放!”

    我强忍着给他一拳的冲动,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是来找你救命的!”

    “救谁的命?”

    “肖玲的命,还有任清华的命,有人在下降头害他们,我实在是对付不了啊!所以,我只能来找师父你,搬救兵了……”

    段不凡不好意思地搓着手,嘿嘿笑着。

    听到“救兵”二字,我不由得眼皮一跳,从来只有我楚天找别人搬救兵,何曾当过别人的救兵!?

    不过……我怎么记得,肖玲与那任清华不是死对头吗?

    什么人会同时下降头害他们两人?

    段不凡苦恼地说,这他也不知道啊,总之现在救人如救火,他希望我立即跟他去一趟杭州!

    “杭州?”

    “不去!”

    “再见!”

    我抬手就要关门,段不凡却眼疾手快地抱住我的大腿,悲呼着哭喊说:“师父,你不能见死不救啊!看在我立誓为你犬马一生的份儿上,你可一定要帮帮徒弟啊!不然你徒弟媳妇儿的事就没着落了啊!”

    靠,感情还真的是为娶肖玲!?

    还有,你什么时候发过这誓的?我怎么不知道?

    段不凡理直气壮,他说他在心里发的!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我想把他踢开,然后关门,但他却是紧抱着我的大腿,死活就是不撒手。

    我心里憋着火,想搬救兵你找风水协会啊!

    犯得着大老远跑回来找我?

    况且如今的风水协会正如火如荼的招兵买马,不知有多少高人,你随便花钱请去一位还解决不了问题?她肖玲还不有的是钱!?

    “不行啊,师父!”

    一提这个,段不凡反倒委屈起来了。

    杭州原本的协会分部就是庄清非负责的,而他……之前恰恰也是奉庄清非为师,修习术数传承的,如今他跟了我混,这阴门道上谁不知道咱行人派与他庄清非不合?所以,他怎么能求到仇人那里去!?

    更何况,现在风水协会势大了,那庄清非的架子也跟着大了!

    他段不凡身为行人派弟子,跪天跪地跪师父那都是应当的,但怎么能去跪着求师父的仇敌?这岂不是卖师求荣吗?他段不凡干不出那种背弃师门的事!

    他段不凡有师父帮,他不需要那操蛋的庄清非!

    他更不愿看庄清非那副丑陋的嘴脸!

    哦豁……

    这番话,听的我满脸尴尬。

    你丫把自己忠诚弟子的形象塑造的可真完美啊!而且,现在拍马屁都丫的不留痕迹了!

    好一个捧人抽梯子!

    我问段不凡,你哪学来的这话里套话?

    段不凡嘿嘿发笑,这在生意场上混多了,自然而然就学会了,他连忙问我是不是肯帮忙了?

    我瞪着眼睛,我倒是想不帮,能行吗!?

    段不凡撒手急忙从地上站起来,他说车已经在村口等着了,随时可以出发,另外还有一件事他要提醒我一声。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段不凡神情很凝重,他在杭州似乎撞见藤谷辰了,他不是很确定,但他的直觉上告诉他,那就是藤谷辰没错!

    我诧异无比,藤谷辰?他身在杭州?

    段不凡接着又说:“我记人一向记的清楚,可偏偏那个男人,我觉得眼熟却愣是没看清他的长相,但那种感觉绝不会错,应该就是藤谷辰!”

    我紧皱起眉头,这件事可非同小可!

    上次得知藤谷辰的消息时,就是从段不凡这里发觉的,那是在泗水县,文王祭坛,人皇架深处……

    藤谷辰捕捉到一只“木”行凶兽,但也因此暴露行踪,被宫商羽和林英联手追杀,但即便是两位斩妖门宗师出手,竟然也没能将他给杀了!

    事后,藤谷辰以鬼兵阴身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“阴门六派欺我藤谷辰太甚,莫以为我砀山钟派煞鬼门传承好欺负?等我炼制而成五魔鬼兵,定将阴门六派覆灭一空,报我今日之仇!”

    从那之后,藤谷辰再无任何消息。

    未曾想,再次察觉藤谷辰踪迹的竟还是段不凡,我深深沉吟,不为别的,单就因为藤谷辰出现过这里,我就有必要走上一遭去看看,这个邪恶的家伙野心太大,如果不能及时察觉他正在做什么,指不定到时候又将闹出多大的乱子来!

    更何况,我跟他还有着杀师之仇!

    我回去屋子里收拾好随身家伙,背上罗庚盘,与段不凡一路走去村口,那里果然有辆黑色轿车在等着。

    “掐指一算,就知小师叔今日要出远门~”

    “果然如我所料!”

    透过车窗,岳何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等在了这里!

    段不凡大叫:“鬼啊你,神出鬼没的!……你哪位?是怎么进到我车里的?”

    岳何川白了他一眼,随后笑嘻嘻的看向我。

    他说他自从我回家来之后,都已经等我好几天了,知道我在修炼所以一直没打扰,不过这两月之期可还没满,所以他还是要继续跟着我历练的。

    我嘴角抖了抖,又一个守株待兔!

    你们这群人都算死我了啊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